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郝叔和他的女人](续十二)[作者:雨敲竹叶123]

***    ***    ***    ***   一天,周五下午,李萱诗没有在家出去有事,何坤陪同,何晓月到医药公司 购买东西,保姆做完饭老家有事请假一天。郝萱放学回来,匆匆吃过晚饭,就要 去左京庄园找左静她们一起学习、一起玩乐。郝萱来到卧室,特意挑了一套学生 短裙。   站在镜子前,好好打量着自己:眼神清澈透明又无辜动人,任谁也不敢伤害, 小巧的琼鼻,娇嫩的唇似花瓣,若珍珠,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品尝一下她的甜美 滋味,肌肤如雪,弯月般柳眉更添优雅气质;两边的白皙藕臂上带着卡通可爱的 手链,头上的一个马尾辫使她更有了一份活泼灵动,青春气息悄然散发。   正在郝萱全神贯注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知何时门被别人悄然打开。镜中出 现了另外两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近,郝萱看到镜中突然多了两个头,吓了一跳,猛 回首,发现是郝思高、郝思远兄弟俩正呆呆的盯着自己,有点生气:「你们两个 这是干什么?鬼来鬼去的能把人给吓死。」这俩兄弟虽然是郝萱的亲弟弟,但是 由于和郝萱长期不在一起,没有那种血缘之亲的感觉,此时他们就像在看一个陌 生的清纯萝莉。郝思高咽了一下口水:「姐姐,你这打扮的花枝招展,那么晚了, 干什么去?」郝萱无奈的哭笑道:「这是学生装好不好。我去什么地方,还用你 管。」郝思远插话:「是不是去左京孽种那里?」郝萱撅起嘴:「你们怎么那么 敌视他,好歹他也是咱们的哥哥。晚上,我是去他那里,是和静静他们约好去看 电影。」郝思高冷笑道:「哼,穿那么漂亮,我看是勾引左京那孽种吧。既然如 此,不如也成全我们。」边说边向郝思远使眼色。郝萱怒道:「我是你们亲姐姐, 你们不能做那乱伦的事。」郝思高嘿嘿笑道:「要怪就怪咱们老爹和老哥。小天 哥哥可以和妈妈,为什么我们不可以?」郝萱看看时间,必须尽量拖延:「你们 这样是犯法的,知不知道?」郝思远:「嘿嘿,违法吗?听小天哥哥说,法律管 不着我们啊,大不了被带回家教育一顿。妈妈那么宠爱我们,怎么教育啊?」郝 萱花容失色,不禁后退一步,转动着一双大眼睛,想着其他的办法。可是这两家 伙淫虫上脑,再加上郝萱对左京好过他们,产生一肚子的醋意和怨恨,不管那三 七二一,一上一下抱起郝萱就扔到床上「姐姐的皮肤好滑嫩啊,我们会好好爱护 你」。一声悲鸣的尖叫声,穿透玻璃……   此时,李萱诗受到邀请,正在咖啡馆,与那个外国青年谈论一些情。只见那 个外国青年,嘴里叼着雪茄,手里拿了一个合同,递给李萱诗过目。吐出一口烟, 像「一缕青烟」若有若无:「李总,我很乐意,也很诚信跟你合作。你有你的优 势,我有我的资源,强强联手。这样以来,对你我都有莫大的好处,既有经济上 不菲的报酬,还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回报。」   李萱诗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青年人,未知可否。   这个青年人继续打消她的疑虑:「你不用担心我的诚意。实话实话吧,我只 要兰馨怡,若不是左京横刀夺爱,她早已是我的妻子。至于其他,不论是钱财, 还是你的儿子,我都可以帮你。」   李萱诗呵呵笑了几声:「合同开的条件倒是很诱人。可是你并不懂我,且不 说京儿如何,兰馨怡自身也是不菲的财富,我又岂是那种唯利是图之人,那般自 私自利。恐怕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说着,把合同推了过去。其实,对于李萱诗来说,倒是可以通过岑悠薇挑拨 左京和兰馨怡之间的关系,每次岑悠薇的爆料都可以足以破坏左京和儿媳的关系, 而岑悠薇也一直有一种蠢蠢欲动的心。   那人脸皮跳动了几下,似笑非笑,并没有泄气,而是很淡然的滑弄了几下手 机,正要开口。这时,李萱诗的手机响了。   左静和左翔一直在等郝萱来,可是时间快到了,却不见踪影。于是左静和左 翔从车里下来,到李萱诗别墅里主动去找姑姑。   「小姐、少爷,等等我。」保镖停好车,锁好门,在后面追了过去,唯恐她 兄妹俩发生什么意外,自己可担不起那个责任。左静、左翔来到别墅里,听到有 尖叫声,于是循着声音找到郝萱的房间,只听见里面咚咚的声音。   左翔急忙破门而入,只见郝思高、郝思远两兄弟正在禽兽般撕裂郝萱的衣服, 而郝萱不屈服还在痛苦的挣扎。左静年幼哪里见过这场面,也不懂他们是在干什 么,就觉得这两兄弟在欺负虐待自己的姑姑,于是厉声高喊:「大坏蛋,快放手, 不准欺负我姑姑。」   这两兄妹突然出现,惊呆了那俩兄弟。就在这一瞬间,郝萱挣脱了束缚,一 咕噜爬起来,赶紧往门口跑去。这俩兄弟回过来了神,立即追了过去,被左翔拦 住在门口。   左翔顶住门口,对着左静喊道:「快去喊叔叔。」不一会儿,那个保镖闻声 及时赶到事发地,见郝思高郝思远两兄弟正在头打脚踢小少爷,大喝一声,对着 这两兄弟面门就是两拳,直打的那两兄弟鼻血直流,眼冒金光,一手提一个,高 高举起,对着地面砸去,只听见猪被宰一样的惨叫。   逃到客厅里,左静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于是赶紧给父亲和奶奶打电话。左 京挂完电话,赶紧从公司赶了过来。到别墅里,只见郝萱衣衫不整的坐在沙发上 哭泣,于是走上前去,抓住郝萱的双肩问道:「萱儿,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 了,哥哥替你出气。」   郝萱看到左京来了,心里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扑在左京怀中:「大哥哥, 我……」,激动之下,说不出话来,只有失声痛哭。左静见郝萱不能言语,于是 把自己看到的告诉了父亲,左京一听大怒,于是让保镖把那两个孽畜,提到这里 来,要好好教训一番,阉割了这两个不是人的东西。   正在此时,李萱诗也匆匆赶到了现场,何坤紧跟在后面,气喘吁吁。看到郝 萱上衣领口坏了,下面裙子也变了形,白嫩的胳膊腿满是红红的淤痕,满脸泪痕 甚是可怜,于是走到郝萱跟前,关心:「萱儿,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伸手去抚摸郝萱的凌乱的秀发,可是郝萱下意识的避开了李萱诗的抚摸和爱 护,反而抱着左京更紧了。以前亲密无间的母女,现在犹如隔了一层纱,陌生起 来。   左京轻轻拍了拍郝萱的小肩膀,对着李萱诗吼道:「这个你应该问你这两个 宝贝儿子,问问他们干出了什么丑事。这就是你千疼百爱的儿子干出来的。」   李萱诗于是转头看着那俩兄弟,只见那两兄弟低下头,一声不吭,立即明白 了什么事,于是走上前狠狠抽了两人一巴掌,把二人臭骂了一顿,再做禽兽之事 就送回郝家沟。又转身对郝萱柔声:「萱儿,对不起,都是妈妈的,让你受那么 大委屈。让妈妈看看。」郝萱捂住了耳朵,避开了李萱诗的眼神。   左京见只是教训了一下,很是不满:「李萱诗,萱儿和他们都是你亲生的, 岂能厚此薄彼。你儿子都那么欺负你女儿,你还只是不痛不痒的骂几句,打几下, 就算完了吗?你对得起母亲这个称号吗?」   何坤见左京如此逼迫他的母亲,忙劝解道:「左京!你母亲再怎么不好,你 都是她生养大的。她在怎么不对,你也不能如此大呼小的,斥骂自己的母亲!」   左京闻言,呵呵冷笑起来:「好一个专家学者,好一个母亲,真是满肚子圣 母心。这话说的真是无耻!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要他生养?谁愿意做这种人的 子女。」   说这话的时候,左京的声音怒气中透着悲哀,既是为郝萱说话,也是在为自 己鸣不平,拳头在握紧,胳膊在颤抖,胸腔在起伏。   勾起了这么多年的是是非非,李萱诗也深感罪孽。脸涨得通红,忙说:「京 儿,我知道对不住你和萱儿。这两个孽障,还只是未成年人,心智还不太成熟, 不知道自己做了犯法的事。」   左京:「哼!打人,他们难道不知道错吗?强奸,他们不知道犯法吗?年龄 岂能是他们为非作歹的开脱的挡箭牌。」   李萱诗也无奈道:「对于未成年人,连国家法律也是没办法,你让我怎么办, 难道把他们俩撒手不管?我也该教育的教育了,该打的也打了,该骂的也骂了, 还能怎么惩罚他们?」   左京眼里透出一丝杀机:「那好,你管不好,我来管。大哥,你看着办。」 武越心领神会,疾步上前,打算废了这两兄弟。这两兄弟吓得脸色大变,浑身颤 抖,跪在地上,裤裆那失禁了,顺着裤子流到膝盖,湿了一片。   李萱诗知道武越的厉害,那真是出手不留情,忙上前阻拦:「京儿,你那么 做是犯法的,难道还要牵连你兄弟吗?」   郝思高、郝思远这时底气有点上来了,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你们 和我们小孩子不一样,打我们事小,进监狱事大。」   左京大声喝道:「我就要废了你们俩怎么着?我倒要看看满屋里谁会为你们 作证。」同时,余光瞟了一眼李萱诗。   「爸爸,不用你出马,由我来。既然都是小孩,我也不怕。」说话的人原来 是左翔。原来左翔为救姑姑,挡住两人去路,被二人打了一顿,再加上看到疼爱 自己的姑姑受到这两个混混的蹂躏,早已愤愤不平,义愤填膺,要为自己和姑姑 报仇。   李萱诗闻言,彻底无语了,难道要看到自己的孙子和儿子相残吗。于是噗通 跪倒在左京面前:「京儿,看在母亲的面子上,饶他们兄弟一命,从今以后我把 他们再送回郝家沟,永不再来这里。」   紧接着,又拉着郝萱的手,流着泪,心疼的说:「萱儿,萱儿,今晚,妈妈 陪你睡,好不好。让妈妈好好……」   郝萱抽出被握紧的手,惊魂甫定,身子还不由的在颤抖,泪眼婆娑:「不, 妈妈,我恨他们,也恨你,更恨那个家。」   站起身来,抬头看着左京:「大哥哥,能带着我走吗。我不想在这里。」左 京为郝萱擦拭挂着的泪珠,抱着郝萱离开了这里。   只剩下李萱诗还在呆呆的看着郝萱的背影,又一个疼爱的孩子离开了自己。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