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丰姿绰约老师人人爱

(三)接下来说说文斌和杨璐玲,他们原本是黄山学院的同学,学的都是中文专业,毕业后文斌就改行到电视台当了一名记者,而杨璐玲就分配到了二中教书。大学的时候,其实他们是冤家,彼此都很反感,从来不说话的,快毕业的时候,杨璐玲和另外两个女生到九里街去吃饭,还喝了点酒,回学校的路上碰到五个流氓欲行非礼,正好文斌和同室同学陈高伟准备去上网碰见了,于是就和那些流氓打起来了,文斌被砍了三刀,陈高伟也被砍得血肉模糊,幸好刀口不深,没有生命之虞。几个女生自然就得去医院照顾他们了,因为受伤文斌毕业考试都错过了,是以后补考才通过的。杨璐玲心里渐渐改变了对文斌的看法,日久生情嘛,到毕业的前一天晚上,他们终于冲破了禁忌,肉体和灵魂都结合到了一起。 毕业后,你们把要结婚的事告诉了双方父母,文斌父母自然是喜不自胜,可杨璐玲父母死活不依,硬逼着她去堕胎。原因是他们嫌弃文斌是乡下的孩子,家庭条件不好。最主要的是他们想把杨璐玲嫁给贺副县长的公子(在山东交通大学读研究生),贺副县长都说过好几次了,每次杨璐玲都是借故推辞,不同意也不反对,就这么拖着。谁知竟然要嫁给一个乡下出身的孩子,她父母当然不干了。但是以身相许的他们是铁下心来要在一起的,他们公然以夫妻身份同居在一起,还领了结婚证。杨璐玲父母气得要断绝关系,但是第二年生了孩子后,生米做成了熟饭,杨璐玲的父母只好认了。约了所有的亲戚在一起风风光光的办了一次。 婚后的日子真可谓是如胶似漆,幸福恩爱。人人多说是郎才女貌,只羡鸳鸯不羡仙。 时间在身边悄悄地流逝,轰轰烈烈的爱情在岁月里渐渐地归于平淡。 结婚八年了,孩子都七岁了,因为杨璐玲的爸妈退休后闷得慌于是就主动要把孩子接过去带,好在也不远,打车20分钟就到了,有时杨璐玲懒得做饭就过去和父母一起吃。俗话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一点不假,杨璐玲的父母渐渐地接受了文斌。 但是随着时间渐渐地推移,三十多岁的杨璐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对性爱的次数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可是,从去年起,她觉得文斌对和她的性爱兴趣似乎在逐渐消退,刚结婚的时候,每晚必定要做,有时候甚至不止一次,结婚后三至五年的时候,一个星期至少也要三四次,可是从去年起,每星期一般是一次,有时甚至一次也没有,杨璐玲总觉得他工作忙,心理压力大,于是就压抑着自己体内的欲望,一心支持和理解自己的丈夫。但是有一些现象却让他对丈夫有些怀疑,比如手机在家一般都调成振动状态,而且接电话是经常要避开自己,说话时还是怪兮兮的。晚上习惯性很晚才回来,有时候甚至以和同事在打牌而彻夜不归。杨璐玲是个很有修养的女人,她很多想法只是在自己心里而没有说出来。同事她想他们经过那么多的风雨才走在一起的,相信自己的丈夫会珍惜自己的。 在紫烟饭店吃过晚饭后,她挽着文斌的手一起回家了。明天丈夫要去成都出差,她得帮他整理好行李,文斌径直去了浴室,杨璐玲则是去了卧室整理东西。几分钟后,文斌穿着睡衣进来了,杨璐玲说:“斌,明天还要出远差,够累的,你先睡吧,我还要备课,喔…”“哦。我要上一下网,查点资料就睡,你备课吧。”文斌打开了电脑,杨璐玲则去了书房。 十点多的时候,疲惫的杨璐玲终于备完了课,洗漱之后来到了卧室,看见文斌已经睡了,她轻轻的关上门脱去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窝里,绵羊一样的贴到了丈夫的胸前,文斌睡梦中顺势抱住了女人,其实杨璐玲很想要一次,但是善解人意的她怕丈夫太过劳累,于是就没有弄醒丈夫,乖巧的睡在他的怀里,过了许久才渐渐地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一早,文斌便走了,因为杨璐玲有第一二节课,他没有让妻子送他。杨露玲没有吃早餐就匆匆的往学校赶。老八坐在门卫室内,隔着棕色的玻璃看到风姿绰约的杨璐玲远远地走过来了,他便习惯性的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轻轻套动着,自从杨璐玲分到学校那一天开始,他每天都要看着她意淫几次。今天杨璐玲穿一身黄色职业装,裹着她那曼妙无比的身材,清秀动人脸娇艳欲滴,披肩的头发微微有些卷,在微风里轻轻地飘荡,妩媚的眼睛象一泓秋水,深邃明亮,小巧秀气的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白皙的皮肤散发出少妇特有的气息,黑色的高跟鞋衬托出她那颀长丰满的秀腿。大腿交叉处微微有些鼓起,那就是她的阴埠了,看得老八心猿意马,全身的血液更加沸腾起来了,他似乎看到自己正压在杨璐玲赤裸的身体上,自己长长的阴茎分开她的阴唇一点一点的进入她的阴道里,带出她阴道里鲜花一样的阴肉和四下飞溅的淫水。 老八的目光被杨璐玲的身体锁定,由远及近,由近及远,他目送着女人摇曳多姿的在拐弯处消失,感觉自己的鸡鸡要爆炸了。他默默地想:“这样的女人,操一次,我宁愿少活十年哪。哎,……”,其实他自己的老婆也很漂亮,只不过是年纪稍微大一点,可也是风韵不减当年哪。可他就是看不到自己的老婆的美,家花哪有野花香,男人其实都是一样,如此而已。 一二节可是高三实验班的语文,杨璐玲上完之后,觉得有点筋疲力尽了,月考刚过,她还没有拿到班上的成绩,文斌的外甥刘远帆就在这个班上,她也正想看看他的成绩呢,于是边来到了办公室里,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把黄西装扣子解开,露出雪白的衬衫,一条紫色的围巾得体的围在光洁的脖子上。她取出办公桌内自己最喜欢的雀巢COFFE,在饮水机把咖啡泡开,香喷喷的,她撅着可爱的小嘴深深地吸了一口香气,真是舒服啊。她于是坐下,开始准备明天的课,明天是要复习是个赏析了,这是她的强项,真可谓是信手拈来,杨璐玲既擅长写现代诗,律诗填词也写得古味十足,人称才女杨。 如在《黄山诗刊》上发表的:鸿声渐尽斜阳外,临水登高枉断魂; 望断晚霞八千里,惟见长河不见君。---登高望君 梦里依依水云边, 醒来惟觉晓风寒; 苍山万仞望不断, 相见甚于蜀道难。---相见难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清平乐…………… 等等如此,都可以称得上是诗刊中的精品,被不少的诗歌迷广为传诵。 还没有下第三节的时候,刘远帆的班主任丁俊贤哼着小曲走进了办公室,“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我对你的情意并不假…….”。杨璐玲抬起头,对他嫣然一笑,“丁老师啊,好开心呢,有第四节课吧,这次可是得成绩出来了吗?刘远帆这次考得怎么样啊?”她的声音总是那样的甜美,笑颜总是那样的温暖,丁俊贤每次办公室和美女搭讪一下,每次要是她不在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丁俊贤摇着头把成绩表从口袋里拿出来,坐在杨璐玲的办公桌上,指着成绩表说:“这次你的语文倒是比隔壁班高2分多,可是你外甥就不行罗,上次班上第9名,这次37名,不知道怎么搞的。”“哎呀,”杨璐玲收取笑颜,“这个调皮仔,怎么回事吗,起伏这么大,哎呀。”“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这些天他上课老是魂不守舍的,不会是想女孩子吧。”丁俊贤望着女人俊美秀气的脸,如沐春风般的畅快。“不会吧,”杨璐玲看着成绩表. “这个仔里,哎呀,语文只靠九十三分,数学只考89分,睡着了也不止考这么多分啊。以前也没有这样起伏过啊。”“我看是十有八九想女孩了,上课老师发呆的,你没注意吗?上自习的时候握着笔老是傻傻的,一动不动的,十有八九是…….. ”“啊,丁老师,”杨璐玲打断了他的话,“你是上第四节课,正好你去叫他一下,下课以后到办公室来,我在这儿等他,我得找他谈谈,这还了得。”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下第三节课了,丁俊贤依依不舍的夹上备课本,看着杨露玲的背影,一步一回头的走了。杨璐玲又开始了备课。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杨璐玲孤单的身影和她在备课本上飞速写字的声音,墙壁上的石英钟在机械的跳动着,滴滴答答的响着,更衬托出办公室的寂静。时针与分针悄悄的重叠在一起了,杨璐玲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一个懒腰,正在这时,下课铃响了。杨璐玲站起来,把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扣好,又在杯子里加了点开水。“舅母,我是刘远帆,我来了。”男孩的声音轻轻的,还有点怯怯的,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考砸了。“进来,”杨璐玲把成绩表放到自己桌子边沿,男孩不敢看她,缓缓的来到了她的身边,“你看你这次成绩,怎么回事?”刘远帆耷拉着头,嚅嗫着说不出话来,“我….我….”“你你你什么你,以前种子选手,现在一落千丈,你说说,到底怎么啦?”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杨璐玲也大声的质问他,手指在桌上戳得咚咚的响。刘远帆站在杨璐玲的身边,他的思绪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其实他一直在意淫自己的舅母,她那高雅的气质,曼妙的身材,动听的声音,广博的知识……无一不让自己倾倒,开始只是喜欢,以后渐渐的意念与她做爱了,所以上课总是心不在焉的,总是盯着她丰满浑圆的胸部和双腿交汇的地方看,时时做着春梦。舅母总是穿着整齐的西装,是为了让学生看不出自己丰盈的身体吧。舅母是相当有女性魅力的,同班同学都是这么说的。她现在正漫不经心的交叉着双腿,男孩不由得悄悄的凝视着。那皱褶的深处,飘来了女性浓郁的气息。认真而美丽的舅母,对喜欢的男人一定会以相当的热情应对吧。“要是忍不住了,就在我的口里释放吧。”舅母正媚笑看着自己,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酥软了。就在她说话的时候,他在舅母的口中释放出了汹涌的白色液体。美丽的舅母---杨老师眉梢微微的颤动,把它吸了下去。虽然大量射过了,但是他的阴茎还是保持着昂扬的姿态。在完全享受舅母之前,它还是保持着凶猛。他慢慢解开舅母的黄色西装和衬衫,把自己向天花板直挺的肉棒压进她的双乳之间,丰满的肌肤包容着他,温柔的拨弄着。“远帆,”杨璐玲对男孩的心不在焉有点感冒了,“你在听我说话吗?难怪你班主任说你上课老是走神。”“啊…”刘远帆这才把自己的思绪从虚幻的意念种拉回到现实中来,“哦…”“你说说,”杨璐玲指着他说,‘到底是怎样了,丁老师说你有恋爱的倾向,是不是?。”“不是的。”男孩的声音还是很小但语气很坚定,“那是不可能的。”他不敢与杨璐玲的目光对视。“那怎么回事,成绩这样一落千丈?”“我……我……不知道。”刘远帆低着头,不知道怎样为自己辩解。“看来,我得打电话给你的爸爸,你才会说实话的。”杨璐玲说着掏出了手机。“不要。”他一想起父亲那愠怒的眼神就让他不寒而栗,“我求求你,别打了。”“那你老实承认,你究竟怎么啦。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你还这样的不稳定,叫人怎么放心。好,只要你说实话,我可以不打这个电话。”“我,我是……”男孩畏惧的看着舅母,吞吞吐吐的说,“我不能说……”“明年就要高考了,还有什么不能说?”杨璐玲有些愠怒的看着男孩,说实在的男孩还是很秀气的。“我想转班….”刘远帆战战兢兢的说。“转班?荒唐,都什么时候了,还转班,再说了,你的这个班比2班还要好一些,转什么班。”杨璐玲不解的看着少年“遇到事情不敢面对,就是想逃避,再说逃避是不解决问题的,你知道啵?。”“可是……我已经不能自拔了。”刘远帆还是低着头,不停的玩弄着自己上衣的下摆。“怎么回事?怎么就不能自拔了?”杨璐玲秀眉紧锁。“我确实……喜欢一个女的了….”刘远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我…已经很久了….”“哎呀,真的是让丁老师说中了,是你们班的女孩吧?”杨璐玲一脸严肃。“是的…哦…不是的….不......是…”,刘远帆语无伦次起来,秀气的笑脸涨得通红通红的。“究竟是谁?”杨露玲有点烦了,“你痛快的说,我帮你考虑一下,做一下工作。”“是,是…是…我还是不敢说…”少年期期艾艾的看了美丽的舅母一眼,又垂下眼睑,“我不能说。”“你怎么这样呢?你不说我就告诉你父亲,”女人逼视着刘远帆。“好,我告诉你,”少年抬起头,“我告诉你你不要生气的。”“你说。”“我喜欢的女人就是….”少年顿了顿,“就是……你。”“啊???”杨璐玲惊讶与愤怒地瞪了他一眼,“你,你怎么可以….”“对不起,舅母,我已经不能自拔了。”“荒唐,太荒唐了。”杨璐玲气咻咻的把椅子一甩,“荒唐…”“对不起,舅母,只要你一进教室或者在学校里看见你,我就…我就…抑制不住自己要想你…看不进书…什么题目也不会做了……”“我是你舅母啊,怎么可以。”杨璐玲涨红了脸,她知道男孩说的想是什么意思,“不可理喻,真的不可理喻,太荒唐了….太混蛋了…”“我也知道不好,…可是…一想起你…..我就睡不着,….看不进书…”“好了,不要说了。”杨璐玲打断了他的话,“对你,我彻底的失望了,下星期,你转到二班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的未来你自己负责。”说完气急败坏的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办公室,把刘远帆一个人留在那里,弄得他不知所措。 2010.3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