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初中記事

. 注册【澳门新葡京赌场】会员,首存送33%的彩金,活动注册网址:http://www.77yy8.com   (一)   夜凉如水,我点上一隻烟,静静的半躺在床上,心裡思考著一个问题,为什麽我的女朋友会甩了我而去跟一个 无工作,无文化,无相貌的三无人   员。许久以后我得出了结论,一定是他在床上比我强,不过没办法,我这个人对那些比较幼齿的女孩子实在是 没什麽兴趣,在床上往往也只是敷衍了   事,这也难怪,唉!!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只要我想起当初的那段经历,我又觉得今生也算是值了。那还是初 中时候的事吧。虽然我现在的样子有点   挫,满脸落腮胡,脸上有些坑坑洼洼,实在可以说貌不惊人,但当初我还真可以算风华正茂,小升初的全校第 一让我在年级裡颇有名气,再加上我也   有些开始成熟了,平时喜欢故意在女生堆裡钻来钻去(刚升初中的时候女生普遍比男生高半个头),说些小笑 话,所以我还是挺讨女孩子喜欢的,总   是和我有说有笑的,不过也仅限与此了,再多的我那时也不太懂。那时我们班上有个家伙,他比我们一般的同 学大些,外号叫奶帽,平时总是喜欢说   一些有关男人女人什麽的东西,不过只有一些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同学能理解,然后一起发出狂笑,我们一般 的同学是不懂的。   有天上课时,我发现奶帽和一些同学老是把书递来递去,然后是一股味道,好像是在划火柴,真是挺好奇的。 我就在一边一直暗暗留心,终于那   本书传到我前排的家伙手裡了,我就发现他先是谨慎的看了讲台上的老师一眼,而我们的历史老师老朱正闭著 眼睛大喷他的口水,然后他就低下头去   了。我在后面赶快也把头偏起来,看看他在做什麽。「呲」的一声,是他划著了火柴,然后他拿了一张纸片, 我仔细看了看,是张扑克。紧接著他把   扑克放在火上烤了烤,然后就盯著扑克猛看。操,这是什麽东西,这麽吸引人?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见 他好像是被咬了一口,两个手猛地望抽   屉裡一伸,再把头抬起来,没看到老师在他身边,长出一口气,再想到是我拍他,拿起书遮脸,用手挡著嘴巴 半转过头问我:「干什麽,吓死我了!"   「你在看什麽?」我就是单刀直入的。「没什麽,真的没什麽。」鬼才相信他呢,「我都看见了,一张扑克牌, 拿来给我看看。」正说著,老朱发现   了我们的异样,「方明,你说说耶律阿保机採取了哪几项措施?」成绩好就是有这个好处,上课违反纪律,老 师一般会留点面子,不会直接点到你,   而我们秃驴(方明的外号)就惨了,谁让他成绩差。「嗯,嗯,好像是3个方面吧,」边上一片哄堂大笑,老 朱瞪著眼睛,「说了多少次了,上课不   许说话!你给我站到后面去!」「我又没有讲话。」儘管嘴裡都都囔囔的,秃驴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到后面去了, 老朱又开始摇头晃脑和我们讲起现在   骨头渣滓都不剩的前辈来了,我心裡的疑问也只好暂时放在心裡.   下课了,老朱刚说完「同学们再见」,我赶快一个健步跑到秃驴桌子边上手往裡面猛找,而秃驴在后面看见了 赶忙叫著「不要!」往前冲,但是   已经来不及了,我找到了那张扑克,我一看,原来就是那种美女扑克,一个穿著三点式的女的在上面骚首弄姿 的,也没什麽。秃驴看已经被我发现了,   边上还有几个女生在惊奇的看著他,脸上有点红,过来挽住我的手,说道:「走,上厕所去。」一边小声说道 :「走,路上我和你说。」「什麽事呀,   那麽神秘?」「走撒。」秃驴这种语气简直有点像撒娇了。到了路上,秃驴嘴贴著我的耳朵,小声说道:「这 个牌用火一烤,那个女的身上的衣服就   没有了。」「什麽,真的假的、」我有些不相信。  「骗你干什麽?不信你试试!」「那好,火柴呢?」「 还在抽屉裡,你等等,我去拿。」秃驴   大概是要我相信,跑得跟狗一样快的去拿火柴。等秃驴拿来火柴,我们来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点著了火柴 放在扑克下麵烧了烧,果然,那女的身   上的衣服没有了,就剩一对大奶子在上面,明晃晃的。「还是真的呀。」我不由惊奇的说道。「那当然,我还 会骗你。」秃驴得意的说到,脸上泛著   红光,更是显得那满脸青春痘硕大无比。「秃驴,东西呢?」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喊声,一听就是奶帽的声音。 话音未落,奶帽已经过来了,正好看见   扑克在我手裡,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用冰冷的眼神盯著秃驴。秃驴赶快陪著笑脸,解释道:「我没有给他,是 小白自己抢过去的。」「怎麽,奶帽,   有好东西也不给兄弟瞧瞧?」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自然要帮帮秃驴。" 奶帽转过来满脸是笑的对我说:「其 实也没有什麽的,大家都是兄弟。怎麽   样?还要看不?兄弟这裡还有几张!」「好呀,拿来我好好欣赏。」   从这以后,我和奶帽也成了朋友,平时他有什麽东西也不会背著我。说实话,奶帽真是算我们全班男生的性启 蒙老师,没多久,他搞来一本书,   是日本老叫西村兽行写的,书名是什麽我已经忘记了,总之是写一个女特工的,裡面有一些色情描写,当然比 海岸线裡的文章差远了,但那时候大家   都是是淳朴的一塌糊涂。一看到书裡面有些什麽蜜壶蜜液的描写。虽然还不是很懂,但总算也知道个大概意思, 纷纷都是激动的一塌糊涂,老二暂态   立正,搞得那段时间下课以后,很多同学都不站起来,因为一站起来裤裆那裡就是顶的老高,不好意思。我的 第一次射精也是在那段时期,相信其他   同学的情况也应该和我差不多吧。紧接著就是星期天,班上十几个男生一起去看录影,录相厅也是奶帽来挑, 每到一家,奶帽就走进去把老板放在一   边的录影带的封面拿起来翻一翻,然后下结论,不精彩,一开始我们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看那种录影带的封面, 都在边上翻什麽香港武打片的封面,后   来也就无所谓了,也和奶帽一起上去翻,不过还是他拿主意。「这个不好看。」也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麽,想 来应该是片名,封面女郎的样子以及身   上衣服的多少吧。后来终于选定了一家,那家放的片名我现在还记得,是一部3级片,叫《青春怒潮》片裡的 情节记不清了,印象深的是房间裡沉重   的喘息声,还有每个人看得时候都把大腿竖起来挡住裤裆。经过奶帽的教导,再加上我们正处于青春期,我自 己感觉看起女性的眼光与以前不同了,   以前一般是看脸蛋,脸蛋好的就是好,脸蛋不行就不行,现在起,不但要注意脸蛋,还要注意身材,也就是胸 部了,每次上街,我的眼光都像雷达一   样把整条街上看得到的女人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看上一遍又一遍。   到了初2,我的生活终于迎来了崭新的一页。初2新开了政治课,第一节课时,就看到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的女 人,声音柔柔的介绍自己:「我是   你们的政治老师,我叫胡水滋,你们以后就叫我胡老师好了,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这时的我经过了一年的 训练,对女人已经有了一定的鉴赏能力,   只见胡老师长长的头髮,额头前有一圈刘海,脸上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还眨呀眨的,最好的地方是胸部, 高高的,从衬衣的开口还看到一些雪   白的胸脯,屁股也是大大的,和她比起来,班上的那些女生的身体好像是些柴火。我真的是有些喜欢她了。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在喜欢的女性面前   表现的,而我的方法就是上课不断的提问,不断和她狡辩,有些甚至算的上无理取闹了。比方她说人是离不开 社会的,我就举出例子,鲁滨逊就是一   个人生活,然后坐下慢慢的欣赏胡老师解释问题。   不知为什麽,胡老师总是不生气的,也许她已经知道我对她有些意思了吧,因为我对女人的意思很容易被发现 的,我总是喜欢直勾勾的盯著我喜   欢的女人,这个习惯到现在也没有改。甚至有时候我感觉胡老师讲课的时候故意会停一下,眼睛带著微笑看著 我,好像让我找些问题来问,而我潜意   识裡也非常陶醉于这种这种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表现的感觉,总是很积极的开动脑经,问些问题,渐渐的我感 觉我们之间有些默契了。   而有一天,事情终于发生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