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小敏老师

喜欢激情裸聊的寂寞色女加Q592322430男人人妖请绕道谢谢我叫吴国强,可是家人和同学们都叫我小强,小敏老师也叫我小强,我十六岁,高中二年级,就读××中学,每次考试都保持在前十名,应该算是所谓的好学生。 学校里清一色都是男生,每天上学除了念书回家还是念书。爸妈说这个年纪只要把书读好,以後出社会一定会有成就。可是我还是比较羡慕像波波、大伟这样天天下课就到外头跟美眉胡搞,不是跳舞就是泡咖啡厅,听说有时候还男女杂居一起咧。像上次在麦当劳就看到大伟带着一管马子,穿一件露肚的紧身衣,短短的裙子,小小白白的屁股不小心就给我看到,能跟这种漂亮的美眉杂居,大概比考一百分还爽,看大伟手紧紧贴着她的屁股,包准一定上过她,为什麽他老是最後一名却有漂亮美眉可以搞,而我这个前几名的学生却只能想着他的马子打手枪呢? 我很可怜,长那麽大只认识隔壁再隔壁租书店老板的小女儿小莉,也不知算不算女朋友,一起看过几次电影、逛过几次街,最好的进展也只牵牵手、亲过一次嘴罢了。上次在MTV跟她偷偷喝了几瓶啤酒,好不容易看她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我就把手慢慢从她的衣领伸进去,摸到热热软软的一团肉,应该是奶子吧! 她很专心的看电影,我不敢让她注意到,停了好久,然後慢慢的又朝硬硬的内衣里头伸进去,胸罩里大概通风不佳,有点闷热,我只觉得指尖冒汗,然後碰到一颗软软小小的豆豆,那算是我第一次碰到乳头,好像没什麽弹性,感觉表面有些毛细孔,跟书上说乳头是硬硬的会凸出来完全不同,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但是我发誓小莉的乳头就软软的。 那时候她大概没想到我那麽色,跳了起来,脸像熟透的苹果,骂我大色鬼,然後就远远的坐在一旁直到看完电影,而从那次开始她再也不跟我看MTV了,哼!她连大伟的马子一半漂亮都没有,哪配得上我这个好学生,我心中一点生气都没有。 我最喜欢的女生该算是学校的英文老师--吴淑敏,我心里偷偷叫她小敏,她师范大学毕业不久,到学校任教半年,头发黑黑柔柔的,皮肤水亮水亮。她的腰很细,屁股很大,同学暗地里都叫她大屁股,可是我最爱的就是她圆圆的屁股了。每次她背着我们写黑板,我都忘了抄笔记,只记得看她紧绷短裙後的屁股,想像那两条由腰上延伸到屁股中间的内裤痕,想像那交叉点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书上的一般都暗红暗红,还长得很多毛,有些缝里头还会冒水,小敏老师的不知道会不会冒水? 我常常想着想着老二就硬得受不了,很想打一打,可是课堂上实在没办法。有一次我硬得要命,小敏老师弯腰捡板擦,我隔着短裙看到交叉点显出一包饱饱的痕迹,心里实在受不了,竟然就泄在裤子里头,憋了一堂课又黏又难受,下课才到厕所用卫生纸擦乾净。 当然啦!我一定会找机会接近小敏老师,有一次我就到老师办公师藉口笔记没抄全向老师借来抄,还好她没要我找其他同学借,拿出授课笔记就要我在旁边空位上抄。 那天天气刚开始转热,冷气还没打开,办公室只吹一具落地高脚电扇,绕着圈圈直打转,我坐在下风处正巧闻着小敏老师身上一阵阵的香风,边抄我还边偷眼打量老师,小敏老师的侧脸真的好漂亮,睫毛长长的,鼻头沁着汗水,低着头也不知专注的写些什麽。每一次风扇掠过这边都掀起一阵疾风,老师嫩绿的A字裙就会随风翻飞,露出莹白的膝盖,我一直等着想看风把整片裙子掀开来,一直到午後第一堂课钟声响起,也没让我如愿。 这样下去我实在受不了了,每次想着小敏老师打手枪都快把老二打破皮却碰也没碰过她,有时後做春梦正巧要把小敏老师的内裤脱下来,里头竟然是一片空白。 逮到机会问阿华,他告诉我∶「没看过的东西是梦不出来的。」我发誓我在A书上起码也看过五十个女人的洞洞,他说∶「那没用的!你就没看过真正的洞洞。」唉!如果是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可是谁给我看呢?小莉还是小敏老师?最好是小敏老师,那我以後每天打手枪跟做春梦就有了依据。 班上喜欢小敏老师的同学不少,谁叫我们是和尚学校呢?套一句正在当兵的大哥教我的话「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我这不活脱脱就是「和尚学校念三年,母猪赛貂蝉」,更何况小敏老师还胜过母猪千倍万倍,恐怕跟貂蝉还有得拼咧! 在高二快结束的六月底,十几个同学约小敏老师一起到六福村去玩,小敏老师还拉了张静慧老师一块去。那天大家都抢着坐在小敏老师旁边,但坐云霄飞车的时候总算被我卡位成功,一坐上车拉下卡榫老师就笑着对我说∶「小强!我不大敢坐云霄飞车,你可要好好照顾老师。」我很害羞的笑了笑,只敢在心里头大喊∶「一定!一定!」 开动没几分钟老师的脸就白了,第一个下坡时我听到她嘴巴失声尖叫起来,两只手不抓前面的横杆反倒紧抓我的手臂,头啦、脸啦,整个都躲到我的臂弯里头,连软软的乳房都抵紧我的手臂。我保持前所未有的笃定,眼睛没向前看,转过一侧由上往下盯着老师那白花花的乳沟,如果说这算混水摸鱼、藉机揩油,那我只好认罗!我的手臂缓缓推着老师紧贴的乳房前後移动,成熟女人究竟是成熟女人,那充满弹性、浑圆厚实的感觉,跟小莉的完全不同,手臂就像埋到棉花田一般让我爽到不可开交。 升上高三後小敏老师就不教我们这一班了,可是我还是常常站在阳台前盯着她抱一叠英文书裙摆飞扬的走过两排木棉花的水泥大道,有时也偷偷在教师办公室外头偷窥她振笔疾书的模样,每天想着她打手枪的时间多了,春梦的内裤里头却还是空白一片,阿华说我这叫欲求不满,他愿意带我到学校外头的复国大旅社开开苞。 「多少钱?」我问他,「不贵啦,搞不好你这小嫩鸡还有红包可赚咧!」我想他一定是吹牛的,因为大哥说现在哪有人包红包的,明明他就没收到,「除非是老式妓院吧!」大哥这麽下结论。我才不愿意把第一次给妓女咧,要给就给美丽的小敏老师。 而现在,小敏老师就躺在我面前,高高的胸脯一起一落睡的真甜。从米缇咖啡厅到复国大旅社短短的一百公尺我就像绕过半个地球一样疲累,整路上我搀扶着老师,而她连走路都不会走,怕太过招摇我尽量挑骑楼下阴暗的地方行走,总算安全进了黑色玻璃的旅社大门。 柜台的妈妈桑登记了我的身分证问我∶「她怎麽了?」一时间我几乎答不出话来,「我姊姊晒太阳晒太久晕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中暑!」这是我老早想好的回答。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