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19上)[作者:8083979]

***    ***    ***    ***               《一》大学时代             十九、高人点评(上)   「你看看这个朋友多好,好东西就是应该大家分享啊,你要多学学啊。来来 来,从头开始。」   说着话,四哥就要来拿鼠标,我赶紧紧紧的握住。   「不用的,这才刚刚开始,他把整个录音都给我了,之前的没啥,都是讲座 内容,应该是录随堂讲座的,后来可能忘记关了,就录下了这个。」   我随口胡邹到,为了不在纠结这个问题,我赶紧拔下了耳机线。   看我自己拔下了耳机线,他们两个也心满意足的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边 玩电脑边分心的听着我音响里传来的呻吟声。   「啊……轻……轻一点……」   「怎么样?在寝室里被人操,是不是比在教室和厕所要爽啊?」   「啊……嗯……恩……是……是的……」   「我操,原来还有这么劲爆的前传那?老六,你那有没有?」   老四听见两个人的谈话,开始询问我。   「没有了,就这一个。」   我无奈的回到。   「可惜了。」   老四惋惜的说着。   「嘿嘿,早就看出来了,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性爱,是满足不了你的。你 就是个小骚货,要在不同的地方操你,给你不一样的刺激你才会满足。」   「啊……别……别说了……啊……」   「为什么不说,你不就是这样,才教室里用光用手指头,都能让你在老师和 同学面前潮吹,你还说你不淫荡?说,你淫不淫荡?」   「啊……轻……轻点……啊……我……淫荡……我淫荡……啊……」   「嘿嘿,早这么听话就好了啊。」   「我操,这是个极品啊,还能潮吹,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的,这兄弟真是捡到 宝了,身体这么淫荡也就算了,心理也这么淫荡。」   四哥有开始点评了。   「你咋听出来的心理也淫荡了?」   四哥的点评让我有些气苦,所以出声发问。   「老六,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潮吹,不是光靠男人努力的,首先她自己也 要放松身心,要用心去感受对方每一次抚摸带给自己的快感,潮吹不是一次简单 的刺激就能达到的,那是一种快感的不断积累,当积累到了顶点,就好像一个装 满水的水球,被针刺破了一样,所有的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不过人不是水球, 不能炸开,只能从下面喷水了。」   「我跟你说,她自然能被弄到潮吹,就说明,当时她的内心也是对于这个男 人的抚弄,抱有期待的,她在被玩弄的同时,也在享受着这种行为,所以才会积 累了大量的欲望,想要释放,才会在高潮的时候,喷出淫水。起码来说,她是享 受这个过程的。所以,我确认她的内心就是淫荡无比的。」   四哥此时俨然一副性爱教授一样,在给我和老三科普着两性知识。   「可是我听我朋友说,这个女孩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很是清纯啊。」   我还是忍不住反驳道。   「清纯?说实话,有些人是真的清纯,到了床上她还是清纯,我说啊,那是 性冷淡,她们那类人,对性的渴求不大,那是种病。而有的清纯是装出来的。装 也分两种,一种装是刻意为之,人前烈女,人后荡妇,只能说他们隐藏的深,他 们用清纯去勾引男人,就算跟男人睡了,她们也要说,是被迫的,那不是自己的 本心,其实在我看来,那就是虚伪。」   「还有一种装,是下意识的。她们受到传统教育和社会的束缚,他们渴求性 爱的美妙,但是又不想让自己变成人们口中的婊子,所以他们压制住自己的需要, 无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但是这种压制却是会反弹的,只要你拉下她们的内 裤,就好像解开了束缚着她们的绳索,她们就会彻底的放开,尝试一切可能,来 满足自己的欲望。」   「欲望其实,是一根坚不可摧的强力弹簧,它会被压制,但只要你松开手, 它会加成十倍、百倍的把力量反弹给你,能承受的住,能再次控制住它,你就能 轻松的驾驭它,让它跟你的生活完美交织。但是,如果你控制不住它,那你就将 被它所奴役,成为一个性福大过天的荡妇。」   四哥好像一个学着一样,给我们讲述着,对于我们寝室这八只色狼的头狼, 四哥果然不负众望。对于他的理论,我竟然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话了。   「对了,下次我们在换个地方好不好?我明天在学校逛逛,看看还有什么地 方适合,我要让你的淫水流遍全校各处,让每一个学生每天都踩着你的淫水上课、 放学好不好?」   「不……不要……了……会被……发现……啊……发下的……」   「放心了,不会的,我会找安全的地方。保证不会被发现。」   「听到了吧?如果她平时真的像老六说的那样,很是清纯,那么她就是我说 的第三种人,当她解开束缚之后,她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性爱。刚刚她完全可以 说不行,不可以,可是她却说什么会被发现了,什么的,她不是不接受,而是她 害怕,她怕那种束缚,只要给她提供一个绝对安全的场所,她能做到什么地步, 真的不可估量啊。」   听见小欣的话,四哥有开始了高谈阔论。   「我是听不出你那些道理,不过我听着很爽就是了。这娘们还真是骚啊。」   三哥终于在四哥的话里,插上了一句。   「我跟你们说,这种女人。只要一被JB插进去,就好像关闭了她理智主机 的电源,在她的电脑系统里,就只剩下一台代表淫荡的主机,控制全局。所以她 现在的所有行为就都是淫荡的,没有正常可言。」   四哥并没有在意被三哥打断,他还是一本正经的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而我听着他们置身事外的在谈论着我的女友,明明应该有些别扭,却偏偏身 不由己的任由下身,强硬的挺立着。   「这就乖了,下次我给你打电话。」   这是音响里阿涛的声音,显然刚刚在四哥演讲的时候,小欣已经答应了阿涛, 而我们没有听到。   「嗯……啊……轻……一点……」   「嘿嘿,今天你表现的不错啊,是不是因为刚刚爽过了,所以这次比较持久 啊?我就说嘛,你就是禁操,你男朋友就应该好好的开发开发你,这么淫荡的女 友,都不会用,白瞎了。嗯?不过也好,他不会用,才便宜了我,要不我哪能操 到你这样的极品啊,是不是?」   听到阿涛提到小欣男朋友的事,我差点直接点击关闭按钮,不过还好他并没 有说名字,我也及时刹住了自己的动作。   「我操,这个料更猛,他还不是她男朋友。」   四哥听见啊涛的话,惊声尖叫了起来。   「你妈啊,我有些忍不了了。」   三哥也喊了起来。   「这个可太NB了,这妹子的男朋友可真是亏了,这么好的女朋友,自己没 开发,让别人开发成这样,这绿帽子不知道带了多大,带了多少顶,这绿毛龟的 封号,防止无愧啊。」   四哥一脸的幸灾乐祸。   听着四哥的话,我感觉自己是应该愤怒的,但是下体却传来,一阵疼痛,这 话总感觉,我已经感受过多次了,那是我的兄弟,时时得不到释放的抗议。   一阵强烈的需要发射的欲望,直冲大脑,我已无暇顾及,三哥和四哥还在寝 室,我偷偷的把左手插进裤子口袋,隔着布料,隐秘的抚摸着自己的兄弟。   「啊……是……是的……啊……我……要……要到了……啊」   「我也要到了,我们一起。」   「啊……啊……啊……再……再快点……啊……啊!~~~~」   小欣嘹亮的声音在音响里传出,老三和老四都停止了手里的游戏,认真的听 着,而我此时已经无暇他顾了,因为就在小欣的声音,达到最高点的时候,我的 兄弟也已喷射而出,温热的、粘稠的液体,此时已经充满了我的内裤。   「啊!……你……你干嘛?」   本来应该已经失去力气而不想出声的小欣,却还在说话,而且语气中透露出 一阵慌张。   「嘿嘿,来,赏你的。」   「嗯。不要,不要,啊……嗯……嗯……不要……」   我不知道阿涛到底做了什么?让刚刚还言听计从的小欣忽然开始反抗,这到 底怎么了?   「嗯!你干嘛??干嘛要弄到我的脸上?」   「嘿嘿,这不是怕射进去,你会怀孕嘛,嘿嘿。」   「我操,颜射?我真受不了了,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三哥拿起面巾纸就冲了出去。我和四哥则心照不宣的继续倾听。   说是继续听下去,我的内心却已屏蔽了一切,想想我心爱的小欣,那张精巧 的美丽面容,此时却被阿涛恶心、粘稠的精液覆盖住了,小欣的眼睛、鼻子、耳 朵和嘴,都已经沾染到了阿涛的精液,我从来都没有颜射过小欣,现在竟然又被 阿涛抢了先。   我不知道当我以后再看到小欣,是否还能去亲吻她的脸颊。她的脸上是否还 会残留着阿涛精液的味道?她的嘴里是否也流进了阿涛的精液,她是否第一次品 尝到了男人精液的味道?   「那……那你可以像那次一样,射在……射在我的肚子上啊。」   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不过小欣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应该是在擦拭着 脸上的精液。   「我怕弄你床上,白瞎了。」   阿涛还在辩解。   「那你现在弄的我脸上,头发上,枕头上都是,太恶心了。」   小欣的声音已经明显有了怒气。   「恶心什么啊?那是我的精华,美容养颜的。一般人我都不给。你自己收拾 吧,快下课了,我也该走了,省的给你惹麻烦,过几天,哥哥他有时间了,带你 去别的地方玩啊。   嘿嘿。「   「你!」   「我怎么了?不想我走,还想要老公爱你吗?还不够。」   「你……你……你快走吧。」   「嘿嘿,我就先走了,有事我给你打电话啊。记得要随叫随到哦。」   阿涛说完话,就是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他应该在穿衣服准备离开。   在他穿衣服的过程中,小欣始终没有说话,所以我也猜不出来她在做什么。   「好了,我走了,要快点清理哦,要不一会,姐姐们回来,就发现你的小秘 密了哦。」   阿涛这个贱人,临走还不忘调笑小欣。   之后就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直到进了电梯,音频也彻底结束了。   「这个还真不错,你问问你朋友,还有没有后续了,要是有,都发过来啊。」   四哥听完录音,还是很淡定的。   「没有了,说是曝光后,女孩就退学了,男孩也不怎么在学校出现了。」   我随口胡说着。   「唉,可惜了。」   四哥说完,就拿起了电话,去门外打电话了。   我估计他是给女朋友打电话去了,原来表面淡定的四哥,也有些欲火中烧了。   看他们两个都不在,我赶紧删除了电脑里的音频文件,然后把录音笔放进口 袋,拿了两件换洗衣物准备去校内的浴池,洗澡。   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三哥已经回来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后续吗?」   三哥还略带兴奋的问道。   「没有了,后来那男的走了,就完事了。」   我随口说道。   「唉。那音频你留好了,之后给我一份。」   三哥说道。   「啊?我删了。」   我故作惊讶的说道。   「啥?你有病啊,删了干啥?」   三哥有些激动了。   「我琢磨,已经都听完了,就删掉呗。」   我假装没有反应过来的说道。   「你啊,就留着呗,在电脑里不占地方。」   三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哎呀,没事,有机会再让我朋友给我传一个不就完了。」   我怕在这个问题上耽搁太久,一会四哥回来了,识破我的谎言,所以我搪塞 的说道。   「也对,到时候让他给你再传一次,你给我留一份。」   三哥好像又看到了希望一样。   「好好好,我去洗澡了。」   说着话,我转身向外走去,刚开门,四哥迎面进来。   「干嘛去啊?」   四哥问道。   「我去洗个澡。」   我淡定的说道。   「怎么了?弄到裤子上了?」   四哥开玩笑的问我。   我心说,还真被你猜中了,我现在一裤裆都是湿答答的。   「没有,没有,就是去洗个澡。」   我模棱两可的说道。   「切,你小子啊,没点定力。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去找她泄泄火就好了啊。」   四哥还在开我的玩笑。   「嘿嘿,我知道了,知道了。」   我赶紧也装出一副猥琐的表情,笑着说道。但心理却在想,找女朋友泻火?   我女朋友刚刚才帮别人泻了火,估计现在还在回味那,那有时间帮我啊。   「行了快去吧。」   四哥说道。   听见四哥的话,我如释重负的答应下来,然后转身出门。   在寝室门即将关闭的时候,我听见三哥的声音幽幽传来。   「唉,有女朋友真好啊。」   有女朋友是好啊,自己可以玩,自己玩不爽了,还可以找人玩。我忽然觉得 自己的行为有些可耻。自己的可爱女友,被别的男人骑在跨下,任意驰骋,随意 玩弄,而我只能独自,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去偷看,偷听,她与别人翻云覆雨, 进而从中找到,满足我自己变态欲望的快感。   可是四哥的话却又再一次在我脑海中想起。他对小欣的描述,很符合小欣现 在所表现的样子。当她卸下一些束缚,她真的很用心去接受阿涛和我给于她的性 爱快感,甚至沉浸其中。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我的计划,已经不仅仅是满足我自己的变态欲望了,而 是同时满足了小欣内心中,对性爱的渴求,最近几次小欣在阿涛性爱中的表现可 以感觉的到,小欣开始一点点的变的主动。   既然已经陷入这个旋窝,那么就努力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不能改变 你,我在适应你的同时,要主动去争取我想要的。我想这就是小欣现在改变的原 因。   就这样在纷乱的思绪和潮湿的裤裆的陪伴下,我走进了浴室。   之后的几天我又被大量的功课缠住了。出了吃饭,我和小欣也没有多少接触, 阿涛则更加平静,最近都没有联系我。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进入了平静期。十月底,我的功课都结束了。虽然之后 还有课程要上,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既然功课不忙了,那我的计划也要继续执行下去了,这不光是为了我,也是 为了满足小欣的欲望,这两点就足够我继续下去的理由了。   于是,我又联系了阿涛,通知他计划可以继续下去了,而阿涛也欣然接受。   这一次我给他们选定的地方,是我们学校第二教学楼顶层的楼梯间。由于之 前几天的空置期,我不想一上来就给小欣猛烈的冲击,所以这次安排相对保守了 一些。   这个楼梯间,相对于上次的厕所,还是有些不安全的,不过由于教学楼内配 有电梯,所以这个楼梯,一般是没有人走的。   而且由于处在顶楼(十楼),这个位置是电脑机房走廊的一个侧门,为了安 全起见,平时这个楼梯间往走廊去的门是被锁死的。也就是说,想来这个位置, 只能通过走楼梯上来,这就大大的增强了安全系数。   其实在这个位置的楼上,还有一层楼梯,不过那上面是直接通向天棚的,为 了防止学生自私上屋顶,学校在这个位置装了一道铁门,并牢牢的锁死。   也就是说,这个位置的四面,一面是被锁死的走廊门,两面是墙壁,最后一 面则是一道铁门和一个向下的楼梯。   我来这地看地形的时候,就有留意到,在铁门里,有几个被胡乱丢弃的避孕 套,我猜测这应该是之前就有学生在这里战斗过,因此我当即决定,这里就是小 欣和阿涛下一个战斗场所。                (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