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伊凡先生的遗产](18)[作者:MRnobody]

***    ***    ***    ***              (十八)另一起死亡   李建终于还是见到了自己的妻子,但是冯媛媛并不想和他说什么。原本熟悉 的家人,此刻弥漫于其间的,却只有形同陌路的尴尬,以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驱 逐的屈辱。   『李先生,在征询过郭小姐本人的意见之后,我们决定不在法律方面对你再 做追究,但是希望你明白,这个决定只是暂时的,如果你今后再对郭小姐造成任 何困扰,同时还有以任何方式干扰游戏的进行的话,你将第一时间收到法庭的传 唤,这点你明白吗?』   『嗯……』   无力地回答一声,李建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听到任何关于郭小蕊,关于这场游 戏的字眼。在白玫瑰大楼的这段时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好像南柯一梦,他的野 心,他的欲望,还有他的无能,都在这场梦中被分解的纤毫毕现地展现在所有人 面前。   只是,梦是可以醒来的,自己却没有办法选择让这所有的东西好像梦一样从 未发生过。   『另外还有一件事。』严正送李建一家三口上了车,在关上车门前缓缓说道, 『昨天晚上我和李胜利一起去了一趟你家,拿走了一件东西,也留下了你应得的 东西,希望你在看到之后能想起什么。』   『什么?你和胜利?』   李建疑惑地回头去看自己的儿子,但李胜利只是紧握着继母的手,拍着她的 肩膀安慰着,并没有去对上父亲的目光。   汽车在沉默中缓缓发动。   再回到久违的家中,李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整整齐齐摆放在茶几上的五沓人 民币。看着这五万元钞票,他愣了一会,眼里的疑惑逐渐变成了震惊,然后,他 发疯一般地冲进了卧室,里面传来了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等到李建再出来的时 候,他的脸上,已经是带着癫狂的笑意。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老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走!老婆,儿子,我们 一起回白玫瑰去,把那狗日的伊凡的财产全部拿回来!』   『够了!』看着父亲的形象在自己眼前轰然倒塌,分崩离析的连一点碎片都 不剩,李胜利终于哭着大吼了出来,『够了!我们已经被淘汰了!你……已经被 淘汰了……』   『淘汰?老子怎么会被淘汰?老子赢了!老子知道这游戏是他妈怎么回事了!』   李建脸上带着不屑,带着不甘,带着不愿面对现实的可怜,嘶吼着。   『胜利说的没错。』冯媛媛抽回了被李建拉住的手,『你被淘汰了。不只是 被这场游戏,也是被这个家庭……我们离婚吧。』   谷薇也终于还是见到了谷蔷。和李建他们家不一样,虽是相同的沉默,但是 这一对姐妹之间并非无话可说,而是只要看对方一眼,就已经明白彼此间所有想 说的东西。   一夜之间发生了太多事,倒反而是严正返回之后将众人召集在一起公布了程 招娣所留下的那条提示这件事显得有点不那么重要了。是啊,游戏进行到这一步, 早已超出了一场游戏该有的范畴,事到如今再回想起伊凡先生留下的遗嘱,每个 人心里的想法都已经改变了许多。   这种改变,在谷天成身上尤其明显。   谷蔷和谷薇,两个他和妻子最为看重,最心爱的女儿。他曾自以为了解她们 的一切,也曾自以为有足够的能力和担当在有生之年支撑着她们的人生,为她们 引导正确的方向。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错了,两个女儿都已经是成年人,都已经 具备了做为成年女性所该有的和不该有的各种想法。虽然她们还是青涩的、幼稚 的,但是总有一天她们会成熟,而将她们引向成熟,却已不再是身为父母就可以 做到的事。   『小蔷、小薇。对于这场游戏,我以前看到的太少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姐 妹俩只管放手去玩就好了,不管结果如何,回过头来,我和妈妈就在你们身后。』   听过严正宣读完冯老太太的提示过后,谷天成握着两个女儿的手,带着如往 常一样,又和往常不一样的笑容,这样对自己的女儿们说。   可是,现在的谷蔷没有心情去思索关于游戏的事,甚至连听到那句提示中出 现蔷薇两个字时,都没有力气去想它们和自己姐妹有没有关系。   孙耀阳还没有离开。   他并不像谷薇那样可以体会到谷蔷心里的纠结,但是他也不需要去理解这些。   作为一个富家公子,孙耀阳从小接触到的东西要比一般人多得多,但是在某 种角度来说,他所接触的也比一般人要单纯得多。   他爱谷蔷,也能感受到谷蔷同样爱着他。在他眼里这便已经足够成为两个人 永远在一起的理由。他的家世让他不需要去考虑大部分男女在做下将影响一生的 决定时所不得不考虑的那些世俗的事情,因此,在他的眼里,他和谷蔷中间没有 阻碍,也绝对不会接受爱人口中说出的『分手』这两个字。   『如果,我背叛了你呢?』   谷蔷的问题让孙耀阳一瞬间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性,令他震惊的,令他心痛的 那些可能性。可是当他直视着谷蔷的眼睛,读出那哀恸的目光中一览无余的清澈 时,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对我来说,你做任何事都不是对我的背叛,除了一件事,那就是你不爱我。   对不起,我感受不到你的背叛。『   『老公,我是不是得意忘形了?』   原以为自己掌控了局面,却被谷蔷冷脸驱逐的郭小蕊在一夜思索之后还是无 法放下心结,而思绪同样纷乱复杂的高天养面对妻子的这个问题,也不知如何回 答。   严正、吴德凯,一个是冒充了他人身份的继承人,一个是属于伊凡珠宝官方 的律师,这两个人为何在消失了那么久后忽然又一起出现?宣读遗嘱的时候看起 来两人并不认识,现在他们怎么又会那么熟稔的?   原本是猜测中的鸿门宴,设宴的谷家却忽然自己乱成了一锅粥,谷薇为何要 对姐姐做出那样的事?真是因为长期以来容貌差异引起的心理不平衡,还是……   在利益即将到手的时刻,那一家人终于因为分赃的问题而闹崩了?   如果伊凡珠宝接下来的继承人是孙耀阳,那么得到这个男人就等于得到了一 切——即使没有伊凡先生的遗产,他本身也是令所有姑娘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但问题是,就算谷蔷被毁了容,孙耀阳就能看上谷薇吗?   不,一切不会是自己所猜测的原因,一定还有更复杂的纠葛在里面!   高天养无力地揉着太阳穴,就算想明白这一点,但对于更深层次的东西他根 本也是一筹莫展。这段时间小蕊和李家人对他的依仗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可能被激 发了什么潜在的能力,错以为一定可以带着妻子走出险境,可昨夜的一场闹剧打 乱了所有的计划,也让之前所做的种种猜想看起来更加破绽百出。直至此刻,高 天养心里终于真正地升起了那个想法,那个这段时间很多人心里都曾有过的想法。   不要再出什么事情,就这样风平浪静地直到结束吧。什么游戏、什么遗产, 我已经放弃了。   但是,游戏没有结束,风平浪静的那天似乎就永远不会到来。   当警笛在白玫瑰响起的时候,院子里并没有什么人。一夜的风波让大家都太 过疲惫,以致于连值班室里没有了老三的身影都没人发现。   因此,当大家陆续下楼准备询问老三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没有人想到那个 总在那里的男人会以那样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说是出现,并不合适。   他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盖着一块白布。警察在向大家解释着发生了什 么事,但谷薇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那些说辞。只是怔着神,麻木的脚步一步步 走向那台担架,那具一动也不动的身体。   『小薇,他现在的样子并不好看,让他留点尊严。』   想要伸过去揭开白布的手被站在旁边的老二阻止了。这个刚刚失去了孪生弟 弟的男人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悲怆。谷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退 了回去。   『你今天早上发现他的时候,附近确定没有什么异样吗?』   警察还在反复询问着那个报警的人。那个叫司亮的男人是附近的渔民,生着 高大魁梧的身材和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说自己是在早上准备出海打渔的时候在 岸边发现了老三的尸体,口鼻边有白沫,皮肤也有皱缩的现象,根据他的经验判 断应该是失足跌入海水淹死后又被冲回岸上的。   对于这样的说法,白玫瑰的众人自然都觉得疑窦丛生。昨晚是蔷薇姐妹的生 日,老三说有重要事情才没有参加。那么所谓的重要事情就是去海边散步?以他 和谷薇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而放弃去参与那么重要的场合?   况且,落入海中,并不一定是因为自己失足不是吗?   吴德凯早上没有招呼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离开了,在场的只有严正、高天养 夫妻和谷家人。由于不能排除他杀的可能,作为白玫瑰目前的住客,每人都要单 独被问话。   白玫瑰房间很多,临时腾出一间作为问话室不是什么问题,可问题是该说什 么?   因为蔷薇姐妹生日的关系,在场每个人昨夜都聚在一起,似乎根本毫无嫌疑 可谈,可实际呢?   高天养默默地看着面前的警察,沉默了好一会,还是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如果按照以前所猜测的,谷家是幕后的主使人,想要对大家不利,老三是他 们的帮凶,而严正和吴德凯是站在伊凡这边的人,那眼下的一切该如何解释?   高天养不相信老三是闲得无聊跑去海边吹风的,对他来说这次死亡事件几乎 不存在发生意外的可能性,他杀是几乎板上钉钉的事情。昨晚吴德凯和谷薇一起 离开谷家房间,之后自己就再没见过他。严正则是和自己夫妻一起走的,出了房 门便分道扬镳。如果老三是他杀,这两个人的嫌疑最大。假设之前的猜测成立, 那么昨晚很可能是谷天成利用生日聚会的借口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老三则是去执 行什么不为人知的任务。无论他们有什么阴谋,从眼前的状况来看无疑已经被吴 德凯和严正破解了,并且还除去了作为执行者的老三。那现在若将一切和盘托出, 是否就等于将保护自己和妻子的两人置于了不利之地?如果这两个人因此而被带 走,那剩下他和郭小蕊又如何去面对谷家和依然活着的老二?   可是,如果之前的猜测不成立呢?   如果谷家是无辜的,如果老三也是无辜的,如果一切只是自己的臆想,更甚 至如果一切都反了过来,身份成谜的吴德凯和出现目的不明的严正才是主宰这场 游戏的人,那自己的隐瞒又会把事情推动到什么方向去?   两起死亡,两边都杀了人,且似乎当事人都已开始不那么刻意地去掩藏自己 的情绪。高天养还记得当程招娣去世时谷蔷和谷薇悲伤的样子,而今早看到关系 更好的老三离开人世,谷薇却并没有表现出那种悲伤,甚至没有流一滴眼泪。   人命在你们眼里真的那么卑微吗?高天养只觉得这场游戏背后的东西比他想 象的还要复杂,复杂到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而夹在中间的自己又显得是那么 弱小。   小蕊,我的妻子,我真的能保护好她吗?   『警察同志,我想把我知道的,我想到的,全部告诉你们……另外,我想请 求你们叫停这场游戏。』   最终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当要保护的人太过重要,高天养不敢去赌自己 的猜测和能力,唯有选择依靠更加强大的人。   问话结束,谁也不知道除了自己外的人跟警察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从这 里获得了什么线索。但所有人都知道除了白玫瑰失去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以外,似 乎什么也没发生。   没有人被带走,也没有什么被叫停。   『各位,我没有想到一场游戏会带来这种结果。我想伊凡先生邀请诸位前来 时并不曾预想到这样的局面。现在我弟弟不在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去处理我们 的家庭事务,不会留在白玫瑰。会有其他工作人员来照顾你们的生活起居。』上 车前,老二对再次聚集在一起的众人叮嘱了一番,拉开车门后,他又回过身来, 『此外,按照规则,当我的弟弟退出继承人的行列,他的提示也应该向大家公开, 请你们记一下:这都是父亲给你的,不管他,不管他。』   老二离开了,在场的诸人却没有散开。连番的事件让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一种 奇怪的情绪,一种害怕独处的情绪。不同的是,有的人是害怕陷入危险,而有的 人,是怕彼此之间出现更深的隔阂。   『既然如此,我也自作主张一回。』谷天成看了看目前在场的应该说自家唯 一的竞争对手,清咳两声缓缓开口,『我们家的提示是「不懂的人,懂的最多」, 吴德凯兄弟虽然不在这里,但我相信他会同意我现在的做法,他的提示内容是 「在开始,在中间,也在最后」。小高、小郭,我不知道你们对这场游戏,对伊 凡老板,以及对我们有什么样的猜测,但是我想要说的是,我和我的家人始终不 曾对你们抱有什么恶意。李建对你们的作为我深表遗憾,也希望这种遗憾不要再 因为猜忌而发生在我们身上。』   『所亏欠的,不是不还,也不是忘了。这是我们的提示。』没有表态,也没 有回应,郭小蕊只是淡淡地说了这句话便靠在高天养身上低头沉默。身边的丈夫 轻吻了一下她的发丝,同样没有说什么。   高天养:所亏欠的,不是不还,也不是忘了。   吴德凯:在开始,在中间,也在最后。   罗武:这都是父亲给你的,不管他,不管他。   李建:街角的邂逅,兑现的承诺。   程招娣:你好,风雪中最美的蔷薇。   谷薇:不懂的人,懂的最多。   六条提示凑在了一起,但似乎没有人在这个时刻有多余的心情去深刻地研究。   晨风轻抚着谷蔷的发丝,她脸上的纱布仍然没有揭掉,一如想斩断的牵绊仍 然存在着。孙耀阳就站在她的身边,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谷薇看到了 这不易察觉的一幕,脸上却泛起了一丝有点不合时宜的微笑:   『姐,你说,如果现在游戏结束了,我们还能回到和以前一样的日子吗?』   谷薇的问题,每个人都在认真地思索着,却没有人给出回答。   无论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如果大家都能活下去,除夕夜过后,在场的人会 再次分道扬镳,也许一生都不会再有交集。已经毕业的两姐妹会迎来各自不同的 生活,羽翼丰满的鸟儿终究会离开父母的庇护展翅高飞。时间推动着一切向前行 走,不管人们愿不愿意,舍不舍得。   暖暖的阳光铺照在脸上,今天会是个难得的好天气。谷薇在光中闭上了眼睛, 她知道,无论有没有这场游戏,过往的日子都已经回不去了。   『姐,有些话我想趁现在说明白。』睁开双目,拂去腮边的发丝,谷薇盯着 一言不发的姐姐,再次微笑起来,『那一百万已经被我花了,用一种你们都不会 赞同的方式。』   『薇薇,你……』   『你不要说话,让我说完。』打断了姐姐的话,谷薇咬了咬下唇,继续说道, 『小时候,我一直很想变成你。想变成你那样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想变成走到哪 里都被人夸的女孩子,可是我知道我做不到。有时候我也会偷偷地讨厌你,想着 如果你生得丑一点该多好,那样子我也不必承担那么多异样的眼光,至少,你能 陪着我一起承担不是吗?可是你对我太好了,好到只要你对我笑一下,那些讨厌 就会立刻无影无踪。于是我就越发地想变成你,变成你那样让人连讨厌都讨厌不 起来的女生。可是……我也曾经幻想过要是我家很有钱该多好,我可以不带任何 负担地接受手术,那样子就能实现我的愿望。但长大以后,我慢慢地明白了,生 得再丑陋,面对再多怜悯的目光,比起拥有这样好的爸爸妈妈,比起拥有这样好 的姐姐,都是值得的。姐,对不起,这些年来做了那么多想拆散你和耀阳哥的事, 尽管我一直告诉自己我这么做是因为你和他在一起不快乐,但我心里明白都是我 的私心在作祟。因为我知道外面没有人会像你那样理解我、照顾我、保护我,所 以我害怕你会离我而去,害怕你结婚之后我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害怕自 己面对不了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我真是太自私了,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选择都是 因为我,却以此为筹码去捆绑住你,我放弃了一切可以接受手术的机会,只是因 为我不想变成一个不需要你保护的妹妹。我从来没有去考虑过你的感受,从来没 有想过我可以将你从内心的芥蒂中解放出来,从来不愿意放手让你去追求属于你 自己的幸福。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可是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不管游戏最 终的结果如何,不管我们有没有钱,我都不会去做手术,但不再是因为想要把你 留在身边的原因。我是谷薇,是你的妹妹,永远都是你最亲密的妹妹,我不想让 自己的人生,你的人生,都被这一块胎记所掌控,我想让你看到我可以依靠自己 成长起来,不去在意别人的目光,像你一样找到懂得珍惜我的人。』   『耀阳哥,我也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抹了一把涌出的泪水,谷薇把目光转 向孙耀阳,『因为我们两姐妹的原因让你承担了许多,也遭受了很多不公平的对 待,但是我想说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其实我很喜欢你的。你不要误会哦,我说 的喜欢,不是那种女生对男生的喜欢,而是愿意让你成为我家的一份子的喜欢。   我姐姐很爱你,她虽然有点傻,有时候还很固执,但我知道她很爱你,就是 因为太爱你,也太爱我这个妹妹了,她才做了一些看起来很蠢的事。但她真的是 很好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这一点你是明白的对不对?所以,不管 你愿不愿意原谅我,都请你无论如何也不要放弃她,要好好地对待她,可以吗? 『   『你这丫头,你才蠢,你才固执!还有,不要以为你说了这么多就能蒙混过 去,你必须告诉我那一百万你花到哪去了!』   不等男友答话,谷蔷已经哭泣着把妹妹一把拥进了怀里。面对谷薇的问题用 力点头的孙耀阳伸出的手再次落了空,但他相信下一次他会把那只手攥进掌心, 而且再也不会放手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