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小檬](05)[作者:Demon(w1985jc)]

***    ***    ***    ***                 第五章   莫小婉开始了她的口语课程,每天上班朝九晚五,晚上八点上课,她觉得时 间不太合适,就改成了六点半,由于是一对一的VIP课程,所以时间在一定范 围内可以变动,比如,提前半个小时或者后延半个小时。外教Nicholas 很年轻,25岁,185左右的个头,相貌清秀,吐字非常标准清晰,没错,就 像MP3里面的发音一样标准。莫小婉语言天赋不错,从初一开始,英语成绩就 一直名列前茅,大二轻松考过六级,但是像现在这样享受英语,她真的是头一次。 受限于中国的外语教学环境,她的书面能力远远超出听说,或者说听说远落后于 读写,总之就是脱节,高昌则与她相反,常年做外贸生意,接触国外客户,使得 他能说一口相对流利的英语,但是书面能力翻译能力差的远。在外面旅游时,高 昌听她跟当地人交流,虽然不太流利,词汇量也不够,但是发音还不错,于是让 她努力,看看半年时间每周六六小时口语课能不能在半年后,在听说上超过自己。   莫小婉觉得,以这样的环境和师资力量,也许用不了半年就能超过高昌那三 脚猫水平了吧,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工作日的晚饭,由于每天六点半的口语课, 要么下班后上课前在学校周围随便吃点,要么下课到家后八点多自己做点。和高 昌还是一个月四到八次的幽会,日子逐渐平淡下来,她适应了这种生活,有时候 还真觉得自己和他就是一对普通的老夫少妻,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和几个月前的那 场事故。高昌一直都没有告诉她,那天晚上从饭店去了KTV后,他在他的酒中 下了足量的安眠药。   虎年新年来到了,小婉公司年会聚餐,大连分公司总共七十多人,老总包了 一个学校礼堂,每个部门出两个节目,31号下午三点多,各部门分别登台演出, 人事部徐峰和小婉分别登台演唱一首歌。平时只觉这个上司很严格干练,没想到 阳光帅气的外形以外还有一副充满磁性的嗓子,一曲张学友的祝福唱的下面好多 女同事尖叫,更有甚者直接登台献花,小婉突然很羡慕,羡慕徐峰被这么多人喜 欢,更羡慕上台献花的女孩,她可以那么大胆洒脱自然,自己向来不擅表达内心, 现在变得更加自闭,只有在高昌面前才能真心地笑出来。   一波歌舞节目过后,是公司从外面请的艺术团表演,接下来就快轮到莫小婉 登台演出了。年会快结束了,莫小婉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上舞台,今天她穿了一件 白色线衣,化了淡妆,头发比春天时候长了许多,已经披肩,额前留着齐齐都留 海,黑色长裤配黑色休闲鞋子,简约清爽。只是登台,就惊艳了全场。音乐响起 来了,是一首90年的老歌,曲风忧伤的歌配上莫小婉温柔甜美的声音很搭,那 些年纪大一点的70后们好像被带回了90年代,那个亚亚刚刚走红两岸三地红 遍大江两岸的年代,他们是青葱年代:圆圆的,圆圆的,月亮的脸,长长的,长 长的岁月的书签,高高的,高高的,蔚蓝的天,是不是,到了分手都时间……忽 然台下爆发处雷鸣掌声,叫好都,喝彩的,起哄的,现场气氛在年会快结束时被 莫小婉一曲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推向高潮:「我们已走的太远,已没有话题,只好 对你说,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月亮的脸偷偷地在改变……」她 唱的认真深情,台下的同事们则是各种为她倾情,小婉忽然很感动,她努力控制 着自己越来越激动的情绪,依旧平稳地歌唱,忍不住又想到了顾北,眼泪却怎么 都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我爱你莫小婉!」人群中忽然炸出一声表白,一阵 寂静后,接着听见「小婉我爱你!」「我们都爱你!」几个男同事大声喊着为她 叫好,受到鼓励都她,想着越来越远去的顾北和昨天,泪水又一次像因阀门坏掉 而倾泻而出的自来水,湿了她略施粉黛的俏脸,落到舞台的地板上。她仍然努力 控制着情绪,尽最大努力让歌声平稳,最后阶段,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心像刀扎 一样低痛起来,就在她要哽咽痛哭的时候,台下冲上一个小丑,一身醒目的草绿 服装,戴着黄色小丑帽,脚下一双红棉鞋,手戴红手套,面部则是一双黑黑的眼 睛,大红鼻头,红舌头,样子滑稽可爱,音乐在小丑登台冲向小婉的瞬间变成了 陶喆与蔡依林的今天你要嫁给我,出乎了所有人的资料,当然包括莫小婉自己。 其实,计划应该是她唱完后再上小丑,但高昌见她这样子,只好改变计划。小丑 是高昌请来的花店店员,手捧999朵娇颜红玫瑰,单膝跪地,送上鲜花。莫小 婉惊讶的说不出话,拿着麦克风的手捂在嘴上,只有不停流泪。小丑跪了一会, 她没反应,只得站起来,轻轻拥抱了她一下,把999多红玫瑰放在了她怀里, 下台去了,剩下她一个人呆若木鸡以及场下男士们更大的轰鸣声。主持人打破了 这场面:「感谢莫小婉为我们带来的这首孟庭苇的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接下来, 想追求小婉的男士请到后台排队等待。」大伙都被逗笑了,莫小婉捧着一大把红 玫瑰回到座位上,期间不停有女人投来艳羡的目光。   六点多,年会表演结束,人们陆续走出礼堂,去往饭店。莫小婉和初夏正要 往外走,却发现高昌出现在自己眼前,笑着问自己:「小婉,歌唱的很好,我好 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是孟庭苇最火的时代。」莫小婉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有 点惊慌,不敢看他,也不接她的话,头歪向一边,眼睛低垂下来。「小丑的鲜花, 喜欢吗?」原来是他的安排,小婉抬起头,看着这个满目柔情的浪漫男人,说不 出来此刻心里是什么心情,至于是否喜欢,她不置可否。999朵玫瑰,很多女 人一辈子都不会收到吧?她怎么会不喜欢呢?就算不喜欢,也是遗憾送这999 朵玫瑰的不是她最爱的顾北吧?她没有注意到一旁古灵精怪的初夏的浅笑,但是 她介意公司每一个人的目光。莫小婉和初夏都没说话,小婉低着头走开了,初夏 则对高昌甜甜一笑,随小婉往礼堂门口走去。   高昌也参加了他们的晚宴,2009年最后一天,每个人过的都很开心。聚 餐之后,还是他送她回家,与她缠绵温存啪啪啪,但是元旦前夜他不能留下来陪 她,得回家。高昌走后,莫小婉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房子里等待新年钟声敲响的 那一刻。   新年假期,高昌没有陪小婉,想到他跟妻女享受天伦之乐,莫小婉不禁有些 落寞。约初夏,她和男友日程排的满满的,约安素,她早在前天就回家过新年去 了。小婉只好一个人逛街,好在她有足的钱去选购她喜欢的化妆品,时尚女装, 逛累了拎着一大包东西去她喜欢的店,麻辣烫小火锅都有,一个人吃着,热气朦 胧了镜片,摘下眼镜,在这没有归属感的城市里,最寒冷的季节,莫小婉吃着热 气腾腾的涮肉涮串,感到内心无比温暖,这一次终于没有哭,而是发自内心地微 笑起来。   转眼又是春天,与高昌交往已近一年。一个阳光温暖的周六早晨,莫小婉还 在睡觉,门铃响了,平常除了快递再没人会按门铃,小婉揉着惺忪睡眼问:「谁 呀?」门外没有应答,她还是打开了门,一看,时高昌拎着一大包东西站在门外。 「好早咋,你今天过来也不跟人家打招呼?」「给你一个惊喜。」「不怕我不在 家吗?」「所以赶早来了,看看我都卖课啥。」说着,高昌进了门,换了鞋子, 把塑料袋放到餐桌上:虾爬子,螃蟹,鲅鱼,还有一些新鲜蔬菜以及黄蜜樱桃。 「哇~这么多好吃的啊!」小婉双手合十眼睛里散发出吃货特有的光芒。「是不 是得忙碌一上午?不来这么早行吗?」「嗯呢,好多好吃的。」高昌把脸伸到小 婉眼前索吻,小婉不从,高昌只得双手扶肩,直接奔嘴而去,小婉躲闪,高昌追 寻,小婉躲不开或者说不再躲闪,两个人吻在了一起,好一会,高昌停下来,小 婉就把头埋在高昌怀里。「好了,我去给你做大餐。」「要帮厨吗?」小婉抬头 笑着问。「不用,你玩你的就行。」「那我再去睡会了,昨晚睡的好晚,困。」 「去吧宝贝。」说着,在莫小婉额头轻吻一下,小婉就接了一杯水真的回卧室休 息了。   才不到八点,高昌就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洗好虾爬子和螃蟹,撒上盐,放一 边,把鲅鱼开膛破肚,内脏丢到一边,清洗后撒上盐,要裹淀粉发现厨房没有, 再看看还缺什么,一趟出去买了回来,裹上淀粉,鲅鱼下锅油煎,到裹面的鱼皮 变成金黄色,不知是熟了几分,又从锅里夹出来放一边,开始蒸螃蟹。快十点的 时候,小婉终于睡足了起来,闻着厨房的香味就飘了进来:「大叔,好香啊!」 高昌一听她起来了,笑着说:「味道不错吧?螃蟹一会就好了,你没吃早饭可以 先吃两个螃蟹,螃蟹出锅我就给你蒸虾爬子,做鲅鱼。」小婉看着这个高大男人 的忙碌身形,此刻心里满是甜蜜,在这一刻,她是幸福的,她忘了他给过她的痛 苦,她也不去想和他无法拥有的未来,她多想从身后抱住他,告诉他,她爱他, 但她生性内向腼腆,被动,甚至是逆来顺受,让她主动表白心情表达爱,爱做好 一个小m都难。   螃蟹出锅了,高昌挑了一个最大的,帮小婉揭盖:「看,这只多肥,这蟹黄! 给!」说着,放到盘子里递给小婉,小婉用一只蟹钳挖了一下盖子里的黄,聚在 了一起,却递给高昌:「你吃吧,忙了一上午,饿了吧,我刚起床,不饿。」高 昌没想到小婉会把他剥好的螃蟹盖再送还回来,看着她含笑的明亮双眼,没有拒 绝,接过来吃了下去。「嗯,味道很不错,你把那几只用盘盖一下,我这就做虾 爬子和鲅鱼。」   小婉退出厨房,打开电视机,洗了一些樱桃,拿进去送了几颗到高昌嘴里, 然后回到客厅边看电视边吃起来。   十点四十,饭菜全部上桌,韭菜炖的鲅鱼,蒸好的螃蟹和虾爬子,一盘蔬菜 沙拉。相处近一年,莫小婉从不称呼高昌,不叫老公,不叫大叔,不叫哥哥,也 不叫名字,向来都是直接说话,高昌也喜欢她这样,既然不知道如何称呼,那干 脆就不要称呼。「我们两个人吃饭,用的着这么丰盛吗?」「吃不了吗?没关系, 慢慢吃。」高昌挑了一块鱼肚,又挑了一块鱼背,一起夹到小婉的碗里:「以前 啊,我觉得背部的肉最好吃,后来我又觉得肚子上的肉最好吃,现在,我也不知 道我更爱哪块了。」小婉开心地吃着鱼,一会,两只被剥光背壳的虾爬子放到她 面前:「给。」小婉的眼睛里充满了只有曾经和顾北在一起时在有的光芒:「不 用吧大叔!人家自己会动手的!」这是她第一次给他称呼,不是直接说话。话虽 然这么说,可她还是忍不住笑,笑的非常甜美,那是曾经只属于一个人,是高昌 第一次看见的甜美。她笑的越甜,他越开心:「吃吧,我再给你剥。」小婉已经 笑的像一朵向日葵一样,怎么都合不拢嘴:「那,大叔,我吃啦?」她突然淘气 起来,他从不曾见过如此古灵精怪的她,心猛烈一颤,对她一年的好,给她工作 和生活上的帮助,终于真正获得她的原谅,俘获她的心了吗?「吃吧,你开心的 样子,比我自己吃虾爬子的味道更好。」小婉一直在笑,又深情低看了他一眼后, 低头吃他为她剥好的虾爬子肉。这顿午饭两个人都吃的很饱,很幸福很满足,饭 后,小婉让高昌休息一会,她把碗筷碟勺都收进厨房洗刷收拾起来。   高昌走进来,从后面抱住她,去咬她的耳朵,小婉刷着碗被他一弄,娇嗔到: 「别闹,讨厌,没看人家在刷碗吗?」「你刷你的,我弄我的。」说着,动作放 肆起来,右手从小婉上衣下沿伸进来,摸着她光溜的腹部往胸脯游移上来:「又 不出门,戴它干什么。」说着,单手把小婉的胸罩掀开,抓住右侧嫩乳揉捏起来。 这迅速的一串动作让刷碗的小婉猝不及防,禁不住轻哼了几声,就倒在高昌怀里: 「不……不要……等人家刷完碗的……」「完了再刷。」说着,大长舌头伸出口 中往莫小婉嘴上亲去,小婉见拗不过他,就停了手上的活,侧头与他唇舌交缠起 来……   一个公主抱,二人到了已经缠绵过几百次的双人床上,一通狂乱舌吻,小婉 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高昌见状,起身脱掉自己的衣物,并且要小婉自己脱掉自己 的衣服。小婉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脱掉了衣裤,突然看到窗帘还没拉上,春 日正午的阳光照进房间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可是他们现在要做的事,不得不挡一 下窗外的风景了:「你把窗帘拉一下。」只剩内衣内裤的小婉红着脸蛋对高昌说。 「不用,没人看得见,看见更好。」高昌已经光着屁股,鸡巴往前挺着说。「你 不拉我就不脱了。」小婉坐在床沿嘟着嘴嗔怪说。高昌笑着去拉好窗帘,小婉才 伸手到后背,解开背扣,摘下肩带,脱下文胸,接着轻抬翘臀把内裤退到大腿处, 然后抬脚脱下,两个人就都一丝不挂了。   高昌站在窗台边上欣赏着莫小婉的裸体,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当然他只是 以一个臭流氓的角度去欣赏这件除了胸略小外几乎没有瑕疵的「艺术品」,小婉 则主动躺到床上,柔情似水地看着他,说了一句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上来 吧。」只仨字,听的这流氓心花怒放,与她缠绵几百次,如此言语神情,如此情 景还是头一遭,他淫笑着上了床来到和她一样的位置上,肘部撑着床面,盯着她 带笑的眼睛说:「小婉,我爱你。」莫小婉不说话,依旧微笑,她的笑容纯净阳 光,看不出一丝忧伤,这一刻她确实是幸福快乐没有忧伤的,这一刻她的世界只 有她和高昌,没有顾北,没有高昌妻女,没有其他所有人,没有一切,她听着他 实际上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表白,开心地点头说:「我知道。」「那你爱我吗?一 年来,从不曾听你说爱我。」流氓也玩深情,简直是侮辱深情,就像在冰激凌上 搅了一坨屎,混在了一起,好不好吃你说呢?但是小婉觉的味道好极了。莫小婉 听着他的问话,依旧嫣然轻笑点头回应。「小婉,我不要你这样回应我,我要你 告诉我,你爱我。」莫小婉明亮的双眼一刻都没有他放着狼光的狗眼,真挚的凝 望着他,认真地告诉他:「我爱你。」高昌的心像被散弹枪爆开了一样爽,鸡巴 也随之更大更硬,肘部外移压低,嘴巴压到她嘴上,舌吻着,胸膛也贴上了她娇 柔滑嫩的白皙乳房……   一样的前奏,之前他都想过要舔她的那里,也试着要求过甚至做过,但是每 一次她都拒绝,如果硬来她就会身体发抖,甚至哭。而这一次,高昌觉得她会接 受,于是又一次顺着她的乳房亲吻到了肚脐,接着就是小腹,果然,与希望不同 的是,小婉这次没有发抖,没有反抗,而是用一双玉手温柔地抱住了这只狗头, 高昌兴奋不已,这是第一次在她醒着的时候这么玩,舌头终于触碰到了他早已垂 涎的芳泽地,令他惊喜的是,她不但同意了口交,身体还诚实地流了很多水,以 前做爱,很多时候他甚至需要润滑油白得意插入,而这次他还没做太多,她就已 经一塌糊涂,舌头触碰到尚且娇嫩的肉瓣,莫小婉一个激灵,不是以往害怕的颤 抖,是刺激舒服地激灵,高昌像舔食到了世间最难得的美味一样,一下,两下, 三下,从两片竖唇的下边到上头,如此反复,小婉舒服的不行,她才知道,自己 一直以来都抗拒的口交,被口交,原来如此舒服,舒服的她不停抓紧高昌的狗头, 口中也发出哼哼嗯嗯的娇啼,这是高昌从未听过的娇喘,不只是在莫小婉身上没 听过,在它操过的任何女人身上都没听过,夜莺黄鹂的嗓音与他的小婉此刻的婉 转娇啼比又算得了什么?舔够了外面,狗日的舌头又往里面探进来,脸深深地埋 在小婉的芳泽处,使劲往里巩,猪巩白菜那样用力地巩,巩,巩,然后舌头也伸 进了她的阴唇里面,探索到了阴道口里面一点的地方,莫小婉的娇吟已经变成了 尖叫,声声传进高昌耳朵,更加刺激了他的性欲,舔的下面的女人舒服的双手从 她头上拿来抓紧了床单,头用力地歪向一侧紧紧咬着牙关皱着眉头,看那样子, 好像只是口交就已经让她到了一会,他终于舔够了,从她腿间爬起来,往上挪了 挪身子,鸡巴凑到混合着爱液与口水的娇柔处,拿住茎身,龟头抵着湿滑的外阴 蹭了几下,就挤了进去,那种紧致的温柔包围,一如既往的痛快酣畅!有了足够 的前戏,小婉也更好地进去了做爱的状态,从娇啼到尖叫再到现在的柔声喘息, 她经历了三种状态,无疑,如今嫩嫩的鲜肉穴儿被硬挺的大鸡巴塞满且抽插个不 停的感觉才最舒爽!正因为最舒爽,她的呻吟声也变得柔和唯美,让人听起来觉 的这才是真正地享受~操了几十下,高昌重新吻住了小婉的嘴,她丝毫不介意他 刚刚舔过她的下体,两个人痴缠地吻到一起,她主动搂住他的后背,从来没有这 么紧……   几分钟后,高昌抽了出来,小婉的快感中断了,这是她第一次埋怨他为什么 停下来,只见他坏笑着说:「我累了,你到上面来。」说着,就让小婉起来,自 己躺在了她刚刚躺着挨操的位置。「可是,我不会呢。」小婉一听要采取那么羞 耻的姿势,脸刷地红到脖子。「不会可以学,总有第一次,不学永远都不会,宝 贝,这回该我对你说那三个字了。」「嗯?哪三个字?」「上来吧。」高昌学着 小婉刚刚的语气说到。小婉的脸又一次滚烫,低垂着眼睛娇声说:「讨厌。」但 还是按照他的意思,缓缓岔开双腿,跨坐到了男人的上面,往正确的位置挪动着, 高昌右手捋直鸡巴,左手去捉小婉右手来握自己的龟头,她不肯,他坚持,她的 玉手触摸到了那滚烫的丑东西,接着就是对准自己湿湿的穴儿入口,「对,坐下 来就可以了。」高昌说着,左手去摸她的翘臀,鼓励她下坐,小婉轻轻把屁股往 下压,那张竖着的红润小嘴就吞噬了整个龟头,此时高昌右手离开自己的鸡巴, 摸上她右半个臀瓣,一左一右抱着她翘翘光滑的小屁股往下压,小婉也顺势下坐, 终于坐课下来,她的小屁股压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的鸡巴被她那张竖着的小嘴完 全吞入腹中——「嗯!~~」这声呻吟,听上去非常舒服,非常满足~   高昌躺着看她羞涩又爽快的样子,觉的特别舒服,他扶着她的屁股,带动她 上下移动,让阴道壁上的小鲜肉主动摩擦鸡巴,让她为主导,让两个人舒服。带 着她上下动了十几下后,高昌松开了手,小婉就按照刚才的动作和频率保持着上 下移动,眼睛看着下方,不敢接触高昌的眼神不敢看向他的脸,虽然跟生疏,但 是他看得到,感觉得到她很努力,他伸手去握她的手,分别紧扣十指,他们看上 去真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在做爱的时候都看得到爱情的痕迹,那么甜蜜,那么 幸福……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