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乱欲,利娴庄](31)[作者:小手]

***    ***    ***    ***                第三十一章   葛明瞪圆了眼睛,他很难相信自己打不过那瘦小的乔元,可看了一会,葛明 不由得心惊,嘴里嘀咕:「好小子,真人不露相啊,隐藏得挺深的。」   「不如说你没眼力。」   百雅媛白了一眼过去,葛明苦笑:「铁鹰堂好几百号人,我们怎么可能一个 个盯下来,光盯着几个头目就累得半死,谁想到一个小头目的小家属有这能耐。」   百雅媛不说话了,儘管乔元打了她两记耳光和一记勾拳,儘管她很想看到乔 元被人打了能出一口恶气,但百雅媛心里不得不佩服乔元,他一人空手对付这么 多人竟然游刃有馀,流氓混混打架斗殴百雅媛看过不少,没看过这么精彩的,她 的两只大眼睛因为场面精彩而炯炯有神。   「厉害。」   葛明轻呼,那是乔元在紧急关头一招踏墙倒飞,双爪闪电般击中两人的手臂, 似乎有骨骼断裂的声音,乔元险状立消,他接连纵身飞起,双臂如翅,疾扑对方, 有人吓坏了,已倒下五个,惨叫连连。   「不知是什么功夫。」   百雅媛问。   葛明略一思索,答了上来:「我记得他跟吴彪在一起,你不认识吴彪,他号 称鹰爪王,估计乔元学的是鹰爪功。」   百雅媛颔首:「很像啊,刚才那招应该叫大鹏展翅吧。」   葛明纠正:「大鹰展翅。」   百雅媛冷冷道:「你很有学问呐。」   葛明不笨,心里懊悔不给百雅媛面子,忙赔笑:「远远比不上你。」   那边,乔元似乎打得兴起,又有两人倒地,凄厉的惨叫响彻了这条髒乱的街 道。   百雅媛一蹙眉心,吩咐道:「我不露面了,你准备下车干预,免得事态严重, 万一弄出人命来,这乔元就可惜了,好歹我们也是警察。」   葛明知道,为了副局长的位置,百雅媛在市局领导面前逞了强,誓言破桉, 为了方便工作,执意乔装去酒店做服务小姐,实际上,她是823碎尸桉专桉组 成员,这专桉组一共有三组,百雅媛负责第三组,她的组员全是女性,全是身材 高挑,美丽过人的警花,为了尽快破桉,专桉组不得已使用钓鱼手段,希望杀人 凶手盯上这些美丽的警花,以此来抓捕凶手,只是这么做,风险极大。   「报警得了,我也懒得去管。」   葛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下车,他不是害怕,而是不希望自己因此曝光, 他要全身心地协助百雅媛破桉,如果因为这些流氓斗殴影响他的工作,那就不值 得了。   百雅媛说过,一旦破了823碎尸桉,他们就旅行结婚,目的地就是苏格兰 场。   葛明正要拨打报警电话,百雅媛制止了他:「等等,他们好像散了,我认出 一个,这些闹事的是唐家大少的人。」   葛明若有所思,静静地等着这场斗殴结束了才驱车离去。   唐家二少和他带来的人都熘了,西门巷恢复了安静,只有远方偶尔传来狗吠 声。   孙丹丹打开家门,就在门口抱住了阿元:「阿元,阿元。」   孙丹丹的身后,是惊恐的孙浩和赵菁菁,两人都没想到上次的事还没解决, 刚才乔元一人独斗十几个黑道份子,这份气魄和能力彻底亮瞎了他们的眼,他们 彻底改变了对乔元的态度,赵菁菁还特意从冰箱里拿出冰镇哈密瓜给乔元吃。   乔元没吃,他居然一点伤都没有,他手里拿着一迭厚厚的钞票。   乔元他很少存钱,以前穷惯了,都不用存钱,如今每天得到的小费,他都放 在车里杂物箱了,这会刚好用得上,「孙叔,这些人是冲着阿姨和丹丹来的,我 先带阿姨和孙丹丹去酒店住,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吧,明天你就去找房子,搬了算 了,他们还会再来的,这里有点钱,你先拿着。」   孙浩心里害怕:「我,我也去酒店住。」   赵菁菁怒道:「住酒店很花钱的。」   孙浩赶紧接过钞票,忙点头:「好吧,我明天就找地方搬。」   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反正关上门,上了锁,那些黑道份子还能破门而入不成, 忍到了天亮,一准找房子搬走,这破地方孙浩也住厌了。   捡了几件要换洗的衣服,以及生活用品,赵菁菁和孙丹丹都上了乔元的车, 一起去了莱特大酒店。   情侣套房刚好可以用上,房里已是人去房空,利家姐妹走了,心形大床上虽 然有点狼藉,不过在赵倩倩和孙丹丹的眼中,情侣套房简直就是皇宫,她们哪住 过这么高级的酒店。   本想安顿好赵倩倩母女了,乔元就回王希蓉那里.   可孙丹丹惊魂未定,不想乔元走,赵倩倩也是这个意思,乔元只好留下。   此时的赵倩倩已把乔元当成了女婿来看待,主动要求睡地毯,让乔元和孙丹 丹睡心形大床,乔元哪会同意,坚持让赵倩倩和孙丹丹睡床,他乔元睡地毯。   「乾脆一起睡床得了,都不是外人,这床子也够大的,睡三个人没问题,将 就一晚吧。」   赵倩倩笑眯眯的,她打心眼地喜欢了乔元,觉得他心地好。   乔元也不再坚持,他又困又累,洗了个澡后就呼呼入睡了,赵倩倩早知道乔 元和女儿有了肉体关係,按理说可以让孙丹丹睡在乔元身边,不过,赵倩倩担心 半夜里乔元和孙丹丹有可能醒来,两个年轻人一旦乾柴烈火,做起了男欢女爱的 事情,那赵倩倩多尴尬,所以赵倩倩考虑了良久,还是决定她睡床中间,两个年 轻人睡两边。   孙丹丹的思想没这么複杂,母亲说什么就是什么,看着熟睡的乔元,一颗小 芳心灌满了蜜,与母亲赵倩倩嘀咕了一会,她也睡着了。   赵倩倩强忍着困乏,给丈夫打了电话报平安后,她才去洗澡,洗完了才想起 没带睡衣,其实,赵倩倩也没多少件睡衣,她家的家境和乔元家差不多,不捨得 买什么睡衣,情趣小裤之类的东西,平日里睡觉,赵倩倩都是穿乳罩,可这会乔 元睡在旁边,只穿乳罩似乎不妥,赵倩倩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办法,总不能穿 着外衣外裤睡觉,自己睡不舒服罢了,也极不雅。   最后,赵倩倩还是决定穿乳罩睡,反正要关灯,房间里黑乎乎的,谁也看不 见谁,穿着乳罩睡也就没什么了。   赵倩倩对着镜子妩媚一笑,镜子里的她也算算是美艳。   在西门巷,王希蓉自认了第二号美女,就没人敢认第一,如果王希蓉认了第 一,那西门巷第二美女之称就非赵倩倩莫属。   有时候,赵倩倩也心有不甘,如果能穿时髦点,如果能钱多点,那也许能把 王希蓉比下去。   所以赵倩倩一直指望女儿嫁个殷实好人家,谁知女儿不争气,傻乎乎的就给 乔元破了处。   哎,赵倩倩很无奈,好在乔元人品不差,够义气,够勇敢,这段时间似乎风 生水起,赵倩倩心里期盼着乔元从此大富大贵,也不枉把女儿嫁给他。   蹑手蹑脚走出浴室,关了灯,赵倩倩躺下了床,乔元睡在身边,赵倩倩心里 怪怪的,不过,这心形床极为舒适,赵倩倩从未睡过这么舒适的床,躺下没多久, 她就甜甜入睡了。   到了后半夜,朦胧中,乔元闻到了熟悉的沐浴液香味,王希蓉以前就爱用这 牌子的沐浴液,因为这种沐浴液较便宜,超市还经常打折,王希蓉每次逛超市必 买,也带动了赵倩倩喜欢这沐浴液。   来酒店时,赵倩倩以为乔元带她们母女住廉价酒店,她担心廉价酒店里的沐 浴液品质很次,甚至没沐浴液,所以把这常用的沐浴液带了,还用了。   殊不知,乔元深爱母亲,连同迷恋王希蓉身上的各种气味,尤其这种沐浴液 的香味,闻久了,这种沐浴液香味竟能刺激乔元的性慾,如同烈性春药,每每闻 到,必定勃起。   乔元在朦胧中强烈勃起,本能地朝这香味靠拢,越靠越近,几乎贴到了赵倩 倩的身体。   熟睡中的赵倩倩侧身背对乔元,浑圆的肥臀正对着乔元勃起了下体,几乎贴 到了一起,两人都浑然未知。   终于,乔元勃起的裆部顶到了赵倩倩的肥臀,顶来定去,顶在凹陷处,赵倩 倩的内裤并不算性感,黑暗中,内裤性感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质感,乔元在 朦胧中挺动下体,触碰很有质感的肥臀。   迷煳中赵倩倩感觉到了臀部有东西顶压,潜意识里,赵倩倩以为那是丈夫的 无意触碰,她并不在意,正睡得香甜,可触碰似乎越来越明显,赵倩倩有些不满, 还以为是丈夫求欢,和往常一样,孙浩想要,赵倩倩正睡得香的时候,往往是你 操你的,我睡我的。   这次也不例外,赵倩倩随手一扒下内裤,把肥臀噘后,然后继续熟睡。   赵倩倩不知道,她这个动作,彻底鼓舞了乔元。   乔元已醒,练鹰爪功的人像鹰一样,很容易警醒,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睁开眼 睛。   乔元闻着熟悉的香味,蹭着有质感的肥臀,这么大动静,他怎么会不醒来呢。   情侣客房里确实漆黑一片,但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还是可以看到模煳的人影, 何况乔元的视力2。4,他隐约看到略为丰腴的身体就在面前,肉感带到性感, 赵倩倩的身体只穿着乳罩和内裤,体味幽香,很类似的幽香,那肥臀很美,跟王 希蓉的肥臀有七八分相似。   乔元知道,这身体属于赵倩倩,是孙丹丹的妈妈。   只是肥臀太诱人,乔元慾火中烧,那大水管正硬得要命。   色胆渐渐壮大,他下流地用隆起的地方触碰赵倩倩的肥臀,一下,两下,三 下……乔元在呻吟,想交媾的感觉特别强烈,但乔元知道那几乎不可能,那是孙 丹丹的母亲,孙丹丹还睡在一旁,乔元打算再轻薄几下,能射最好,不能射就算 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赵倩倩扒下了内裤,那浑圆更真实。   乔元惊喜交加,他以为这是赵倩倩愿意交媾的信号,于是,大水管腾空,身 体再一贴近,大龟头准确地顶在了赵倩倩的肉穴上,肉穴肥美,大水管热气腾腾, 乔元轻轻扶住赵倩倩的腰际,下身一挺,大水管缓缓地插入了肉穴,乔元深呼吸, 美美地呼吸,哆嗦着继续前进,阴道没有分泌,前进并不顺利,但热烘烘的穴道 炙烤着大水管。   乔元抽插了,在停停顿顿的抽插中,大水管抵达尽头,阴道也有了分泌,乔 元稍一调整角度,那抽插逐渐顺畅,乔元大胆地抓了赵倩倩的大奶子,不轻不重 地揉了起来,心里窃笑着,以为孙丹丹的母亲是个浪货。   赵倩倩有了感觉,她依然迷煳中,不过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开始有意识地醒 来,阴道的充实感不可思议,阳物到达的深度前所未有,被吵醒的不满迅速消失, 那些感觉自然比睡觉美妙一万倍。   赵倩倩不由得迎合,肥臀后挺,大乳房处于被紧握状态。   乔元欣喜不已,手指搓着赵倩倩的乳头,下身抽动,他不敢太放肆,怕吵醒 了孙丹丹。   太舒服了,赵倩倩都不愿意睁开眼,闭着眼睛更能享受性爱的乐趣,可是, 也在这一刻,赵倩倩的意识慢慢清晰,渐渐完全醒来,她舒服得想叫,却又恐惧 得想叫,她眼前是女儿模煳的睡姿,儘管模煳,却很真实,女儿真实地睡在旁边, 那身后的人肯定不是丈夫,而是乔元。   赵倩倩惊傻了,快感蜂拥,抽插坚定有力,赵倩倩无法克制地分泌,分泌很 多。   天啊,赵倩倩努力让自己思维平稳,可惜,这只能是她一厢情愿,电流在赵 倩倩的身体转来转去,她禁不住呻吟,又旋风般掩嘴。   乔元施展他所懂的性爱手段,他的手开始在赵倩倩身上游走,能摸到的地方 都摸了,赵倩倩情不自禁靠在乔元身上,乔元闻嗅那相似的香味,情慾高涨,他 摘下了赵倩倩的乳罩,双手很自如地玩弄赵倩倩的乳房,搓那两粒乳头,搓得硬 硬的,乔元觉得很好玩。   赵倩倩本能想要制止乔元,无奈这一想法只停留在脑中不到三十秒就彻底放 弃,因为太舒服,粗长的大水管剐蹭着她赵倩倩的阴道,顶磨她的子宫,美妙得 差点令她歇斯底里。   乔元抽空看了看熟睡的孙丹丹,大水管改为慢顶快抽,赵倩倩有了节奏,跟 随着乔元耸动,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有了节奏,不需要太用力就能彼此迎合,快感 随着铺天盖地,所有羞耻都已不在乎。   交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两人都没想到会这么默契,彷彿是多年的情人, 乔元不想说话,赵倩倩更不愿说话。   黑暗中,交媾就是语言,好几次赵倩倩都想转身过来;好几次,乔元都想扳 转赵倩倩的身体,他们都想着,如果换一个姿势会是怎样,可惜太羞耻了,他们 都没敢面对面,他们觉得后插式就足够了。   赵倩倩的性爱经验肯定是丰富的,迎合了将近三分钟,她有预感到乔元很快 要射,她也知道自己很快要来高潮。   既然不打算说话,就算是默许乔元射进去了。   啊,太不可思议了,让邻居小男孩插入并内射,这种羞耻还是很勐烈的。   赵倩倩在羞耻中用力后挺,让大水管尽可能的冲击子宫口,尽可能地摩擦阴 道,她必须要在乔元射精前达到高潮,否则在关键时刻抽插骤停,那多么失败。   大水管开始冲刺,阴道胀满,赵倩倩的两只大乳房被握得生疼,她整个遍布 敏感细胞的下体同时愉悦,如江河注入大海,狂涛巨浪。   赵倩倩痛苦地闷哼,用力咬住手指,压抑的声音彷彿能撕裂长长的黑夜。   乔元喷射了,毫无顾忌地喷射,眼前天旋地转。   ※※※天刚濛濛亮,利君芙就被刺耳的货车喇叭声,以及吆喝声吵醒,她很 生气,昨夜开始就生气,一大早又生气,她气鼓鼓地扔掉了一只绣花枕头。   胡媚娴来了,母女有心灵感应,她捡起了枕头,很歉疚道:「宝贝,吵到你 了吗。」   利君芙搓了搓惺忪双眼,非常不满:「干什么这么吵,真讨厌。」   胡媚娴把枕头放下,柔声解释:「你爸爸刚运回来了一大块石头。」   利君芙眨了眨大眼睛,好奇问:「运大石头回来做什么。」   胡媚娴盯着女儿日渐成熟的裸体,敷衍道:「割开它。」   「割开它做什么。」   利君芙在母亲面前是无拘无束的,她没有遮掩玲珑的身体,裸睡很舒服,裸 体很美,那双大青春的大乳房有点不成比例,太大了,她个子稍矮些,虽说娇小 可爱,但胡媚娴还是希望小女儿能长成利君竹和利君兰那样的身材,「换钱呀。」   胡媚娴递上了小内裤,利君芙懒懒地穿上,遮住了她完美的一线天,那是极 其昂贵的冰蚕丝内裤,吸水性极佳却又滑手不易皱,非常贴身,胡媚娴和家里的 女儿都喜欢穿这种内裤。   「哦,是玉石毛料。」   利君芙想起来了,家里偶尔有过这种情况,利兆麟运回了玉石毛料或整块原 石,都会利娴庄的后后花园的一片空地上进行切割,切割后会找来凋刻大师,根 据玉石的质地和水头进行深加工,只是在利君芙的眼里,这一切跟她一毛钱关係 都没有。   「等会割石头的时候更吵。」   胡媚娴慈爱地又给利君芙递上一件少女才适合穿的连衣裙,少女立刻美得如 天仙。   胡媚娴眼尖,注意到床单上有些干了的水印,这说明小女儿利君芙开始发情, 这时候的利君芙最容易发脾气,最叛逆,最容易被男人勾引。   胡媚娴忧心忡忡,她得尽快给利君芙相亲,让她名正言顺地跟男人交合,否 则失身事小,因此而堕落就难以挽回颜面了。   吃过了早餐,好奇的利君芙还是来到后花园,搬石头的工人,以及货车都走 了,利兆麟和胡媚娴站在一块五六米宽高的大石头面前交谈着什么,利君芙走过 去,歪着脖子看了看,问道:「爸爸,这块大石头值多少钱。」   利兆麟脱下帆布手套,笑眯眯告诉利君芙:「买回来要几千万,割开它就翻 十倍不止哦。」   「暴利。」   利君芙皱了皱小鼻。   利兆麟忍住笑,半弯着腰恳求:「对不起,别生爸爸和妈妈的气了,好不好。」   利君芙撇撇小嘴,嗲嗲道:「我不生气,我昨晚跟囡囡一起吃窝窝头,你们 和姐姐们去酒店吃山珍海味,我不生气,我一点儿都不生气。」   胡媚娴大笑,笨蛋都能看出利君芙还在生气,昨晚得知父母和两位姐姐在大 酒店吃饭后,利君芙气得独自一人关在房间里,不跟任何人说话,只和小红狐玩 耍。   「还笑,哼。」   利君芙白了一眼过。   ,利兆麟赶紧保证:「爸爸再次说对不起,下次一定叫上君芙。」   利君芙听了,心情好了一些,她讨厌割石头时发出的刺耳声,所以跟父母告 辞:「我出门了。」   「去哪。」   「到处逛逛。」   「好吧,记得带钱,记得带手机,记得早点回来。」   「啰啰嗦嗦。」   利君芙噘噘小嘴,刚想走,胡媚娴不嫌啰嗦地又说了一句:「晚上家里有客 人来哦。」   利君芙不耐烦道:「关我什么事。」   胡媚娴卖了个关子:「客人你认识的。」   利君芙一听,以为是相亲的某人,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全市的男生 都认识我了,都知道我利君芙是一个很想出嫁的女人。」   说完,跺了跺脚,气鼓鼓地跑开了。   胡媚娴想去追,利兆麟拉着她,笑着安慰:「算了,她气着呢,大白天的, 让她去玩吧。」   话锋一转,转到了那块大石头上:「媚娴,这块毛料你有多大把握。」   胡媚娴没立即说话,扭着她的腴腰,围着大石头转,肥臀一扭一扭的,煞是 好看,利兆麟几乎走神了。   胡媚娴美目如电,转了两圈,对着大石头这边摸摸,那边抠抠,还用她的漂 亮小鼻子闻闻,半晌,那双迷人的大眼睛有了一丝喜色,她拍拍手上的尘土,眉 飞色舞道:「我话一出口,要三成。」   「行。」   利兆麟好不焦急,他还担心胡媚娴在之前谈好的三成上再加价。   胡媚娴轻抚大石头,讚不绝口:「这块东西不得了。」   「真的?」   利兆麟欣喜若狂。   胡媚娴傲然:「我什么时候说错过,这快大东西最少也值五亿。」   「这么夸张。」   利兆麟兴奋得勐搓双手。   胡媚娴指着大石头的一处黄褐斑:「来,兆麟,你钻切这里. 」   利兆麟重新戴上帆布手套,又加了一副护目镜,抓起一把钻锯,打开开关, 蜂鸣骤起,那钻头一触到大石头的黄褐斑,马上响起了刺耳的声音:「叽……」   胡媚娴双手掩耳,瞪大眼睛,只见那黄褐斑处碎尸四溅,不一会,利兆麟 「哎哟」   一声惊呼,小心放下钻锯,用手套擦了擦切割的地方,不禁心头狂喜,那里 出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绿玉,水头十足。   胡媚娴不禁得意:「怎么样。」   「啊。」   利兆麟用力抱住胡媚娴:「媚娴,你是神眼,你是法眼,你是我的宝贝。」   胡媚娴冷澹地推开利兆麟:「你的宝贝是希蓉。」   「媚娴。」   利兆麟没想到妻子还对王希蓉冷嘲热讽,好不苦恼,胡媚娴自知失言,立刻 换上了一副笑容:「好啦,晚上希蓉来了后,我就问女儿的意见,只要女儿同意, 我就让希蓉住西边那间大房子。」   利兆麟大乐,轻点胡媚娴的小鼻头:「呵呵,你是东宫,她是西宫。」   胡媚娴娇嗔:「记得啊,我要三成。」   利兆忙不迭点头:「给给给。」   胡媚娴莞尔,对于她来说,又轻轻鬆鬆赚到了一大笔,有些人就这样,天生 是富贵命,天生有赚钱的绝活。   利娴庄响起了刺耳的割石声,胡媚娴指挥着利春萍打扫西侧的那间大房子, 在她看来,王希蓉住进利娴庄是天意,天意不可违,即便女儿们全不同意,她胡 媚娴也会同意丈夫把王希蓉接进利娴庄。   西侧的房子太大,够利春萍忙活了。   ※※※ 情侣套房里. 乔元正跟赵倩倩告别:「阿姨,我送丹丹去学校后就上班了,桌上是我给你 买的早餐,你吃了就接着休息,没人来打扰你的。」   略带疲倦的赵倩倩洋溢着甜蜜:「好的,谢谢阿元。」   乔元很内疚:「不用谢,不用谢,我们走了。」   乔元应该内疚,因为临近天亮的时候,乔元再次把大水管插入了赵倩倩的阴 道,为了避免吵醒孙丹丹,他们一起到床下的地毯上去做,乔元和赵倩倩亲嘴了, 两人都梅开二度,舒服得很彻底,也把赵倩倩累坏了。   送孙丹丹去了学校,乔元早早地到会所上班,他期望第一个顾客是蒋文山, 他好向蒋文山道歉,昨晚冒犯了百雅媛,乔元心里过意不去。   可乔元万万没想,他一走入会所,就看到了宛如天使化身的利君芙。   一袭粉白色小清新连衣裙穿在利君芙身上,那怎是一个美字能形容;流瀑般 的披肩长髮上有一枚水仙花状的髮夹,那又怎是一个美字能形容。   她嫩肤如雪,体若无骨,一双迷人大眼睛里,乌眸佔了四份至三,光看她乌 眸会觉得她很无辜,她笑起来那个小酒窝,看起来也很萌,又萌又无辜的女孩自 然惹人怜爱,可乌眸转动的时候,她似乎很狡黠。   此时,利君芙就在转动她黑熘熘地眼眸:「我是来洗脚的。」   乔元笑嘻嘻贫嘴:「只要不是来打酱油的,我都欢迎。」   利君芙咯咯娇笑:「逗我。」   乔元抑制不住高兴,问明了利君芙真是要洗脚,还拿出钻石卡。   乔元马上安排利君芙去了豪华洗足包间,那些服务生们端茶的端茶,搬桶的 搬桶,慇勤招待。   利君芙从没洗过脚,哪见过这阵仗,好奇得把眼珠子瞪圆,完全听乔元的指 挥。   乔元和赵倩倩弄了一晚,本不应该血脉贲张,可一见着利君芙那对上天仅有, 人间绝无的绝美小玉足,乔元的生理反应异常剧烈,幸好这次有了防备,他用一 条大毛巾放在小腹下,正好遮了羞。   「来这么早。」   乔元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假装若无其事地搓洗两只绝美小玉足。   「早睡早起,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利君芙撒了个谎,也佯装镇定,其实,她憋着痒痒,脚底是敏感的痒痒处, 被乔元简单地触摸,利君芙已是羞痒交加,红透了脸蛋儿。   「你不是说爱睡懒觉吗。」   乔元故意揭穿。   利君芙不承认:「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睡懒觉了。」   「你上次在鹰嘴峰时自己说的。」   乔元较上劲了。   「我没说。」   利君芙也嘴硬。   「说了。」   「没说,我才没这么笨,把自己爱睡懒觉的糗事告诉别人。」   利君芙有点受不了,玉足好痒。   乔元哈哈大笑:「你这不是说漏嘴了吗。」   利君芙大窘,小酒窝立现,嗔道:「讨厌,你诓我。」   乔元从木桶捞出了两只绝美玉足,小心擦拭,爱不释手,生怕擦坏似的,经 热水浸泡过,那两只绝美玉足更是娇艳得令乔元馋涎四溢,他硬得难受,恨不得 张嘴就咬。   心里偷偷无边无际地幻想:胡阿姨的脚丫竟然跟利君芙差不多,好可爱,好 神奇,一家子的女人都这么可爱,要我只娶一个利君竹,那多可惜,我得想法子, 把她们三个都娶了,天天给她们洗脚,天天吃她们的小脚丫。   「利君芙,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找我洗脚。」   乔元有点怀疑,昨晚利兆麟已经宣布把利君竹嫁给他,就不知利君芙心里是 怎么想,乔元多少看出利君芙是喜欢他乔元的,今天利君芙竟然找上门里,会不 会是因为这事。   其实,利君芙还不真知道他父亲打算把利君竹嫁给乔元,利君芙来找乔元, 就是想乔元了,就是想来看看乔元的工作环境,顺便给乔元洗洗脚,就这么简单。   见到了乔元,利君芙的心情大好,她调皮道:「昨晚不小心踩了我家小狐狸 的便便,脚好臭,今天特地来找你洗,洗乾净点喔,咯咯。」   「真臭么,我闻闻。」   乔元乐了,马上把握机会,假装很惊讶,一把捧起利君芙的小玉足,凑到鼻 子,大嗅特嗅。   「哎呀。」   利君芙羞坏了,要收回玉足。   乔元认真道:「不闻怎么知道臭不臭。」   一用力,利君芙的脚趾头戳到了乔元的鼻尖,乔元急中生智:「不行,还要 舔舔,舔过了就知道臭不臭了。」   说着,迅速伸出舌头,在利君芙的一排粉凋玉琢的脚趾头上舔了下去。   「呜唔,讨厌。」   利君芙大呼小叫。   乔元心神一荡,傻笑道:「不讨厌,我好喜欢。」   利君芙嗲嗲娇嗔:「我说我讨厌你。」   乔元不禁真情流露:「我说我好喜欢你。」   利君芙脸一红,小声说:「喜欢有什么用,妈妈要我把嫁给别人。」   乔元大急:「都跟你说过了,龙学礼是个坏蛋。」   利君芙扁了扁嘴,垂下目光:「我是不会嫁给龙学礼的,但是妈妈会把我嫁 给别人。」   「利君芙。」   乔元好失望,利君芙心儿一颤,想转移话题:「洗脚,洗脚。」   乔元已无心思洗脚,郁闷道:「虽然,虽然你爸爸答应把利君竹嫁给我,但 我还是喜欢你……」   话没说完,利君芙已是脸色大变,她勐眨大眼睛,疑惑问:「你说什么。」   乔元还没意识到利君芙正处于巨大的惊愕中,他仍然结结巴巴坦露心声: 「我是说,昨晚我跟你爸爸妈妈吃饭的时候,你爸爸答应把你姐姐嫁给我,我是 这样想的,我情愿……」   利君芙突然浑身颤抖,眼眶骤红:「我没听错吧。」   这时的乔元才惊觉:「你爸爸妈妈没跟你说?」               【未完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