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我爱淫妻雅雯](补遗一)(胆大的淫医)[作者:骚扰丝袜美女]

***    ***    ***    ***         【我爱淫妻雅雯】[补遗一]、胆大的淫医     ***************************************************   写完《我爱淫妻雅雯》32集之后,本来想先告一段落。但回忆起我和爱妻 之间发生过的很多有趣的故事,又忍不住下笔和大家分享。   这集要写的是我们刚到哈尔滨工作,去医院发生的一次「趣事」。     ***************************************************   前几年刚来到哈尔滨时,雅雯下麵(会阴处)长了一个小疙瘩,我觉得可能 是小虫咬的,并不在意。可雅雯吓坏了,埋怨我整天瞎搞,万一是那种病就坏了!   我也警惕起来了,急忙上网百度一家口碑不错的医院:东北莆田三院,打电 话预约了一个皮科专家—孙吉。   因为刚到哈尔滨,我还没弄好车子。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雅雯就坐公车去医 院。上车一看,人不多。最后一排中间有一个空位。倒数第二排有一个空位。雅 雯坐到最后一排,我坐在另一个位置。   过了几站,我偷偷往后一看,发现雅雯身边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中学男生。   那个学生看着还好,是老实读书类型的。旁边的中年男子则上下盯着雅雯看 了半天,弄得雅雯很不好意思,把脸扭向一边。   雅雯今天穿的是一件普通粉色连衣裙,下摆只到膝盖之上15釐米;腿上依 旧是肉色连裤袜,但为了看病方便,是一条开档的裤袜;脚上穿着粉色拌带高跟 鞋,除了一条拌带系在脚背,高跟鞋只有脚尖和脚跟处包裹着丝脚,大部分美脚 都已展示出来。整体看,粉色调的主色让雅雯显得十分俏皮,肉色裤袜又增添了 几分成熟与性感。坐下后,裙摆上拉,丝腿几乎全部露出,难道车上不少男人的 目光都向雅雯「射」来。   而雅雯右边的中年男子似乎不只满足眼福,他左手放在自己的左腿左侧,很 自然地就「碰」到雅雯的丝袜。此时车上人已变多,雅雯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 其揩油。过了一会,中年男人变本加厉,左手一翻,手掌竟放在雅雯右腿上。雅 雯一惊,没想到这个色狼在公开场所如此胆大,但又不想过于声张,慢慢移动右 腿,躲开色狼的鹹猪手。中年男人一看雅雯有反应,也知趣地收回左手,放在刚 才的位置,继续用手背碰雅雯的丝袜。   公车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医院,期间中年男人试了四、五次摸雅雯的丝腿, 都被雅雯阻挡回去。我在前排看的兴趣盎然,反到希望色狼尺度大一些。但好像 雅雯左边的中学生也发现他们的「异常」举动。   公车到了医院门口,车上大部分人都在这站下车。雅雯跟在我后面,进入医 院。由于时间很早,挂号手续办完后,我们是第一个到皮科专家孙主任医师的诊 室外等候。   又过了一会,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医生走了过来,示意我们进去。进入 诊室,医生揭下口罩问我们什么病。我和雅雯抬头一看,眼前的医生正是公交上 那个色狼!顿时雅雯囧得不行了,回答结巴起来。我接过话来说:「我夫人会阴 处长了一个小包。」   孙吉大夫到神情自若,好像没发生什么的样子说:「我看一下。」然后让雅 雯躺到旁边屏风后面的床上。我依然坐在椅子上,通过屏风的缝隙向里看去,静 观其变。   雅雯坐在床边,面色羞愧犹豫了半天,最后不得不躺下。因为是绊带高跟鞋, 不好脱,双脚穿着鞋放到床上,双腿依然紧闭。孙吉大夫先抓住雅雯的脚踝,分 开一些。雅雯略为抗拒了一下,还是分开了双腿。   我心想:本来公交上反抗了半天没让这个色狼得逞,没想到这一下子全线失 守,任人宰割!   由于小包长在会阴左侧,不用拨动丁字裤就能看到。孙大夫看了一眼,叫我 进到屏风后,一只手依然握着雅雯的丝袜小腿,说:「初步看有四种可能:1、 肛瘘;2、性病;3、囊肿;4、小虫叮咬。」   雅雯「呀」叫了一声,小声乞求到:「那怎么办呢?」   孙大夫接着说:「我们一种一种排除吧。」然后先让雅雯跪在床上,让我把 雅雯裙子掀起来,扶好雅雯。回头在旁边拿来一个类似肛栓的透明玻璃仪器,涂 上一种润滑油,走到雅雯身后,左手拨开雅雯的丁字裤,将肛栓尖部顶到雅雯屁 眼上。此时雅雯也回头看到这一切,知道他要干什么,紧张得要死。   玻璃肛栓在雅雯屁眼处晃动了几下,孙大夫也看到她很紧张,说到:「放松, 放松,这是肛门窥镜,观察肛门里有没有瘘点,一下就好。」雅雯刚一走神,大 夫将肛栓一下子塞入雅雯的屁眼里。雅雯「啊」叫了一声。大夫双手扶着雅雯丰 腴的丝臀,装模作样观察了半天,再将肛栓拔出,对我们说到:「肛瘘排除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肛门的手术都是很疼的。不过我现在有些怀疑这位 孙吉大夫是不是有意整我们,而且现在即使他诊断雅雯患什么病,我也要去其他 医院複查。   孙大夫将仪器放回,让雅雯再次面朝上躺在床上,拿过一个什么东西,对我 们说:「下面看一下是不是性病。以前的常规方法是验血。但现在美国出了一种 新技术,方便快捷:只要将女子阴道的体液或男人的精液化验一下,5分钟就能 知道结果。这个设备就是体液提取器。」   我一听,更加怀疑了,从没听说过。我仔细他手里拿的东西,不就是女人生 理期用的卫生棉条么!   孙大夫让雅雯双腿抬起,双手扶着自己双腿的腿弯处,将阴部完整暴露出来。   他戴上一副塑胶手套,左手拨开丁字裤,右手将卫生棉条慢慢插入雅雯的阴 道。   雅雯羞愧难当,待棉条全部插入,小声问道:「要多久啊?」   大夫说:「10分钟就好。平躺着就可以。」然后抬头对我说:「时间有点 长,你到里面的套间等一下吧。」   我回头一看,床尾处有一个小门,便开门走了进去。孙大夫回到他的座位上, 让下一个患者进来。   我已经基本确定他是故意的,但眼前的事情倒觉得有点好玩,索性配合他一 下。进入套间我一看,桌上放着各种未拆封的连裤袜,孙吉大夫果然是一个重度 丝袜癖!   此时外面传来一个学生的说话声,我从门缝中看到就是公车上雅雯旁边的中 学生。「大夫,我,,,,我一个月前找过一次小姐,前几天,我发现下面有点 变绿了。」   「哦!」孙大夫抬头看了一眼中学生,让他把裤子脱下来。   中学生一脸害臊,慢慢脱下裤子,露出小鸡鸡。孙大夫看了看,同样对他说 使用美国新技术,化验精液就知道了,给了中学生一个塑胶小盒装精液。   中学生吞吞吐吐地问在哪里自慰?   孙大夫先独自走到屏风后,对雅雯说还有5分钟。(中学生也一惊,没有想 到这后面还有人。)然后一拉拉帘,在床和屏风之间形成了一个独立空间,再让 中学生进来自慰。(此时虽然雅雯和中学生几乎挨着,但隔着拉帘,谁也看不到 谁。而且此时中学生还不知道里面的人是雅雯。)   孙大夫回到座位上打了几分钟电话,再来到屏风后面一看,中学生的小鸡鸡 还没硬起来。便问怎么这么慢?   中学生说:「大夫,在这里我有点害怕。」   大夫笑了笑,装腔作势地拉开一半拉帘,问雅雯感觉怎么样?此时雅雯害臊 死了,自己丝袜短裙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男孩在打手枪。只好点点头,但并 未说话。   大夫继续说:「刚才说了,腿要分开。」说着,将雅雯的左脚拉向床边,高 跟鞋已经探到床外。雅雯脸扭到一边,也不好意思反抗。然后,孙大夫故意当着 中学生的面摸了几下雅雯丝袜小腿和脚背,再将拉帘往回一拉,回到自己座位上。   我一看,拉帘只拉回到3/ 4的位置,雅雯膝盖以下的丝腿全暴露在小男孩 眼皮底下!   小男孩一看到眼前的丝袜美腿粉色绊带高跟鞋,小鸡鸡一下竖起来了,又 大又长!估计雅雯也知道小男孩在干什么,想把丝脚往回收,但怕那样更不好意 思。索性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小男孩没揉几下,扑哧扑哧射了。第一发子弹射得太远,溅到雅雯的丝袜脚 背上。一看方向不对,小男孩急忙调整角度,将剩余的精液全部射入塑胶小盒里。   待整理完毕,孙大夫走到屏风后,拉开拉帘,从雅雯小穴抽出卫生棉条,放 入一个塑胶袋,交给小男孩,让他一起拿到231房间化验,5分钟后把结果拿 回来。   小男孩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离开诊室。   我从套间走出来,雅雯一看可算告一段落了,从床上下来找洗手间去了。   几分钟后,小男孩拿着两份报告回到诊室。急切地问自己究竟是什么病。   孙大夫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报告,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   小男孩听到这里脸都吓白了。   「应该是内裤掉色!」   操,一听这句话,差点没气死我!这是什么医术啊!   不过小男孩倒是轻松许多,点头道:「是,是。内裤是前几天夜市新买的, 品质不好。」然后千恩万谢离开诊室。   我走出屏风,问医生下一步要怎么检查。   孙大夫嘿嘿一笑:「不用检查了,根据我多年的临床经验,这肯定是蚊子咬 的小包。」   这下子差点没把我气晕,心想刚才就看出来是蚊子咬的包,那还折腾什么。   但强忍着配合医生,说道:「这就好,这下放心了!」   可孙大夫话锋一转,严肃地说:「这本来就是很小的毛病,你们为什么这么 害怕…专门来医院看?」   我一时哑口无言。   孙大夫继续说:「我猜你是NTR?以前玩过很多这方面的游戏吧!」   此时我会心一笑,也不用隐瞒什么了,说到:「同好,同好!什么时候猜到 的?」   孙大夫一笑,说:「我在公车上就猜到了。我那么骚扰你老婆,你不但不生 气,还看得兴致盎然!」   我大笑地说:「兄弟,您尺度太小了。说实话,不过瘾!」   「哦!那一会让你看过瘾的?」   「怎么…?」   「第一种方案,用麻药…」   听到这,我急忙制止说:「不行,不行,不能损害身体。」   「那,第二种方案…」   正说到这里,雅雯上完洗手间回到诊室,焦急地问大夫结果出来没有。   孙大夫说到:「刚才看了一下化验报告,比较严重!」   「啊!」雅雯大叫一声,坐在座位上,瘫软在我怀里。   我因为不知道刚才说的「第二种」方案是什么内容,只好见机行事,附和地 说到:「还是听医生的吧。」   孙大夫话音一转,接着说:「不过,我正好有一个祖传中医秘方专治此病!」   雅雯复原点神情问:「大夫,究竟什么病,什么秘方啊?贵么?」   孙大夫诡秘地说到:「你们还不了解我吧!我可是中医世家。祖上是医圣— 孙思邈,曾祖父为清末四大名医之首—孙伯华,祖父是民国五大神医—孙串山, 父亲是毛主席御用医生—孙六空…」   看着孙大夫口吐白沫炫耀自己的身世,雅雯也基本明白他是忽悠自己。转头 看我一眼,我轻轻眨了几下眼睛。雅雯明白我的意图,脸上依旧是刚才害怕的样 子,继续听他瞎吹。   「这几个人可能你们都没听说过。」孙大夫继续说:「不过我父亲有个徒弟, 你们肯定知道!」   「谁啊!」我和雅雯同时问到。   看我们认真的样子,孙大夫更来劲了:「大师王林。」   「这…」惊得我嘴巴张得大大的,问到:「大夫,我知道您医术高明。可究 竟要怎么给我夫人治病啊!」   「你夫人主要是正气下行不畅,我运气给他疏通几次就好了。」孙大夫看看 雅雯,接着说:「要不现在就开始吧。」说完,指引雅雯又来到屏风后,让我在 套间稍等一会。   雅雯知道他不怀好意,可拗不过,半推半就再次躺在屏风后的床上。雅雯刚 躺下,突然想起什么,问到:「大夫,您还没说价格呢。」   孙大夫一笑说:「我发一次功,888元。」   雅雯一听,急忙想起来。孙大夫伸手按在雅雯胸上,说:「我觉得和你们有 缘,所以免费!」雅雯这才放心下来。   孙大夫装模作样比划了几下,掀起雅雯的裙摆,伸双手摸雅雯的丝袜美腿, 嘴里说:「早上我们一起坐公车的,记得么?」   雅雯有些害羞,嗯了一声。   「当时我就发现你有问题,所以试着给你疏通了几次。可你都阻拦了!」   (操,把性骚扰说成气功,这个医生可真有才!)   雅雯知道明知道他在瞎说,可不好反驳,索性闭上眼睛。   孙大夫觉得时机成熟,说:「我这里有三条元气带,戴上效果更好。」说完, 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眼罩给雅雯戴上,拿出两根绳子,把雅雯双手绑在床边的钢管 上。随后,立即暴露色狼本性,解开裤腰带,将大鸡巴掏出来,摩擦雅雯的肉丝 大腿。   雅雯肯定知道他在干什么,不好意思揭穿,又觉得好尴尬,脸转向一边。   孙大夫一手继续抚摸雅雯的丝腿,时而手指抚摸雅雯的黑木耳,把雅雯弄得 淫水直流;另一只手飞快地打手枪。   这时,门突然开了,雅雯吓得一激灵。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大夫,对屏风 后的孙大夫问:「老孙,借你的血压计用一下。」   「拿去用吧。」孙大夫在屏风后回答,有人的意外进屋丝毫没打扰他的兴致。   年轻大夫刚走到门口,突然看到什么不对,回身走向屏风后,边低头看着血 压计,边问:「咦,这台血压计怎么没归零啊!」   当他走到屏风后一抬头,正看到两人苟且之事。表情有些惊讶,但随后恢复 了自然。   孙大夫一边打手枪,一边说:「差点就差点,反正最后得资料都是编出来的!   就是为了让他们看病、住院、吃药!「   「哦!哦!」年轻人应了两声,向后退去。突然他的目光落到雅雯穿高跟鞋 的左脚上(上面有小男孩的精斑)。伸手抓住雅雯的高跟鞋,问到:「老孙,你 病人是脚上长斑了,还是丝袜髒了?」   孙大夫没回头,说到:「你研究研究呗。」   年轻人立即蹲下,把血压计放在地上,双手抓住雅雯的左脚的丝袜脚背抚摸 亲吻起来。摸了两下,直接解开高跟鞋的绊带,将整个丝脚脚底按在自己脸上亲 吻。   我在旁边看得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觉得有些刺激,可又不想什么人都揩雅 雯的油。   雅雯此时脸红通通的,用力扭向一边。   年轻人威胁猥亵雅雯的行为反而刺激了孙大夫的淫欲。他向身后偷偷看了几 眼,龟头变得又大又红,右手撸动的频率又快又狠。没过几秒,白花花的精液射 了雅雯一丝腿。   雅雯估计被极度羞辱,有些受不了了,左脚用力甩开年轻大夫的咸猪手,右 手挣开绑绳,伸手去掀眼罩。   年轻大夫还是经历太少,此时匆忙拿起地上的血压计,转身跑出诊室。看着 他的背影,我觉得好好笑。   床上,雅雯已经坐起。孙大夫不紧不慢地把大鸡巴塞进裤子里,系上裤腰带。   我和雅雯一起走到屏风外面,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大夫说:「谢谢哦!」   孙大夫说:「也谢谢你夫人这么配合治疗。你们以后要想体检,就到我们医 院吧,全部免费。」   「好,好!」嘴上应允着,我心里却想:「就这种医院,我以后可不敢再来 了!就是百度上看他们的广告,才上当的!」   雅雯在我身后一声不吭。拉着我急匆匆走出门外。   没走几步,孙大夫出来提醒我们:「你们挂号费800元,也可以退回。明 天早上同一时间一起来取吧!」   我回头说:「好,好!多谢了!」雅雯却拉着我低头紧忙往外走。               [补遗1结束]     ***************************************************   不过,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不去取这800元挂号费呢?800元我倒不在乎, 但会不会发生更有趣的事情呢?你们说呢?     ***************************************************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