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儿时乱伦的追忆【完】(作者不详)

以下我要说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乱伦故事,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至今仍是一段令我永远难忘的美丽回忆。  我家有三个小孩∶大姊、二姊和我,两个姊姊分别大我一岁和两岁。我的姊姊都长得很可爱、很漂亮,皮肤很光滑、洁白、很嫩的感觉,因此我小时候就常常想着她们的裸体自慰,有时一天自慰四、五次也不觉得怎样。  我国一时家中只有一台冷气机,当时放暑假,爸爸妈妈去上班,二姊去学弹钢琴,我和大姊睡午觉时就去冷气房睡觉。每次要睡觉我就很兴奋,因为我都趁大姊睡着时,手偷偷伸到棉被里去乱摸大姊,一开始很紧张,只敢去摸她大腿,手还会抖,但是摸了好几次后她都没醒,而我也更大胆了,渐渐往上移,我倒是没直接去摸姊姊的阴部,而是摸姊姊的胸部!  当时大姊十五岁,念的是女中,发育得很丰满,我就面向着她,手在她的乳房上揉,当时感觉好软好软,但没有感觉到乳头,可能是戴着胸罩的关系吧!  我看见大姊「嗯」了一下后一点都不动,就更加大胆了,我的手伸到她的阴部上,开始揉啊揉的,觉得凸凸的、软软的,当时整个人即使是吹冷气也一直流汗,好紧张!  因为姊姊穿的是宽松的短裤,我就想从大腿的裤缝伸入比较不会吵醒她,正当我想把手伸到裤子内的时候,忽然发现大姊张着眼睛看着我!我吓得将手缩回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大姊竟然伸手进我的棉被里,往我的胯下移动!  我满身大汗,动也不动地看着天花板,姊姊的手终於停在我的阴茎部位(当然是隔着短裤),我兴奋得阴茎猛跳动,她轻轻一抓,我就兴奋得猛烈喷射出来了。射精后我并没有软掉,姊姊看着我的脸,慢慢地伸手到我的内裤中,我勃起得更加硬挺了,但我只觉得阴茎刚感受到她嫩嫩软软的手,她马上就抽出去了,我想可能是摸到了黏黏滑滑的精液的关系吧!  事后我们都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是每次睡午觉时,我都会在棉被下将手伸到她的内裤里,玩着她稀疏的阴毛、揉着她的阴核,甚至将手指插到她湿湿滑滑的阴道内。姊姊的阴道一开始会往外弹,慢慢就会收缩,那种软软、热热的感觉真是美妙,而且还有一直蠕动着的感觉,非常奇妙!而姊姊则闭着双眼,有时会全身颤抖一下,嘴唇则紧闭,好像怕发出声音吧!  接着姊姊也会伸手过来握着我的阴茎,此时我会把内裤脱到脚踝,姊姊则握着我的阴茎、看着我的脸上的变化帮我搓揉。她用细细滑滑的手包住我的龟头,摩擦龟头的下缘,来来回回套弄,直到酸麻的感觉已经无法再忍耐,我就猛烈喷射出来,再赶快用面纸擦乾净。  不久后开始暑期辅导,我们就没有再继续了。直到有一天我想着姊姊柔嫩的身体,实在受不了了,便晚上趁爸妈睡了觉,跑到大姊的房间,当时大姊正在念书准备明年联考。  我走进房间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没说什么就躺到床上,我非常兴奋,马上脱掉她的衣服,开始由头到脚的抚摸,大姊则闭着双眼,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摸了她这么久,我从来没有亲吻过姊姊,此时我就用嘴唇压在姊姊的嘴唇上,感觉很湿润、很温暖,就这样压贴了很久。  我大胆地用舌头顶开姊姊的嘴巴,姊姊没有反抗,我就在她的嘴巴内到处舔撩,感受那湿滑的触感。接着我又开始将手伸到姊姊的阴唇间抚摸她的阴核,她第一次明显因为舒服而发出叫声,我更兴奋了,还好声音不大,若被发现就糟糕了!  接着我又去揉姊姊那粉红色的可爱乳头,感觉它们渐渐地变大,变得好有弹性,我忽然兴起含住奶头的欲念,就这样把乳头放在嘴中,用舌头去轻轻挑逗。  姊姊一直都很顺从地任由我抚摸玩弄,我则仔细地观察姊姊雪白匀称的裸体。  我不断地刺激姊姊的阴核,用手指轻轻抠,用舌头去舔,姊姊的身体变得好热,身体甚至有点粉红色的感觉,而阴道内则变得好湿、好滑、好热,一直在收缩,还流出一点乳白色黏黏滑滑的液体,看得我实在受不了,脱下裤子,阴茎立刻弹跳出来。  看见姊姊闭着眼、张着小嘴在微微喘气┅┅我当时已经理智全无,也顾不了伦常,分开姊姊的白嫩大腿,握着阴茎便插入姊姊的阴道内。姊姊吓了一跳,张开眼看着我,很紧张的想要推开我,但我用力压着姊姊不让她反抗,更用嘴堵住她,怕她叫出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姊姊看着我的脸,不但没有再反抗,反而抱着我,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口中与我缠绕。我很兴奋,阴茎涨得更大更硬了,用力挺进姊姊的阴道时,感觉碰到一块软软的东西,我想应该是处女膜吧?  我大力挺进,轻易地穿过那块软膜,感觉姊姊紧紧抓着我,用脸贴着我的脸颊,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之后我开始按照A书上的示范前后抽动,但是姊姊热热软软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刺激实在太强烈了,抽动不到五十下,我就在姊姊的阴道内强力喷了出来,当时整个脑海一片空白,有种好累、好舒服的排放感。  我射精后一直没有把阴茎抽出来,姊姊则继续吻着我,直到阴茎渐渐变软,我才离开姊姊的身体。本来我还想再来一次的,但是好像听到门外有声音,我非常紧张,便赶快走回自己房间,姊姊则在烦恼床单上的淡红色血迹。  我后来很担心,第一次和大姊性交时听到门外似乎有声音,如果是妈妈那怎么办?嗯,不可能吧,如果是妈妈,她必定会进来阻止。但如果是爸爸又如何?  嗯,如果是,我们就会被吊起来打了吧!我想来想去,如果真的有人,一定是二姊,我非常非常担心这件禁忌的事会被发现。  我当时在想∶如果直接问她,万一不是,这不是露出马脚了吗?如果真的是她,我又该如何呢?这件事困扰了我很久,我想二姊才十四岁,如果看到我的阴茎插在大姊的阴道里,她会怎么想呢?  有一天,我终於趁着大姊去补习、爸妈去喝喜酒,家中只有我和二姊时,鼓起勇气跑去她房间,我在她面前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问她。  当时二姊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什么颜色的短裤我忘记了,只记得我几乎可以从衣领看见她里面的一对雪白乳房,我当时只顾着看,也忘记了要问她什么,尽找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问,然后假装要看她在写什么,靠到适当的角度想一饱眼福。  我的二姊比大姊更亮丽,大姊是属於可爱型,皮肤光滑细致;而二姊则有双很美丽的腿,眼睛很亮,好像会说话一般。我透过衣领往里看,因为她低着头弯着腰,几乎能看见粉红色的乳晕。我好兴奋,我忽然联想到大姊的裸体,就想马上也摸摸二姊柔嫩的乳房!  我边说话,边想像贴着二姊雪白无瑕的乳房摩擦的感觉,想着想着下面就涨了起来。  天呀!我难以忘记二姊忽然抬头看着我裤裆时,我不知所措的紧张感觉,但是二姊却没有很惊奇的反应,取而代之的是比大姊更加大胆的举动,二姊甚至没有犹豫,转眼便以她的双手握着我的阴茎撑起的帐篷。  我不知道二姊只有十四岁的年龄,为何不会吓一跳,或是表现出其它我所预期的反应。我反倒被她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二姊此时就告诉我说,她有看见我与大姊做不该做的事,她很想看看我的阴茎,我当时整个脸都红了。  她笑了笑,把我拉到床边,慢慢脱去我的裤子,我又红又热的阴茎顿时弹了出来,我觉得头昏脑胀,躺在二姊的床上,而二姊则张大眼睛,仔细地用各个角度观看。  她用食指和拇指让我的阴茎弹来弹去,忽然以右手握住我的阴茎,我感受到柔软的手掌轻轻套弄的舒服感觉,一时间没忍住酸麻,弹跳着便喷射出来了。二姊吓了一跳,急忙躲开,但是一部份已经射在她的脸上。  这时听到玄关有声音,我整个人都呆掉了,赶忙跳起来穿好裤子。二姊更紧张,快步走到浴室关起门去清洗精液,而我则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原来是大姊补习回家。  当天我没有再去找大姊或二姊,当然是怕爸妈随时会回家,结果爸妈等我睡熟了之后才回来。  (2)  自从二姊对我有所好奇心,我就有预感我与二姊可能也会有肉体关系。随后几天,我一直想看看二姊的裸体,看到二姊时就会幻想着她没穿衣服∶雪白的乳房衬着粉红的乳头微微翘起,而毫无瑕疵的美丽双腿尽头应是隆起的阴阜,上面覆盖着柔细的阴毛,中间则有一条淡红的肉缝,慢慢流出闪着晶光的黏液。  终於有一天晚上,我看爸妈很早睡,就跑到二姊的房间。二姊当时已经睡着了,她穿着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盖着凉被向着墙睡,露出的大腿洁白光滑,那种嫩嫩的感觉真让人好想咬一口。我就想∶上次二姊都直接握住我的阴茎了,我摸摸她的大腿应该没关系,想是这样想啦,但是摸之前还是很紧张,整个脸都烧烧的。  我终於还是鼓起勇气,将手掌贴着二姊的大腿内侧,可能是我的手太烫热了吧,二姊震了一下,转身过来,一看是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要我赶快上床。  我依言上床,二姊表现得很积极,让我很惊讶。她要我脱去裤子,我当时已经涨得很硬了,脱裤时整支阴茎是弹出来的,她对这个动作好像觉得很有趣,又抓着我的阴茎让它再弹一次。二姊这次比上次更大胆,两只手都用到了,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观察我的阴茎,我的肉棒被她柔软的小手翻来翻去,涨得有点难以忍受,赶紧叫她停手。  接着我要二姊也脱掉衣服,我还没看过二姊的身体,尤其想看看二姊的阴户和大姊的有何不同。二姊倒是没有反对,大方的去脱衣裤,我看着二姊一件件地脱掉衣裤,真的很兴奋,把她拉着躺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  我觉得二姊比大姊敏感好多好多,我也没摸多久,二姊已经双眼朦胧了,当我的手伸到二姊的阴唇上时,她几乎是将整个阴部贴向我的手,当我的手指碰到阴核,二姊已经张开嘴气喘不已了。  二姊的阴户真像一个新出笼的馒头,白馥馥的,阴阜上只有几丝不易察觉的嫩毛。我翻开阴唇,映入眼中的是漂亮的鲜红,将一只手指轻轻送入阴道,整个阴道都湿湿黏黏的。我用舌头轻轻舔舐阴核,二姊似乎到了她忍受的范围,大力地喘气,腹部一直扭动,她伸手压住我的手,不让我的手移动,我心生邪念,拉开她的手,不断刺激她的阴核,同时也含着她早已变大的粉红乳头,不断用舌头摩擦。  二姊身体愈扭愈激烈,将大腿交叠着夹紧我的手,不久后,终於抱着我抖了一抖,泄了出来。  接着,我并未徵求二姊的同意,直接就将阴茎插入二姊的阴道中,尽管这不应该发生,二姊却也没有拒绝的反应。插入后,我的阴茎感到好紧、好温暖,而且还有间歇蠕动的感觉,真的非常舒服!我在想∶如果我第一次是插在二姊的阴道中而非大姊的,可能插进去动都不用动就会受不了那感觉而射精了。  我开始想要做抽插动作了,二姊的阴道很紧,还好,二姊真的分泌出很多淫水,我才能顺利推入。我用力顶破了二姊的处女膜,但是二姊除了稍微皱一下眉头外,却还是张着红红的嘴喘气,流着汗,依然很舒服的样子。  我开始在二姊的小中进出抽插,看着二姊恍惚的脸庞,禁不住将舌头伸到她的口中,与她滑润的舌头缠绕,双手则在二姊柔软的躯体上摩擦,二姊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声音很好听,让我有更迫切需要的感觉,我也更努力的想满足她!  我加快速度猛二姊的嫩,而二姊的阴道不断地收缩给我很强的刺激,但我极力忍住酸麻,给予最强力的抽插。就这样狂了约三、四分钟左右,忽然二姊将柔软的乳房贴向我,抱紧我一阵哆嗦,阴道内似乎有一股什么热热的液体泌出,我的龟头一热,再也无法忍受,一抖一抖地喷射出来,而二姊柔软湿滑的阴道壁还紧紧地含住我的阴茎蠕动,紧紧压迫着我的阴茎挤出每一滴精液。  我从来没有如此舒服,射精后整个人都昏昏的,趴在二姊身上动也不能动,阴茎在二姊阴道中好久都还是硬的。在射精后快感通常会很快消失,但完二姊后,我却感觉酸麻感一直留在那里而没有很快散去,真舒服透了!而二姊则歪着头闭着眼睛,张开湿润的小嘴喘气,嘴角甚至流下口水。  我们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好久,我的阴茎才软掉,我将肉棒自二姊的中抽了出来,二姊也起身跪着要帮我清乾净。没想到,她一跪起来,白白的精液和她自己的黏液并和着一点血迹缓缓沿着大腿流下来,我们吓了一跳,怕沾到床单,趁还没流到床上,赶快去浴室洗掉。  二姊没穿上裤子就走去浴室,没想到在去浴室时,刚好大姊念完书也要去浴室,我们看到有人在外面,当场呆在那里。  大姊看着我们,看着裸体的二姊,看着白浊的精液和透明的黏液已经流到小腿了,对我们笑了笑,欠欠身让二姊进浴室清洗,我则赶快回房睡觉了。  (3)  当天晚上我回房间后,一直睡不着,心中有点罪恶感。和姊姊们发生肉体关系我很怕给爸妈知道,但是和姊姊一起摩擦身体和姊姊们的小的感觉真的令我觉得很刺激,而且一想到我们都是同样的血缘,就令我脸颊发热,下面不断涨大。  到了学校上课时,我还会一直想,想摸姊姊光滑的裸体、想揉姊姊柔软的乳房、想在姊姊湿润的阴道中插入我的阴茎、感受那种被紧紧环绕的感觉,想与姊姊缠绕在一起互相亲吻。  我每天回家后,趁着夜深时就会溜进大姊或二姊的卧室,和姊姊们再来一次灵肉交融的结合。我的阴茎近来迅速长大,高昂时足有五寸半左右,龟头径粗一又四分三寸(大姐替我量的),而且因时常性交,持久力也大大的增加,每次交媾时间也自原先的两、三分钟增长至半小时以上,而且可以连来三、四次,在姊姊多次高潮后才射精。  有时我会先和大姊做爱,待她十分满足后,再溜进二姊卧室,享用二姊美少女的肉体,采她的小花心。因为已经射精一次,阴茎敏感度减少,必须抽插很久(有时需一小时多)才会射精泄欲。为了公平起见,有时我会先和二姐性交半小时,然后再去大姐床上,奸淫大姐一个多小时。  虽然被我这样猛力奸淫蹂躏,两位姊姊却从不抱怨反对,反而更加爱我,做爱时都紧紧抱着我,一任我抚摸她们的白嫩均匀的女体,舐弄吸吮乳房和阴户,用各种姿势抽插奸她们的小 .  她们两人的月经期不相同,这倒便宜了我,夜夜都有可,从不间断。但是姊姊们因为怕我射精在她们体内会怀孕,常常都要我在感到要射精时就赶快把阴茎拔出来。  这样做我总觉得很遗憾,后来她们终於答应让我插在她的嘴巴里射精,我觉得刺激更大,因为一方面看着姊姊可爱的俏脸流着汗、张着红红湿湿的小嘴含着我的阴茎,眼睛眨着观看我的反应,我就很兴奋了┅┅一方面我的阴茎在她温暖的口中跳动,而姊姊灵巧的舌头摩擦着我的龟头,每次我都难以忍受不断袭来的酸麻感觉,最后只有深深的将精液射进姊姊的喉咙。  我们发觉这是很好的方式,因为床不会弄脏,而姊姊将我的精液喝下也不用再拿面纸擦,只是她们比较无法享受鸡巴在她们的花心中射精的美感,所以每在她们的月经安全期时,我都会将精液直接射在姊姊的阴道里。看着姊姊朦胧的眼神、张着嘴喘着气、阴道不断收缩吸吮着我的鸡巴,我真快乐极了┅┅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