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无知的静香妈咪

.   妈阁寺是一座建有近百年的古庙,寺中主神为千手如来,寺中高僧马祖大师于坐关静修八年后坐化,遗下舍利 子而闻名全国。   妈阁寺大殿中,善信摩肩接踵,香火鼎盛,静香妈咪心事重重的在上香,也是的前阵子早上起床,居然发觉自 己裸体睡在床上,下体一塌糊涂,而且隐隐作痛,但门窗又完全关好,并没有人进出过的迹象,静香爸爸又公干外 国需三个月之久,在胆战心惊的情况下,又怕女儿静香担心,唯有电约静香表姐静霜陪伴,怎么晓得静霜陪伴一晚 之后,醒来也觉下体隐隐作痛,而且在床单上发现落红现象,后到医院检查,检验结果是处女膜已破裂,而且连肛 门也有曾发生性行为现象,静霜当然哭得死去活来,静香妈咪也心感难辞其咎,内心忐忑不安,最后唯有到佛寺参 拜,因为除了鬼神,实在找不出原因为何门窗完全密封的情况下,还可以被污辱,更害怕女儿静香也遭同一命运, 当然全世界也没人猜到,这原来是大雄所为。(详情可看「多啦A梦的道具」)这时在妈阁寺大殿中约见到两个人 影,他们就是神棍鲁汉和小白,他们专挑那些迷信的妇女婆婆行骗,扮作寺中工作人员,带领她们行致偏厅,美其 名要添香油钱,祈福等骗得多少得多少,由于妈阁寺人多,加上他们又小心行事,而且被骗的人又没有识破,所以 一直以来都被他们瞒天过海。   「小白,这个美艳少妇你看怎么样?观察了她很久,心事重重的,好像有问题发生。」鲁汉说:小白:「那我 们过去了解了解一下吧,好吗?」「这个当然,今次可能又有油水可拿呀,嘿……嘿……」鲁汉说:   鲁汉说:「这位女施主,本主寺看你印堂发黑,恐有灾劫呀,善哉善哉……」静香妈咪::「大师,真的吗? 那……那怎么辨?,大师要救救我呀……」鲁汉说:「这位女施主,大殿人多不好说话,我叫小徒引领施主至偏厅, 本主寺一定会为你消灾解难,小白,你就带领这位施主至偏厅……」小白:「知道,主寺大人,这位施主,请!」 小白带领静香妈咪至偏厅,(这偏厅由于需要保养修饰,已暂停对外开放,只因要王道吉日才可动工,才让这两个 神棍有机可乘,之所以要小白带领,就是因为鲁汉要抢先搬走「暂停开放,保养修饰中」栏路牌,待他们经过后, 又重新放回原处,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待小白带领静香妈咪至偏厅后,鲁汉已穿上偷来的伽纱出现,并叮嘱静香妈咪将事件始未一一道来。   静香妈咪由于担心自身和女儿安危,唯有将事情始未,一知半解的道来。   这两个神棍越听越觉有机可乘,鲁汉的心已由原来的骗财而另有所想。   「对!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严重,施主,从你一踏进妈阁寺,我已感应到你有灾难。」静香妈咪::「 大师,那……那怎么辨?,大师要救救我呀……」鲁汉说:「这位女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本主寺定当尽力而为, 只是……善哉善哉……」静香妈咪::「大师,这里有五万元香油钱,是用来添香油的,大师您要救救我呀……」 这两个神棍见到一叠叠银纸,当然心花怒放,但仍面不改容,这两个神棍这些年来也不是白混的,早已练成一身好 演技。说到处做戏也要做全套,更何况鲁汉见到静香妈咪如此美艳,难得现在又心慌意乱,疑神疑鬼,鲁汉心里流 动着一股不安的想法。   鲁汉说:「这位女施主,本主寺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前世罪孽深重,今世要还呀……唉!……善哉善哉……」 静香妈咪::「大师,此话何解?什么罪孽深重?我从没做过坏事呀?」鲁汉说:「这位女施主,本主寺不是说你 今世,是说你前世,你前世为一大恶人,曾淫两人之妻女,还害人全家,今世这两人回来报仇,他们不单止会污辱 你,迟点更会污辱你女儿,之害再谋害你全家,要你像他们前世所受的苦难一样,唉……你前世宾在罪孽深重,唉! ……善哉善哉……」静香妈咪::「大师,哪……哪……鸣……呜……哪怎么办?」鲁汉说:「这位女施主,…… 唉!……善哉善哉……待本主寺到地府一趟,看看可不可以帮你,小白,同我护法。」说完鲁汉一动也不动。小白 其实也莫名其妙,钱一早到手,往常一早打发静香妈咪离开,他们也连随消失,怎么搅越拖越耐,小白也不知鲁汉 在玩什么把戏,唯有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鲁汉忽然全身一震,鲁汉说:「我回来了,……唉!……善哉善哉……这次事情严重了。」静香妈 咪::「大师,……鸣……呜……大师?」鲁汉说:「今晚,……唉!他们就会来你家污辱你女儿了……善哉善哉 ……,事情实在严重。」静香妈咪::「吓!大师,……鸣……呜……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呀,大师,无论 如何你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呀」鲁汉一早已看穿静香妈咪爱女情切,所以都从静香妈咪弱点入手,自然能一击即中。   鲁汉说:「善哉善哉……,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转弯余地,只是……实在严重,皆因除了损耗我半生功力外, 还要……还要施主……」静香妈咪::「大师,……鸣……呜……还要什么?」鲁汉说:「善哉善哉……,我用损 耗我功力去超渡他们,更向地狱使者施压,但他们心有不甘,而且怨气太重,说一定要血债血偿,到最后我请出了 千手如来,他们才妥协,但他们还要……才肯再度轮回。」静香妈咪::「大师,……鸣……呜……他们还要什么?」 鲁汉说:「善哉善哉……,他们……他们还要再强暴你一次,才可泄心头之愤去再度轮回,千手如来也觉要偿,否 则他们心有怨气,不能超渡!」小白心想:「他妈的,搅了半天,原来想这样,真有你的!」静香妈咪::「吓! 还要一次……不成,不成!」鲁汉说:「善哉善哉……,他们……他们不强暴你,就会去强暴你女儿一次,而且也 难泄他们心头之愤,事情会变成没完没了!」静香妈咪::「这……不成,不成!不能碰我女儿,真的只要一次?」 鲁汉说:「善哉善哉……,有千手如来作证,他们泄了心头之愤,事情就不到他们乱来,我们就可超渡他们了!」 静香妈咪已六神无主:::「哪要怎样!」鲁汉说:「善哉善哉……,小白一会要辛苦你了,他们。会上我们师徒 身体去强暴你,你就假意有点反抗去让他们泄心头之愤吧,唉……想不到我半身功力,会让鬼上身而被化去,一切 也是天意!善哉善哉!」小白:「一切紧遵主寺吩咐!」静香妈咪::「大师,……鸣……呜……谢谢你」鲁汉心 想:「哈……哈,搅了你还要谢谢我喱,哈……哈!」鲁汉说:「善哉善哉……,一会儿我会请他们。上我们师徒 身体,你就假意有点反抗但不要发出声响,更不要将今天所发生之事告诉任何人,否则天机一泄,不单前功尽弃, 你们全家性命难保,我们师徒也遭劫难呀!善哉善哉!」静香妈咪::「大师,……鸣……呜……知道,我一定不 会告诉任何人的,我发誓!」鲁汉说:「好!善哉善哉……大家准备……先请施主吃下此回魂药,此药防止你灵瑰 因没有法力保护而消散,我们有法力保护所以不用担心。」鲁汉说完后又一动不动,小白见状,也有样学样一动也 不动,现场只余下静香妈咪心裹十五十六的:「为了女儿,反正之前已有一次,只要问题解决,再多一次就一次」 到此情况静香妈咪唯有如此安慰自己,跟着吃了回魂药,闭起眼睛。   鲁汉打开眼睛,正想演戏,忽然发觉静香妈咪闭起眼睛,连忙对小白打眼色,一齐脱去衣服,跨下肉棒已立直 而起,他们口中发出叽哩咕噜声响,走到静香妈咪面前,静香妈咪张开眼睛自然吓了一大跳,正要开口,鲁汉就将 一根粗大湿濡的肉棒插进了她张开的口中,使她的呼叫都变成了低声的呜咽。   静香妈咪拼命挣扎,放眼望去见到小白不断在鲁汉身后晃动,鲁汉伸出双手不断缠向静香妈咪的身上,小白将 静香妈咪双手反绑在身后,又将她的双腿分开,鲁汉双手窜入她的上衣,掀开了胸罩,缠绕在她雪白高耸的双乳上 不断蠕动抚摸,接着小白伸出舌头靠过磨擦着她的粉颈,乳房与乳间,惊恐加上刺激令静香妈咪的乳尖渐渐硬挺起 来。   静香妈咪不停地扭动娇躯,鲁汉双手却越摸越紧,丝毫不愿放开的样子,小白舌头也不断伸进她的内衣中在她 的身体肌肤上活动、磨擦,小白双手突然掀开她的裙子在她内裤微微隆起处不断来回抚弄,静香妈咪害怕得流下了 眼泪,在他们两个不断夹攻之下,静香妈咪身体忽然热了起来,先前的惧怕与恐怖感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种从 未有过的舒服感觉,静香妈咪全身冒出了汗心里想道:「好奇妙身体突然好热好热」静香妈咪不知道她刚才吃的根 本不是什么回魂药,而是一粒极强力的春药,他们两个人四支手在静香妈咪身上不停地蠕动使她更加兴奋起来,静 香妈咪的心情开始春情荡漾,此时静香妈咪口中的肉棒终于抽了出去,还黏着一丝亮晶晶的津液,静香妈咪却不再 大声呼救,反而兴奋地呻吟道:「真好再来好舒服」身上的肉具四支手更加速蠕动,下体的内裤也有明显的水印, 鲁汉撕开了静香妈咪的内裤,向早已湿润的花瓣进攻,静香妈咪感觉到下体一阵刺痛,伴随而来是一阵阵销魂的抽 插快感,花瓣与手指紧密的交接处,不断溢出了混和了血丝的滚热蜜汁。   鲁汉和小白在静香妈咪身上不停地动作,静香妈咪兴奋地喘道:「真棒别停下来,我好舒服真棒」她也回应着 鲁汉和小白的抚摸抽插,而扭摆着纤腰与丰臀,鲁汉的手指活动越来越激烈,令静香妈咪发出欲仙欲死的呻吟,连 话也说不出来,只一个劲儿地呻吟着。最为激动的一刻就要到来了!鲁汉把龟头触在静香妈咪那早已湿得不能再湿 的阴道口,往后一弩腰,然后狠狠的刺进去,可没想到静香妈咪也正用力向上一挺,不约而同的一刺一挺,啊!   那一刹那,鲁汉和静香妈咪也情不自禁叫了出来,那是极度愉悦的声音,静香妈咪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时间在 那一秒永远的凝滞住了,但本能的抽插确让静香妈咪感受到了更高层次的快乐。   鲁汉和静香妈咪以冲刺似的速度抽插着,干得起劲,但鲁汉仍不过瘾。用双手托着她的大腿,鸡巴和阴道还是 一直抽查着,将静香妈咪抱了起来,站在地上,让她把双腿用力环勾在腰部,为的是让鸡巴,埋在她阴道的最深处, 而不易滑出来。鲁汉停止了抽动,静香妈咪阴道里一紧一紧的,好像给鲁汉的鸡巴做舒缓按摩。   鲁汉紧紧地抱着她,跳了几下,这一跳让鲁汉插得更加用力,几乎是全身的力量都用在了阴道上,静香妈咪大 声的叫着:「啊!啊!舒服死了!啊!『说实在话,那声音与喊救命的声音相当,大得可以,鲁汉担心别人听到, 用咀巴封住她的口。再抱着她跳了大约30多次,虽然次数很少,但每次插的都是十分的充分,十分的有力度,这 不是普通姿势能比拟的。但无奈最后鲁汉有点累意了,只好换个姿势。鲁汉让她趴在地上,用狗交式干她。每插一 下她就狠狠的叫出』啊啊!『的浪音。   鲁汉干了有20多分钟,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液犹如猛蛇扑食的速度射入了静香妈咪的阴道,也许是快要抵达 子宫得时候,静香妈咪也『啊!』得大叫了一声,阴精也已同样的速度与精液在子宫内碰撞,阴精始终难以抗衡速 度极快的精液,于是,精液便扑扑得一股脑得分几次得射在了子宫得最深处……好不舒服!   鲁汉离开了静香妈咪的身体后,小白立刻抢上来,他的嘴含住静香妈咪的乳头吸吮着,一只手继续揉捏着另一 个乳房,一股电流从静香妈咪体内穿过。静香妈咪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他的肩上,象征性地推着。小白的舌头开始 快速的拨弄静香妈咪乳房顶上的两个玉珠,再用牙齿轻轻的咬。   「不要!——嗯——别这样!——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呜呜!——」小白兴奋的两个 手同时捏着,像是在搓弄两个大面团。他的一只魔爪向下游移到静香妈咪的小腹,摸着静香妈咪的阴部,用手指挑 逗静香妈咪的阴核,静香妈咪的身子被他弄的剧烈扭动着,一股暖流从下体里流出来。   小白的手继续动着,有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阴道,缓缓的抽动着。「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小白:「 快点!把屁股抬起来!」静香妈咪乖乖的照做。   「快点!把腿张开!快!小骚货!」静香妈咪张开自己两条修长的大腿,小白趴在静香妈咪两腿之间,阴部被 硬硬的发烫东西顶着。   「喜欢挨操吧?」小白淫秽的说着,一边握着勃起的鸡巴在阴唇上摩擦着。   「好滑啊,嘿嘿。」漂亮的静香妈咪的身子软得像一团棉花,等小白的鸡巴对准静香妈咪豆粒大小的阴道口, 用力插了进去,静香妈咪像是被撕裂了,那里像是被塞进了一个啤酒瓶。小白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 小白人长的瘦,可他的那根鸡巴确实粗大的。静香妈咪的阴道先较细、短,这一下被他啤酒瓶粗细的鸡巴胀的直叫 「不!求你!——呜呜!——好疼!——好胀!——啊!——胀破了!——」「很胀吧!爽不爽!——小婊子!— —老子胀死你!——我干!——我干!——干死你个骚逼!——」小白:在他特粗的阳具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静 香妈咪已经语无伦次了,两腿间迷人的阴唇,淫荡的翻开着,阴道口胀的大大套在小白青筋暴露的巨根上,仿佛是 一张小嘴,随着他鸡巴的进出,一开一合——静香妈咪被他强行干了这么久,慢慢的有了感觉,每当他的鸡巴插进 来的时候,静香妈咪开始轻摆纤腰,屁股向上一拱一拱的迎合他。   「小贱货!是不是干的很爽呀!」静香妈咪的这些细微变化,哪能逃过小白的眼睛,他淫笑着,小白屁股快速 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戳进静香妈咪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水的增多,他干的更方便、更快速、 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他的鸡巴扩散到全身,静香妈咪则娇柔的在他身下喘着气。小白低头看着自己鸡 巴奸淫静香妈咪的样子,这让他更加的兴奋。只见一根黑乎乎的肉棒从静香妈咪红嫩的两片蚌肉中间快速的插入, 静香妈咪的小腹竟然有了微微的隆起,他的巨根插到哪里,静香妈咪哪里就微微鼓起,要不是他眼尖还真看不出来, 他兴奋的叫着:「小婊子!你他妈的身材真棒!——小肚子这么平——,老子的鸡巴插到哪里都看得出来!   在小白的淫笑声中,他干的更猛了,静香妈咪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小白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 他的鸡巴撞击着静香妈咪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静香妈咪只能被动地让他操,让他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小 白爬在静香妈咪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静香妈咪的阴道。 静香妈咪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静香妈咪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 地叫着,喘息着。   小白淫笑着:「这小妞干的真爽!鲁汉!你可以再上吧!操死她,别几下就不行了啊!哈哈。」鲁汉骂道:「 放屁!看老子怎么干死这小贱货!」「快点!趴在床上!手撑着床,屁股对着我!看老子用马后炮玩死你!刚才看 着你的翘屁股就想从屁股后面操你了!」鲁汉抱住了静香妈咪的肥屁股,右手伸在静香妈咪的腿间,想像得到他正 握着他那硬梆梆的搔棍在搜寻静香妈咪肉洞口。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向前一挺,插进去了。也就在着同时,静 香妈咪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淫叫「噢……」,静香妈咪只觉得一根铁棒猛地戳了进来,静香妈咪已经累的是大汗淋漓, 一滴滴的香汗顺着大腿流到地上。突然身体前后剧烈的摇动,是鲁汉开始了!   鲁汉双手紧紧抓着静香妈咪两片丰满上翘的屁股,自己的腰部快速的前后摆动,带动着那根鸡巴在静香妈咪的 后面,狠狠的撞击着她白嫩的屁股。静香妈咪觉得那个硬东西快顶到自己的子宫口了,「哼……哼……喔喔……哼」 静香妈咪闭上双眼轻声呼喊,柔亮的长发随着凶猛的冲击前后摆动,散乱的头发也遮住了静香妈咪脸上淫荡的表情。   鲁汉让静香妈咪双手按在床上趴着,屁股淫荡的撅着,他则是站在床下抱紧了静香妈咪的臀部加速干她。静香 妈咪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留下了深深的十根指印。鲁汉一边干着,一边用两只手揉捏着静香 妈咪前后乱晃的乳房。鲁汉只要一低头就可看见的自己那根肆虐静香妈咪阴户的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静香 妈咪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   静香妈咪不断的呻吟声让他的鸡巴又暴涨了几厘米,鲁汉一用力,感觉龟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静香妈咪好像 触电了似的,猛地左右摇动她圆滑的屁股:「不要!——不要!——饶——饶了我!——顶到头了!——别!—— 别再进了!——啊!——停!——」   静香妈咪突然的扭动让鲁汉爽的差点射出来,鲁汉连忙搂住静香妈咪的屁股,定了定神,淫笑着:「小婊子! ——阴道这么短!——是不是顶到子宫口了!——看老子戳烂你的小骚逼!——我戳!」静香妈咪娇柔无力的扭动 挣扎更加激起他野性的兽欲,「看老子今天戳穿你的烂洞!」他一边恶狠狠的嚎叫,一边把鸡巴慢慢向后退出来, 静香妈咪阴道里冒出的白浆顺着他的长长的鸡巴淌下来,滴落在地上。突然鲁汉屁股猛地向前一顶,一整根鸡巴顿 时全都没入静香妈咪体内,龟头凶狠的撞击着静香妈咪的子宫口,静香妈咪已经不是在呻吟,而是声嘶力竭的尖叫!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饶了我…请不要!——」   静香妈咪的叫声中夹杂着鲁汉的淫笑和小白的坏笑,静香妈咪像一匹裸体的母马般跪在地上,手撑着地,珠圆 玉润的两片白臀,正被放肆的毒蛇样的粗丑阳具缓缓从阴道里抽出来,每一次都带着阴道口红嫩的肉跟着外翻,接 下来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两片大小阴唇又被他的鸡巴猛的塞进去,静香妈咪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来 越多,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好一会之后,鲁汉感到静香妈咪的子宫口已经越来越松了,再一次猛力的挺进,他的龟头终于戳进了静香妈咪 的子宫里,静香妈咪小小的子宫本能的收缩紧紧包住了他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啊……啊……好酥喔……啊…啊……」   「啊…啊……喔荷……丢了……啊啊…啊啊……」静香妈咪叫了两声,鲁汉终于停止了动作,静香妈咪再次软 软地趴在地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流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   鲁汉这才慢慢从静香妈咪的阴道里抽出自己的肉茎,那条「毒蛇」还在兴奋的抽搐,从龟头里吐出残存的精液, 他一松开抱着静香妈咪屁股的手,静香妈咪立刻像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地上,娇喘吁吁,香汗淋漓——鲁汉邪笑着 对小白打眼色说:「妈的!老子终于报了仇,玩过这妞!他妈的爽死了!——老大!——再到你上吧!——小心别 太用力——别把她操死了!——我们哥俩还想再操她几遍!——哈哈」小白用手握着自己那根巨炮,向静香妈咪脸 上伸去,静香妈咪睁大了一双妙目,看见小白的器官正在兴奋的抖动,并且在向自己的嘴靠近,正想说不,口一张 开只觉得嘴上一热,那根骚棍就一下子戳进了小嘴里面。   静香妈咪的嘴里被小白的龟头胀的满满的,真是想叫都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小白满意的 低下头,看着静香妈咪紧颦的眉头,白皙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她的小嘴被迫张得大大的,在她红嫩的嘴唇里面快 速进出的是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黑色的阳具和静香妈咪白嫩娇美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他看的愈发的兴奋难耐!   小白把静香妈咪的头按在两腿间,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他那根粗丑的鸡巴在静香妈咪的小嘴里快速的抽动, 顶的她全身前后不停的摆动——小白只觉得自己的那个龟头被静香妈咪温热的小嘴紧紧包住,里面真是又湿润又光 滑,比在阴道里抽插更有一番心理上的满足感。大约抽插了两百下,静香妈咪的小嘴已经不能满足了,现在更需要 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发泄。小白松开静香妈咪的脑袋,静香妈咪已经快喘不过起来了,「快!——小骚货!——手 撑在地上!——屁股对着我!——快点!——对!——就这样!——你他的妈的身材真好!——」静香妈咪被迫跪 在地上,小白的两只手从静香妈咪光滑的背上慢慢摸下来,静香妈咪S形的身材从背后看是那么的让人冲动,摸到 静香妈咪白嫩圆滑的屁股。一根乌黑油亮的巨炮在丰满的白臀后面徐徐升起,「炮口」对准了下体,慢慢的顶了上 去,在小白的鸡巴和阴唇接触的一刹那,静香妈咪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发抖。   果然那根巨阳向后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静香妈咪的惨叫声里,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静香妈咪的阴道 再次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小白 用他的双臂牢牢搂住静香妈咪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静香妈咪丰满臀部上的肉能尽量和自己的小腹贴紧。每 一次小腹和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深入体内的阳具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我操!——我操!——操烂你的骚逼!——小婊子!——骚货!——叫呀!——哈哈!——」在小白的吼叫 声中过了好一会,静香妈咪感到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小白用尽全力的狂操这 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伸手紧紧抓着静香妈咪肥臀上的肉,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静香妈咪200多下,静香妈咪的屁股都被 他硬梆梆的小腹撞红了一片,小白终于发射了,从他的「大炮」里面喷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烫的静香妈咪一阵阵 抽搐起来。   小白这才满意的从静香妈咪的阴道里抽出鸡巴,把已经虚脱了的静香妈咪扔在地上。静香妈咪仰面躺着,感到 自己的两个乳房胀的好疼,阴道里更是火辣辣的痛,全身好像都被他们弄散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不过噩梦终于 结束了。   鲁汉这时已穿回伽纱,一本正经的说:「女施主,此两位恶鬼已偿心愿的轮回去了,你已将功赎罪,令家人逃 过一劫,本主寺亦功德完满,但由于功力损耗,本主寺将会和劣徒闭关三年,我们缘尽于此了,请紧记将今日之事 尽忘,不可向他人说起,否则你我皆有血光之灾!」静香妈咪无力应道:「是!大师!哎吔!好痛!」鲁汉:「老 纳告辞了,小白,跟我走!施主,请寄回衣服离开本寺吧!善哉善哉」说完鲁汉和小白就一齐离开,只余下静香妈 咪赤裸裸的还躺在地上。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