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配种:黄种少年们和白种丝袜熟女们-番外](蒙古小王子与俄罗斯大公夫人狂热交配)(01)[作者:liyuehua]

***    ***    ***    ***   1335年的蒙古金帐,狼烟漫天。精锐蒙古骑兵各个穿着软甲,手持弯刀, 腰系弓箭,骑在壮实的矮种马上,表情庄严肃穆,看着台上伟岸的窝阔台大汗。   「蒙古的勇士们!成吉思汗的子孙们!长生天祝福的雄鹰、猎狗们!我们的 时代到来了!」窝阔台大汗拔出腰间的弯刀,指向苍天。   台下群情激动。   「十年前,蒙古勇士速不台将军和哲别将军扫荡了钦察,十年后,我们的子 弟要再次血洗钦察,扫荡斡罗思(蒙古人嘴中的俄罗斯)、勃烈儿(蒙古人嘴中 的波兰)、马扎儿(蒙古人嘴中的匈牙利),抢占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粮食, 强奸他们的妇女!」窝阔台声震寰宇。   「噢!」台下的将士更加亢奋了。   「此次战斗,将交与伟大的勇士术赤大汗的儿子,勇敢的拔都,」   此刻,身披大红战袍的拔都上台,萨满祭祀献上马奶酒,「拔都,有没有信 心!」「窝阔台父汗,我一定带领我们草原的勇士,让这些软弱的绵羊倒在我们 的铁蹄下!」窝阔台和拔都将马奶酒一饮而尽。   台下第一排是拔都同辈兄弟合旦、哲别,第二排则是拔都的儿子,长子撒里 达,次子,也就是我们本篇小说的主人公,乌刺黒赤。   乌刺黒赤今年12岁,比哥哥、14岁的撒里达要矮小很多,但是却非常精 干,射箭、骑马和砍杀的能力已经超过撒里达了,在一个月前他也刚刚结婚,和 一个贵族妹子。乌刺黒赤天生是床上高手,经历了第一次和妻子圆房时非常正常 的惨败后,就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永动机式的做爱,他的妻子总是被他干的受 不了,昏头大睡,而我们的小王子乌刺黒赤却还精神抖擞呢。   这次集结大会,最让乌刺黒赤刺激的,还是窝阔台大汗的那句话:「强奸他 们的妇女!」早在八年前哲别和速不台征讨钦察之后,他们就从当地掳掠了一批 白种女人回蒙古,当这些身材高大、金发碧眼、浑身如练、高鼻深目、胸大臀宽 腿长的女人站在矮小的黄种蒙古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这群白 种女人穿的一种贴身衣物,遮盖住整条腿和屁股,滑腻无比,被这群白种女人称 为「丝桃情(stocking)」,有肉色的,有黑色的,更是让这群白种女 人的大屁股大长腿像抹了油一样,怎么摸都摸不够。   当时的乌刺黒赤还只是个5岁的男孩,一群白种女人被圈在台上,大汗按照 将军和士兵的功劳分发这些白种女人,一个个黄种人战士在被大汗肯定、分到一 个白种女人之后的那种狂热的表情,以及扑倒台上上下其手对白种女人进行抚摸, 伸出那喝酒吃肉多年变的污浊不堪的舌头,在那像马奶酒一样的脸蛋上狂舔,最 后抱着裹着「丝桃情」的大长腿下台,这血脉喷张的场面让乌刺黒赤第一次勃起 …   …   「别发呆了,准备出发了。」哥哥撒里达看乌刺黒赤面无表情的盯着台上, 立马提醒了他。   「噢,走,出发!」乌刺黒赤也拔出腰刀,驾着战马,向西挺进。   「这次一定要有战功,好让我也能分一个白种女人来交配!」他心里想。    *********************************************************   行军两年,最终大军抵达钦察,并在伏尔加河畔大败俄罗斯联军,拔都在速 不台的协助下势如破竹,终于击破了俄罗斯的前线大门,整个俄罗斯就在蒙古骑 兵面前展现了出来。   当时的俄罗斯是斯拉夫人种,正统的金发碧眼的高加索人种,也就是白种人, 但是没有统一的王,只有几个大公共同统治,最大的大公是基辅大公,还有莫斯 科大公、符拉基米尔大公等等。   拔都决定,分兵攻打几个大公,他的弟弟达旦带领撒里达、乌刺黒赤两位王 子攻打莫斯科大公康斯坦丁。   浩浩荡荡的蒙古骑兵开始挺进莫斯科。   莫斯科大公康斯坦丁是个废物,胆小怕事,虽然长了两米的身高,但是不会 打仗,反而他的妻子叶莲娜康斯坦丁是个强大的女战士,180身高的叶莲娜能 够拿起最重的盾牌,挥舞巨大的重剑,虽然是个女强人,但是叶莲娜却长的惊为 天人,精致的五官,比一般人还要挺的鼻梁,一头像日出一样的波浪金发,眼睛 又大又有层次感,蓝的让人吃惊,她的胸非常巨大,在战场上甚至可以用来打击 敌人的头部,屁股更是巨大无比,她的又一个绝招就是用屁股狠狠地坐敌人,两 条长达1米多的腿又粗又直,在战场上紧紧夹住敌人的腰,可以直接夹断。   今年37岁的她一直是莫斯科战斗的桥头堡,让敌人闻风丧胆。但是,她却 有一个非常大的遗憾,虽然康斯坦丁公爵有两米的身高,但是鸡巴却软绵绵的没 劲,一来二回虽然依靠自己强大的生育能力也给康斯坦丁生了几个孩子,但是真 心无法解决自己的性欲。这不,开战之前有了这一幕。   「好吃!好吃!」男人的舔弄声不断传来。   莫斯科城的石头城堡上,一个高大伟岸的女人,身披长袍,穿着战甲,腿上 漏出的肉包裹了一层「丝桃情」,一双白色的战靴让她更加威风凛凛,她一只脚 踩在城堡的窗户上,观察着窗外伏尔加河畔的敌情,蒙古军队已经驻扎在沿岸了, 她就是叶莲娜康斯坦丁。   而她脚下,康斯坦丁大公光着身子,趴在地上,像疯了一样舔着叶莲娜的靴 子和丝腿。   「我要上战场了,你滚开!」叶莲娜说。   「再给我足交一次吧,求求你了。」康斯坦丁一脸小狗的样子。   「快点!」叶莲娜一脸厌恶,这个没用的男人,插进去就射精,还要什么足 交。   康斯坦丁赶快平摊在地面上,叶莲娜用靴子在他鸡巴上踩着,没想到刚踩上, 大公就一阵激动射了出来,也没射多少。   「恶心!」叶莲娜把鞋底的精液擦在康斯坦丁的脸上,拿着巨剑和巨盾,扬 长而去,留下那个独自开心的废物大公。    **********************************************************   而河对岸,刚刚吃完烤肉、喝完马奶酒的蒙古士兵,开始分批睡下了,但是 我们的乌刺黒赤小王子却睡不着。看着床上的妻子,刚才仅仅被干了一次就下体 红肿干涩,倒在床上睡着了,真心没意思。   他离开大帐,看着对面的城堡,那是莫斯科大公的城堡,听说大公夫人是个 极品美女,极品白种美女!   思绪回到五年前,一天晚上喝马奶酒太多了,他出去小解,在草丛中听到了 嗯嗯啊啊的声音,好奇的他走近草丛,看到了让自己吃惊的一幕。   在乱草丛生中,一片草地被压平了,只见自己的父汗拔都,正抱着一个白种 女人疯狂交配,两人面对面抱在一起,舌头纠缠在一起,下体紧紧连在一起,快 速地向对方挺动,两人激情四射,居然在草地上一遍操逼一边打滚,好不快活。 这个白种女人乌刺黒赤认识,是分给自己父汗的俄罗斯女人,年纪比父汗大10 岁,已经四十了,但是却得到了拔都的宠爱,在刚开始得到她的时候,拔都甚至 有时长达一个月不出大帐和她做爱,后来自己的正房忍无可忍,通过窝阔台大汗 出手,把这个女人关了起来,没想到拔都私自把她放了出来。   只见这个女人居然还穿了一条黑色的「丝桃情」,上半身白皙,下半身性感, 怎么能不让拔都疯狂到了极点。   两人月下操逼操了一晚上,操完抱着亲嘴,亲好了再操,小乌刺黒赤看着看 着,居然用手搓揉起了鸡巴,然后和自己父汗一起射精,只不过拔都射在白种女 人的体内,小乌刺黒赤射在草丛里……   第一次勃起,第一次射精,小乌刺黒赤都给了白种女人。想着想着他也睡眼 惺忪了,明天还要战斗呢。虽然只有15岁,身高也只有160,但是小王子乌 刺黒赤已经是绝对的主力了,连达旦叔父和撒里达兄长也不是他的对手,第二天 的主将对决,可能将是小乌刺黒赤对上叶莲娜公爵夫人了。   「还不休息?」撒里达兄长走出大帐说。   「嗯,兄长,睡不着。」   「哈哈,是不是房事不顺?」撒里达问。   「兄长见笑了。」   「正常,我这个弟弟天赋异禀啊,不过你放心,对面的城堡里都是白种女人, 你会找到自己心仪的女人的。」撒里达指着对面说。   「多谢兄长!」乌刺黒赤激动地看着对岸。    **********************************************************   第二天清晨,两军在伏尔加河摆开阵势。   叶莲娜一马当先,身穿一身白色的盔甲,腿上套着黑色的「丝桃情」,拿着 盾和剑,打开头上的重甲护面,站在河畔。   而这边,达旦带着两个王子也从军中出阵。   「你们,这些野蛮的人,怎么敢来侵犯我大莫斯科公国。」叶莲娜大喊。   「哈哈,原来是个女人,你不怕被强奸吗?」合旦说,军队哈哈大笑,经过 长期征战,军队都学会了俄罗斯语。   「你敢来,我就割掉你的鸡巴!」叶莲娜也毫不避讳,俄罗斯军队也大笑。   「不要嚣张,你等着!」合旦气愤地说,一个女人居然也这么嚣张,「开战!」   蒙古人连珠箭射向了对岸,而俄罗斯军则拿起大盾牌阻挡,趁着剑雨,蒙古 骑兵开始渡河,马儿飞奔下水,很快就到了对岸,远距离攻防战立即变成了肉搏 战。   由于蒙古骑兵机动性好,所以各种迂回,各种连珠箭,很快莫斯科的军队就 像其他地方的俄罗斯军队一样不行了。   但是,还有一个战士没有屈服,她就是莫斯科最后的堡垒,公爵夫人叶莲娜。 只见她180的身高在身高普遍在170以下的蒙古战士面前就像一座山,加上 那匹高头大马,长160的巨盾,长两米的长剑,简直是压倒性的优势。   「我来!」王兄撒里达冲了过去,连珠箭射出,结果全部打在了巨盾上,巨 盾上已经射的像刺猬一样,但是叶莲娜举着它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紧接着叶莲娜 快马冲了过去,巨剑落下,撒里达赶忙弃马,一匹上好的蒙古马被叶莲娜劈成了 两半。   「都退下!」合旦叔父冲了过去,举起蒙古弯刀,而叶莲娜也举起巨剑,剑 和刀硬碰硬,那把千锤百炼的蒙古弯刀直接被击碎了,合旦跌落马下,叶莲娜举 起巨剑,准备裁决达旦。   「看箭!」乌刺黒赤射出连珠箭,叶莲娜赶忙用巨盾阻挡,但是她没想到乌 刺黒赤的连珠箭不是一般的三连珠,而是五连珠,在她撤开巨盾的时候居然还有 一支箭一下子射穿了她夸下白马的头,白马直接倒地,叶莲娜也被颠下马。   她站起来正准备重振旗鼓,乌刺黒赤的马已到身前,马蹄抬起,朝叶莲娜重 重砸下,叶莲娜用巨盾阻挡,但是力道实在是太大了,她向后倒了过去,巨盾也 丢开了。   「哈哈,我看你还嚣张!还不赶快投降!」乌刺黒赤用箭指着叶莲娜。叶莲 娜站了起来,一个人举着重剑被围在中间,袍子破了,「丝桃情」也破了,漏出 雪白的肉,乌刺黒赤看着居然硬了!   「这个女人不能死啊,这么性感?是错觉吗?」由于儿时看自己父亲操白种 女人,那个白种女人是一个熟女,而且身高相比自己高很多,乌刺黒赤也越发喜 欢高个子熟女,而眼前这个女人,不正是集白种人、高大、熟女为一身吗?   「投降了,投降了!」这时,莫斯科城楼上突然亮起了白旗,康斯坦丁公爵 打开城门,跪在地上乞降,军队也纷纷没了斗志,丢下武器投降。   「愚蠢!」叶莲娜也终于丢下了重剑,一群蒙古士兵冲上去把她绑了。    *********************************************************   蒙古军进驻了莫斯科,在城堡的大厅内,合旦坐在正中央,撒里达和乌刺黒 赤分别坐在两旁。   「带上来!」达旦说。   几个士兵推着康斯坦丁大公以及叶莲娜公爵夫人进入了大厅。   「跪下!」士兵喊。   只见康斯坦丁大公立刻跪在了地上,而叶莲娜则怎么都不跪,只见她头发披 散着,铠甲还穿在身上,被紧紧绑着,腿上的黑色「丝桃情」已经残破不堪了, 白色的战靴也脏兮兮的,但是她还是一脸豪情地站在那里。乌刺黒赤从叶莲娜走 近大厅开始就在盯着她看,鸡巴爆硬,口水都流下来了。   几个士兵弄了半天,也没能让她跪在地上。   「算了!」达旦说。   此刻,各个将军都站在大厅两侧,只见合旦缓缓站起来。   「终于,斡罗思的四大公国我们已经灭掉一个了,大家满饮此杯!」   「好!」   大家当着康斯坦丁大公的面庆祝胜利,这是多么大的屈辱啊。   「今天我必须说一下我们的小英雄,草原上未来的雄鹰,乌刺黒赤王子!没 有他,我和撒里达如今也回长生天了!敬他一杯!」达旦看着乌刺黒赤说。   「谢叔父,我会继续努力的!」乌刺黒赤说。   大家喝了一杯。   「好了,我想分配财物就从乌刺黒赤开始吧,说说吧,你想要什么,什么都 可以。」达旦说。   「谢叔父,按我蒙古历来规矩,破城立功最大的可以得到最大的奖赏,我想 要的有两个。」乌刺黒赤跪下说。   「但说无妨!」   「第一,我想要这个城堡。」   「哈哈,有眼光,这个城堡易守难攻,好,就给你了!」   「第二……有个不情之请……」乌刺黒赤站了起来,一脸不好意思。   「说吧!」达旦微笑着说。   只见乌刺黒赤走下了座位,来到大厅中央,看着叶莲娜,眼里充满了淫欲, 叶莲娜那微息的鼻梁,那有一丝晶莹的嘴唇,那「丝桃情」包裹的大粗腿,风华 绝代的大金色头发,关键是那像一座山一样的身高,真是让乌刺黒赤已经忘记了 一切,他双目喷火,让叶莲娜也吓得颤抖起来,但是越是颤抖,越是有一种梨花 带雨的感觉,越是让乌刺黒赤鸡巴爆硬。   而大家也不解地看着他走向叶莲娜,难道是要手刃叶莲娜?大家根本不会想 到对叶莲娜有淫欲这件事,虽然大家刚见到叶莲娜的时候也都非常喜欢她,但是 看到她那挥舞巨盾和重剑的姿态,就吓破胆了。连合旦也搞不清楚了。   「我要她!我要让公爵夫人做我的女人,我要娶公爵夫人为正房!   「乌刺黒赤一把抱住叶莲娜的大屁股。   「啊!」四座皆惊呼!   「额……王侄啊,第一你目前不是有正房了吗?第二,这个女人已经是这么 大年纪了,第三,这个可是一个女战士啊。」合旦也蒙了。   叶莲娜开始也蒙了,但是立马反应过来,开始剧烈反抗,但是乌刺黒赤一下 子抱住了她的双腿,用自己的腿缠住了叶莲娜的腿,一边用手抚摸着「丝桃情」 那柔顺的质感,一边用硬挺的鸡巴拱着叶莲娜的战靴,上半身被绑住的她完全无 法挣脱。   「叔父,这就是侄儿最心仪的女人,侄儿从五岁的时候就期盼能拥有一个我 自己的白种女人,侄儿十岁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娶一个白种女人,而我现在 的妻子我们房事不顺利,根本无法生孩子,还请叔父成全!」乌刺黒赤一脸坚定 地说。   「这……」达旦一时拿不定主意。   「叔父,就成全了乌刺黒赤吧,连我也对他目前的状况担忧啊。」   撒里达说。   「不要!我一介公爵夫人,怎么可能嫁给这个小鬼!我死也不嫁!   你这个混蛋,你投降了,老娘也遭罪!「叶莲娜想冲过去打康斯坦丁大公, 但是被乌刺黒赤死死抱着腿。   「哈哈,想想也挺刺激啊,好好羞辱一下康斯坦丁。就这样吧,我把这个战 利品叶莲娜公爵夫人,送给你了,我的王侄!」达旦说。   于是,当天下午,战斗的狂欢变成了婚礼!    *********************************************************   只见一个马车带着乌刺黒赤和叶莲娜开往伏尔加河对面的大帐,准备按照蒙 古的习俗办一场婚礼。   「马上你就要嫁给我了,开心吗?」乌刺黒赤说。   「你给我滚!你个混蛋,想都别想!」叶莲娜手脚都被绑住了,为了防止她 反抗。   「哈哈,你现在还有什么能反抗的吗?」乌刺黒赤在叶莲娜油滑的腿上抚摸 着,自从两人上了车,乌刺黒赤的手就没有离开叶莲娜的丝腿,梦想了那么多年, 终于今天摸了个够。   「宝贝,你们斡罗思人为什么喜欢穿这个什么『丝桃情』?」乌刺黒赤一脸 淫笑地问。   「想穿就穿。」叶莲娜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鬼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哈哈,我觉得是为了勾引我们黄种人。」   「放屁!因为我们这里冷,穿上这个暖和!」叶莲娜听到他的解释,非常气 愤。   「哈哈,那我用鸡巴在你的『丝桃情』上摩擦,你是不是更暖和哈哈!」叶 莲娜听到这个蒙古王子居然如此低俗下贱,满脸羞红,竟然说不出话来。   车子很快就到了大帐。   「哈哈,我们蒙古人的习俗,车子绕帐篷三圈,就算正式结婚了。   「乌刺黒赤解释道。   「我不接受!我们没有这种习俗。」   「那由不得你哈哈!」   此时,乌刺黒赤的原配已经被从大帐里清理出来了,毕竟小女生不懂事,竟 然昏过去了。   承载着蒙古小王子和俄罗斯公爵夫人的马车很快绕行了三圈。然后车子停在 大帐门口,门口烧了两大堆火,按照蒙古的习俗,只要新娘子和新郎穿过两堆火 就算正式结为夫妻了。但是叶莲娜是不会自己走的,那怎么办?   「太厉害了!」   「王子乌刺黒赤太厉害了!」   「她那么高!」   「放开我!」叶莲娜惊呼。   只见乌刺黒赤将叶莲娜抗在肩上,像扛着一只被打死的熊,冲过了两堆火。   只听到萨满祭祀站在门口说:「我宣布,乌刺黒赤和叶莲娜,正式结为夫妻!」 随后,乌刺黒赤将叶莲娜往大帐里一丢,门紧紧锁好,门外开始准备宴会了,但 是宴会之前,大家都会等待两人的第一次圆房。   「我不会承认的,要不是我那个不争气的丈夫,我不会输的!」叶莲娜倒在 大帐里,竟然流出了眼泪。   「哈哈!好啊!」乌刺黒赤冲了过去,把她的战甲脱掉,衣服撕开,只剩下 腿上的黑色「丝桃情」,就像当年见到拔都父汗干的那个白种女人一样。   「我给你个机会,我给你松绑,你要是能打败我,你就自由了,我要是赢了, 你就安心做我的老婆。」乌刺黒赤说。   「好!」   「你要是直接跑了,外面可使有很多弓箭手的。」   「我不会那么丢人的!」叶莲娜说。   于是乌刺黒赤给叶莲娜解开了绳子,叶莲娜一下子站了起来,头部居然马上 就要到大帐顶端了,足见她有多么巨大。   而乌刺黒赤居然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鸡巴硬挺在那里,十分伟岸,但是身 体却瘦小瘦小的,160的身高在叶莲娜面前就是一个孩子。   「来吧!」乌刺黒赤说。   叶莲娜冲了过去,她准备用自己的三大绝招,乳扫、臀压、腿夹,这三招在 近身肉搏中屡试不爽。   首先,她挺起胸脯猛的摔向了乌刺黒赤,一般敌人都会被打的眼冒金星,结 果我们的少年英雄乌刺黒赤一侧身,一口叼住了叶莲娜的乳头,吃了起来。   「啊!」叶莲娜胸口一阵爽快,居然跪了下来,她一看乌刺黒赤居然在吃她 的奶,十分愤怒,立刻挣脱了他。   「变态!」   「哈哈,再来啊!」   叶莲娜冲了过去,突然一转身,将自己巨大的屁股坐了下去,一般敌人都会 被直接坐死的,但是乌刺黒赤不慌不忙,在屁股临近自己的时候,居然伸出舌头, 一口舔住了叶莲娜的骚逼!   「不要!」骚逼传来一阵狂爽,叶莲娜没有力气做下去了,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恶心。」叶莲娜气坏了,两招都没用了,刚才还被乌刺黒赤 撕开了裆部,骚逼直接暴漏在空气里了,淫水居然开始流下来,腿上沾上了淫水。   「哈哈,再来!」   叶莲娜气急败坏冲了过去,双腿张开,准备一下子夹住乌刺黒赤的腰夹死他, 很多人骨头都被夹断了,直接惨死。但是乌刺黒赤居然调整了自己的鸡巴,在叶 莲娜双腿夹过来的时候突然插在了她的骚逼里,叶莲娜双腿一夹,直接把乌刺黒 赤夹向了自己的骚逼,然后狠狠地把乌刺黒赤的鸡巴深插在自己的骚逼中。   「啊!」叶莲娜高喊。   「哦!」乌刺黒赤低吼。   两人的较量,以乌刺黒赤完胜,两人开始连体为结束!   原本叶莲娜的骚逼是非常宽阔的,一方面是白种女人的骚逼本来就宽阔,另 一方面叶莲娜180的身高,着实让她的骚逼非常宽阔,但是,乌刺黒赤也不是 等闲之辈,所有营养都长在鸡巴上了,加上跨人种强制勃起,一下子让两人的生 殖器连接达到了最佳状态!叶莲娜终于在37岁的时候,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大鸡 巴!而乌刺黒赤也有幸在15岁的时候就得尝极品白种女人!   只见在大帐中央,一个成熟女人两腿紧紧夹着一个小男孩,两人满脸冒汗, 紧皱眉头,嘴角流涎,浑身颤抖,黄种小男孩和白种女人的皮肤虽然没有黑人对 比那么强烈,但是也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人种的差异,只见白种熟女的高鼻梁对着 黄种小男孩的塌鼻梁,白种熟女的深眼窝对着黄种小男孩的平眼窝,白种熟女的 双眼皮对着黄种男孩的单眼皮,一身洁白的美肉包裹着黄色的精瘦肉,像一个可 口的大肉包子一样。   「真是太爽了!」两人不约而同地说。   乌刺黒赤突然趴在了叶莲娜的身上,头埋在她的巨乳中,双手扣在她的肩部, 而叶莲娜也立刻紧紧抱着乌刺黒赤的头,然后乌刺黒赤的大鸡巴就开始猛烈地狂 操叶莲娜的骚逼了,叶莲娜的双腿也助力乌刺黒赤,顿时淫水四溅,操逼声不断, 刚才还是对手的两人,马上成了水乳交融的夫妻。   只见乌刺黒赤的鸡巴一抬一放,叶莲娜的双腿配合着他的节奏,而上面乌刺 黒赤对着叶莲娜的巨乳不停啃咬,两点的刺激让叶莲娜高声浪叫起来。   由于乌刺黒赤操的太猛了,叶莲娜即使有180的身高,还是挡不住蒙古小 王子的猛操,身体被操的不断移动,不断移动,从大帐中间居然移动到了大帐的 边上!   于是叶莲娜双手撑着大帐的柱子,这下找到了依靠,再也不会被操跑了,于 是乌刺黒赤更加疯狂地操动起了叶莲娜,这样,两人的生殖器更加紧密的结合起 来,而叶莲娜此时也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太爽了!被黄种男人操太爽了,我爱黄种男人,我爱黄种男人,我爱黄种 男人……」她不断重复这句话,由于叫的太大声了,整个军营的人都能听到了。   「这么狠!小王子可以啊!」   「白种女人都这么喜欢黄种男人吗?」   「哈哈,莫斯科城不是有一城的白种女人吗?冲过去干她们啊!」   「对对对,干死白种女人!」   一群战士居然不管可能随时都会开始宴会,擅自冲到了莫斯科城中!   「我也爱白种女人!」被叶莲娜的浪叫感染的乌刺黒赤也太起头来高喊,两 人隔着叶莲娜的巨乳,喊了起来。   「我爱黄种男人!!!」   「我爱白种女人!!!」   乌刺黒赤双手用力摸着叶莲娜的大屁股,那滑腻的「丝桃情」就是催情剂, 让他更加疯狂的操着叶莲娜的骚逼,而他的鸡巴又把动力传给了她。   隔着巨乳,塌鼻梁对高鼻梁,平眼窝对深眼窝,单眼皮对双眼皮,黄皮肤对 白皮肤,两人一边交配,一边在无伦的对话。   「你的鼻梁真高,是不是鼻梁高的女人都逼骚?」乌刺黒赤说。   「那是不是塌鼻梁的男人鸡巴大?」叶莲娜说。   「你的深眼窝是为了生孩子吗?」乌刺黒赤说。   「那你的平眼窝是不是为了让我受孕!」叶莲娜说。   「你的双眼皮真性感,刺激死了!」乌刺黒赤说。   「你的单眼皮真丑,但也很刺激!」叶莲娜说。   「你吃过包子吗?中原人的包子。白色的皮裹着黄色的肉馅」乌刺黒赤问。   「没有,但是我吃过三明治!也是白色的皮裹着黄色的鸡蛋!」叶莲娜说。   此刻,我们的黄种小王子深陷在白种公爵夫人的身体里,真像肉馅包子,还 像鸡蛋三明治!这就是黄种男人和白种女人做爱的特有姿势:大肉包子(鸡蛋三 明治)!   「不行了,要射精了,我射精去好不好!」乌刺黒赤问。   「射吧,一定要射在我骚逼里面,射到里面,让我受孕!」叶莲娜说。   「让我们跨种族杂交吧,好不好!」   「杂交受孕!!!」   「我爱白种女人,哦!」   「我爱黄种男人,啊!」   乌刺黒赤的精液喷涌而出,几大波精液喷进了叶莲娜的骚逼中,而叶莲娜用 力紧紧夹着他的腰,恨不得让他的精液全部灌满自己的子宫!   十大波精液射进去后,两人身体松弛了下来,精疲力尽地抱在一起!   而此时,蒙古士兵已经冲进莫斯科,凡事姿色好看的白种女人全部掳掠了出 来,带到大营,很多士兵已经来不及了,也不管什么军工啊,什么地位啊,扒了 裤子就开始狂操。而此时,大帐里居然又传出了呼喊。   「我爱白种女人!」   「我爱黄种男人!」   就像春天的号角一样,大家群情激愤,都把跨人种强制勃起的鸡巴插在了白 种女人的骚逼中狂热交配起来!   天渐渐黑了,操逼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了,很多蒙古士兵都已经几大泡精液 射过,抱着白种女人那柔软、喷香、白嫩的身体睡下了。   而大帐里,决战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只见叶莲娜跪趴在地上,高高撅着自 己的屁股,为了刺激她居然又再次穿上了战靴,而身后,乌刺黒赤抱着她的屁股 继续狂操,由于叶莲娜太高了,屁股撅起来乌刺黒赤站着就可以舒服地操到她的 骚逼,这样的姿势更加省力,让两人能够更加放开手脚狂操。   此刻,两人已经接近身体崩溃的边缘,乌刺黒赤还在低声喊着:「我爱白种 女人。」而被操的口吐白沫的叶莲娜只剩下嘴里的:「我爱黄种男人」了。   叶莲娜180巨大的身体就像一个被扒了皮的大香蕉,而身后160的小个 乌刺黒赤就像扒皮香蕉后面剩下的黄色的瓣,于是这个姿势又被称为扒皮香蕉!   终于,在狂操四个小时、射精五次、高潮十次之后,乌刺黒赤终于将最后一 泡精液射了出来,迎接着叶莲娜的高潮,两人再次攀上肉欲的顶点。   高潮后,两人喝了一些奶茶养养精神。叶莲娜侧卧在大帐的睡垫上,乌刺黒 赤躺在她怀里,和她温柔地亲嘴,少年憋在身体里的所有精力都释放在了熟女的 体内,而熟女所有贮藏的情欲都被少年燃烧殆尽了,只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大个白 种熟女穿着黑色「丝桃情」,脚上是白色的战靴,抱着一个小小的裸体黄种少年, 你可以想象半天前他们还在以命相搏吗?   「亲爱的,你嫁给我开心吗?」乌刺黒赤问,这时的他多像个纯情少年啊。   「开心,开心死了,开心的都口吐白沫了。」叶莲娜看到这个英勇的小战士, 这个能干的男人,怎么会不动情?   「那明天我们按照你们的礼仪再结一次婚好不好?」   「好啊,不过这边的程序走完了吗?」   「就剩宴会了哈哈,走,让你尝尝!」   「我穿上衣服。」   「不用!」乌刺黒赤拉着半裸的叶莲娜走出大帐。   大帐前,一群蒙古士兵抱着自己的白种俄罗斯妇女,有的居然还没有交配完 毕,蒙古士兵几乎都是裸体,而俄罗斯妇女则基本上都是半裸,穿着「丝桃情」。   「喔!我们的小战士来了!」合旦叔父也抱了一个白种女人站了起来,这个 女人也比他高一头,而叶莲娜的战靴由于有高跟,更显得高耸了。   「叔父,兄长呢?」   「不用管他,他带着两个斡罗思美女回去了。让我们开始宴会吧!」   大火烤肉,马奶酒喝起,大家围着篝火跳舞,尽情交配,尽情吃肉,尽情喝 酒,通宵达旦!   第二天,在莫斯科的教堂里,一个黄种少年,牵着一个白种熟女,走向了婚 姻的殿堂。   之后,拔都可汗征服了整个俄罗斯,同时打入了波兰、匈牙利,最后成立了 「金帐汗国」,虽然实行各个公国自治,但是还是向各个公国派遣了督查,乌刺 黒赤就是莫斯科公国的督查,每天和康斯坦丁公爵的原配老婆交配,对康斯坦丁 呼来唤去。   拔都去世后,撒里达即位,但是撒里达只当了三天的大汗就病逝了。最重乌 刺黒赤即位「金帐汗国」大汗,而叶莲娜也从之前一个小小的公爵夫人变成了帝 国的皇后,最终乌刺黒赤和叶莲娜生下了7个孩子,两人也在幸福和性福中同时 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金帐汗国」统治俄罗斯的400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黄种人 和白种人的杂交,而乌刺黒赤和叶莲娜的故事,也被誉为是这段民族混交的经典 载入史册,成为明野贵族学校东西方文化史课程中的经典案例,刺激着明野的黄 种男学生脱下裤子用自己跨人种强制勃起的鸡巴和学校的白种熟女教师的丝袜下 体尽情交配!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