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情欲场](32)[作者:bulun]

***    ***    ***    ***               三十二、缘由   谭倩说的是事实,刘斌讪讪地笑了笑,说:「现在天还未亮,外边应该没什 么人,现在离开应该不会被人看到。」   「你真不愿再陪我一会?」尽管刘斌说的也是事实,但是谭倩没有理会,坐 起身来,任上身路在被外,幽幽地看着他。   看着对方幽怨的眼神,刘斌犹豫了,心想:自己现在离开是不是太矫情了?   都在一个房间呆了一个晚上了,多呆一会就会有问题?最后他决定先陪谭倩 聊一会再走,也正好了解一下昨晚对方发信息给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他在床边 坐下,说:「好吧。那我再陪你坐一会。」其实,此刻内心他也不是很想走,谭 倩虽没有牛丽丽漂亮,但也是个魅力四射的性感美女,只是此前一直没有机会单 独与对方相处,今天机会难得。   谭倩斜靠在床上,上身穿着内衣,但是可以明显看出,内衣下面没有胸罩, 挺拔的双峰将内衣高高撑起,乳尖的轮廓清晰可见,加之内衣上部有两颗扣子松 脱了,深深的乳沟袒露出来。这景象让晨勃的刘斌心中悸动,绮念萌生,甚至暗 自猜度,她的双峰是不是真的那么坚实?   「到床上来吧,别着了凉。」谭倩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见刘斌答应留下, 脸现喜色,将身子往旁边挪了挪,掀开被子的一角,让出一块地方来。   刘斌有些后悔留下来了,但是此刻又不能马上反悔,只有强抑心中的慌乱匆 匆上床,拉过被子盖住下身,目光避开对方高耸的酥胸,拘谨地斜靠着后背,说: 「小倩,你昨晚发信息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谭倩闻言脸儿一红,说:「我与沈姐喝完茶回到家里,没什么事,就给你发 了个信息。」   莫非昨晚她们两人在聊自己与牛丽丽的事,所以谭倩回家后忍不住好奇地发 信息过来?刘斌看了一下谭倩的脸色,觉得可能性很大。他刚点了一下头,另一 个问题很快出现在脑海里:既然她已经知道自己和牛丽丽的关系,为什么不让牛 丽丽过来照顾自己?难道她们没有聊到昨天早晨的事?他心中充满疑惑,不由好 奇地说:「昨晚你和沈姐都聊了些什么?」   谭倩瞟了刘斌一眼,脸色更红,说:「还不是你与丽丽的事。没想到你这么 有魅力,才第二次见面,丽丽就会和你上床,而且那么狂放、那么忘形,也不管 旁边有不有人。」   他们果然是聊自己与牛丽丽之事。说到此事,刘斌也是脸色讪讪,回想起来, 当时两人也确实有些忘形,明知沈红英在旁边还那么放肆,偏偏自己当时也似乎 特别兴奋。很快,他又想到了先前出现在脑海里的问题,昨晚谭倩为何不叫牛丽 丽过来?他看了一下谭倩的表情,心中一紧,不由想起了前天晚上跳舞时的情形, 莫非她真想体验一下自己的能耐?如果真是这样,该怎么办?她不像牛丽丽,是 有夫之妇,如果发生关系,会不会给她们夫妻感情带来影响?如果拒绝,会不会 得罪她?   谭倩见刘斌似在思忖,戏谑地说:「刘哥,还在回味昨天早晨的事?」   刘斌只有讪讪地说:「都是酒精惹的祸。」他不能说出心中的疑问,只能承 认是在想昨天早晨的事。   「听沈姐说,你像一条不知疲惫的蛮牛。」   谭倩的话让刘斌心中又起波澜,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媚眼如丝地看着自己, 加之双峰高高挺立,心跳更是加剧,很想伸手去真实地感受一下双峰的弹性,但 是想到对方身份又克制住了,对方的话也只有讪讪地笑着应对。   「刘哥,我身上是不是有怪味?」谭倩见刘斌拘谨地坐在一旁,笑着说。   「没有啊。」   「那我有传染病咯?」   「小倩,你别开玩笑好不。」   「既然我身上没有异味,还没有传染病,那你离我这么远干嘛?」谭倩似笑 非笑地看着刘斌。   面对谭倩充满诱惑的挑衅,刘斌胆壮起来,笑着说:「小倩,你要知道,现 在你这样子很诱人,容易让人犯罪,刘哥是个正常男人,如果相隔太近,我怕到 时控制不了自己,冒犯你哦。」   「刘哥会对我有兴趣?我不相信,你只会对丽丽这样的警花妹妹有兴趣。」   谭倩含娇带笑地看着刘斌。   「小倩,你可不要再激刘哥,你要知道你是个很有韵味的美女,刘哥可不是 柳下惠。」   谭倩没有回答,只是粉脸带笑地看着刘斌,那模样似是不相信,更似是挑衅。   「你不相信?」   「不相信。」谭倩眉角含春地看着刘斌,摇了摇头。   「那刘哥就让你相信。」刘斌说完伸手将谭倩搂入怀中,抓住她的玉手放在 自己怒胀的阴茎上,在耳边小声说:「你现在相信不?」   「你的好粗,好硬。」谭倩没有收回手,相反握住阴茎赞歎道。   「想不想试试。」刘斌此时将一切顾忌置之脑后。   谭倩「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眼神迷离地看着刘斌,同时玉手来回抚 摸着阴茎。   已是浴火高炽的刘斌将谭倩放倒在床上,翻身覆在她身上,吻住了她的嘴, 同时一只手深入内衣中抓住了光洁挺拔的乳房。谭倩的乳房比想象中更坚实,比 一些未曾生养的女人还要坚挺,平时即使不戴胸罩,也不会下坠。谭倩不甘示弱, 将玉手伸入内裤中,直接抓住阴茎,来回套弄。两人你来我往,忙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两人身上本来不多的衣服便离体而去,肉帛相见。当刘斌将身子移 到谭倩两腿间调整好位置时,谭倩抓住阴茎开始往销魂洞中引入。   「刘哥,轻点,你的太粗了。」然而,龟头刚进入,谭倩便出言提醒。   刘斌也感觉到谭倩下面很紧,和未曾生养过的女孩差不多,不免暗暗奇怪: 都生过小孩的人了,怎么会还会这么紧?   「我的骨盆比较窄,是剖腹产的。」谭倩接下来的解释解开了刘斌的心中的 疑团。   谭倩的阴道虽然紧,但是里面水很多,刘斌进入后,停驻片刻便开始抽动。   谭倩也很快适应了他的尺寸,搂住他身体,主动迎合他的进攻,唇鼻之间开 始发出欢快的呻吟。   已婚的成熟女人,无论是适应能力,还是耐战能力,均胜过青涩少女,不用 担心对方无法承受,即使对方开始不适应,也不过是一会的功夫,很快就能应付 自如。因此,刘斌很快便展开快速有力的攻击。   开始一直默默品味刘斌的粗壮和坚挺的谭倩,在他强悍的攻击下,几分钟后 便开始断续地发出感慨:「刘哥……你太厉害了……把我戳穿了……好舒服……   你的好粗……把里面挤得满满的……真的好舒服……你的怎么这么长……戳 到我心窝里了……难怪丽丽会迷上你……昨天早晨还不知羞地与沈姐说起你…… 说你让他死了好几回……刘哥用力……也让我死一次……操死我……使劲操…… 我快要到了……「   刘斌没想到牛丽丽会和沈红英说起这些,看来谭倩昨晚过来后,没有告诉牛 丽丽,很可能是听沈红英述说后心中好奇,方才投怀送抱,也很可能是好奇心驱 使。但是,此刻他没有心思去询问,只想尽快满足对方。他一边默默听着对方断 续的述说,一边奋力耕耘。   不到十分钟,谭倩的声音开始增大,同时身体开始颤抖,到后来声音变成粗 重的娇喘,似在默默品味刘斌的粗大和强劲,直到进入高潮,才又开始高声叫唤: 「我要到了……用力……操死我……我到了……啊……真舒服……我死了……」   谭倩的高潮来得很快,当她达到高潮后,刘斌停止攻击,让阴茎深深插在体 内,享受着对方进入高潮时的紧缩和颤抖,直待身体的颤抖开始减弱,并趋于平 静,才又展开攻击。   「刘哥,你还没到?」从高潮中恢複过来的谭倩,似乎这时才发现刘斌尚未 发泄。   「你不是想试试刘哥的厉害,如果就到了,那不让小倩妹妹小瞧了。」刘哥 笑着说,同时使劲顶了一下。   「喔。」顶得谭倩一声嘤咛,接着说:「刘哥,你真想把我戳穿?」   「刚才你不是叫我再用力,把你戳穿吗?我倒要试试,看能不能把你戳穿。」   「你好坏。」谭倩娇媚地看了刘斌一眼,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搂着刘斌, 默默挺动身子迎击他的攻击。   谭倩的身体很敏感,不过几分钟又开始进入高潮,口里开始喘着粗气,并断 续地嘶喊着:「用力操……操死我……戳穿我……真舒服……我要来了……用力 操……就这样……好哥哥你真行……我要死了……我死了……」   在谭倩再次开始步入高潮时,刘斌展开了猛烈攻击,那架势似乎真要将对方 戳穿,臀部像大功率的高速打桩机,大幅度地快速起落着。当再次将对方送上云 端时,他没有再停下来,而是继续攻击,只是放慢了攻击的速度,慢出快进有节 奏地沖击着,沖得尚未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谭倩娇喘连连,啊喔不断,并且很快 又进入高潮,到最后更是高潮迭起,娇哼频频。   一直埋头苦干默默耕耘的刘斌在即将达到高潮时才出言发声:「我要来了。」 同时松开紧搂着对方的双手,准备起身。   谭倩闻言更加兴奋,紧紧地抱着他的屁股,不让离开,说:「……给我……   射在里面……我喜欢射在里面的感觉……「有谭倩的指示,刘斌将刚抽出一 小半的阴茎重重地插入体内深处,紧紧搂着着她,开始强劲的发射。   谭倩被射得又是一阵嘶嚎:「我死了……登天了……」同时手紧紧死命地搂 着刘斌,似乎要将他融入自己身体里。   高潮过后,谭倩的身子变得十分柔软,直到她无力地松开紧搂自己的双手, 刘斌才依依不舍地从她身上下来。   「刘哥,你实在太厉害了,太强了,我差点你搞死了。」谭倩气喘吁吁地说。   「小倩,你都是结过婚的人,怎么还不如丽丽?」刘斌伸手搂过谭倩,在脸 上亲了一下,让她依在怀中,笑着说。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主要是谭倩身体比较 牛丽丽敏感,高潮来的快,而自己耐力比较强,可以使对方连续不断地处于高潮 中,大多数女人在连续几次高潮之后,都会感觉到乏力、虚脱。   「丽丽当过兵,体质好,耐力自然要强些?」   「丽丽当过兵?我还真不知道。」   「你们都上床了,这个都不知道?」   「我不是说了,都是酒精惹的祸,其他的我还真不怎么了解。小倩,能给我 说说她的情况吗?」   「她从小好很强,高中毕业就去当兵了,她第一个男朋友也是部队的,后来 意外死了,她才转业回来,曾经在我们省公安系统的技术比武和体能大赛中还获 得过名次,你说她体质是不是很好?」   「她是不是忘不了第一个男朋友,所以才一直没找男朋友?」   「心里可能还有他的影子。她回来后找过两个,一个是原来我们市领导现在 省领导的儿子,各方面也都不错,也很喜欢她,我们都认为很般配,但是她就是 提不起兴趣,没多久就分开了,后来别人又介绍了一个,也是一位领导的儿子, 他们好了一段时期,也分开了,后来她对男人似乎没什么兴趣了。直到那天见到 你,后来竟然还主动与你喝酒,这是这几年很少见到的。那天晚上分开后,她主 动问起你的情况,我们才知道她对你有好感,因此前天你叫我们吃饭时,我和沈 姐就想办法撮合你们,谁知你们这么快就上床了。昨晚沈姐和我说,都有些不敢 相信。」   「你既然知道了我与她的关系,昨晚怎么不让她过来照顾我?」刘斌笑着说 出了心中的疑问。   谭倩嗔了刘斌一眼,说:「当时没想这么多就赶了过来。」顿了顿,接着又 说:「到这里后才想到她,那时十一点多了,怕她误会,就没告诉她了。」   刘斌觉得谭倩前面的解释比较可信,同时也说明对方把自己当成了至亲好友, 所谓关心则乱,当时没多想完全可能,但是后面的解释就有些牵强了。她们是好 姐妹,相互应该比较了解,十一点发信息过来完全可以说清楚,并且可以找出很 多别人无法质疑的理由,因为才与沈红英分开,既可以说是关心她与自己的关系, 也可以说是想了解自己对她的看法等等,于是笑着说:「我还以为小倩妹妹想试 一下哥的能耐咯。」   谭倩看了刘斌一眼,娇嗔地说:「是又怎么样?你们只顾自己亲热,不顾旁 人感受,弄得沈姐内裤都湿透了。」   刘斌笑了笑,没有接腔。   过了片刻,谭倩又说:「刘哥,你老婆怎么会愿意与你离婚?女人能找到你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一辈子的幸福,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她吃不消?」   「应该不是这样,我也在寻找原因。」说到这事,刘斌情绪低落下来。   「按理说经历过你这样的男人后,对其他男人应该不会再有兴趣。你性格脾 气也不差,你进去也不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就是进去了,也不过三五年,外边还 有这么多领导和朋友关心你,出来后只要自己努力,肯定能很快发展起来。」   「你们女人的心思,我们男人很难弄懂。比如你为什么会对我有兴趣?凭你 条件,如果想找个相好,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刘哥,不瞒你说,对我感兴趣的人是有不少,但是我没兴趣,因为他们动 机不纯,而一些没有其他动机的人,又以为我是贺队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刘斌现在清楚,谭倩肯定不是贺华的人,如果是,今天肯定不会和自己发生 关系。她并不是风流女人,但是她与贺华应该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只是此刻 不便询问,免得对方误会,只有笑着说:「你不怕我动机不纯?」   「你不会。一你对我不了解,二你一直没有流露出对我有想法的意思,和你 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事实也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刚才如果不是我要你留下来, 你现在已经离开。」   「对了,小倩,现在我得走了。再不走,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刘斌本想 再了解一些情况,听到谭倩最后这句话,只有暂时打消念头。   「你再休息一会,我先走好些。」谭倩按住刘斌,从他怀中起来,看举止体 力似乎还没有恢複.   刘斌想想,觉得谭倩说的有道理,她先出去,即使有人看到也会是认为她在 照顾人。毕竟昨晚进来时有人知道,如果自己先走,被人看到后肯定会产生怀疑。 被照顾的人都走了,来照顾的人还没走,难免不会让人浮想联翩。   谭倩没有因为有刘斌在一旁注视不好意思,赤裸着身子下床后,找到衣服, 才缓缓向卫生间走去。谭倩身材很不错,前凸后翘,天然的S型,腹部没有赘肉, 乳房坚挺,称得上性感尤物。若不是腹部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很难让人相信是个 生过孩子的女人。   待谭倩走进卫生间,刘斌才收回目光,回味起刚才发生的事,感觉自己现在 对女人越来越不了解了。谭倩和自己发生关系后,见不到她对自己丈夫和家庭有 什么愧疚,莫非女人也与男人一样,喜欢新奇和刺激,偶尔出轨并不会对其家庭 和生活带来影响?他联想到同样是有夫之妇的金晶,与自己发生关系后,他们夫 妻的感情和家庭似乎没有受到影响。看来女人也和男人一样,身体和心也可以分 开,只要安全有保证,女人不会因为自己有家庭、有老公而介意与自己有兴趣的 人发生关系。想到这里,他心里的负罪感轻了不少,继而想到金晶对自己的帮助, 如果自己没与她发生关系,未必会如此尽心。看来通过这种方式与女人建立良好 的关系,有时可能比其他方式更有效,无论是李琳还是金晶,莫不如此。   谭倩穿戴整齐从卫生间出来,见刘斌盯着自己,脸色微红,走到床边,在他 嘴上亲了一下,羞赧地说:「刘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回忆。这事你千 万别告诉丽丽,以后如果想起我,可以跟我联系。你再睡一会,我走了。」说完 风轻云淡地出了房间。   谭倩走后,刘斌无法再入睡,脑海里依旧在想着刚才的问题。最后,他觉得 自己原来固有的一些观念以后似乎应该改变,不能再禁锢于道德伦理的约束,在 与女人打交道时,只要不去主动勾引她们,不去破坏她们的家庭,只要她们愿意, 不妨放开心怀去满足她们的好奇与幻想,让她们开心,这样不但可以与她们建立 良好的关系,而且对自己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八点多刘斌才走出宾馆,先给马小兰打了个电话,见马小兰还在家等着,打 车先回家。一进家门,马小兰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娇嗔地说:「哥,你昨晚又喝 多了?」   「昨晚是几个重要的领导,哥没办法,喝多了,实在动不了,所以就在宾馆 睡了。」   「哥,你以后发个信息给我好不?我好过来照顾你。」   马小兰的关心与牵挂让刘斌感动,将她搂入怀中说:「哥以后一定告诉小兰 儿,不让小兰儿担心。」接着扶住马小兰的头,在嘴上亲了一下,说:「小兰, 哥在L市那边有个工程,今天下午要赶过去,要过几天才能回来,你要好好照顾 自己。」   「嗯。」马小兰乖巧地点了点头。   送走马小兰,刘斌打车来到修理厂,车子已经搞好,里外一新,不是行家根 本看不出来是旧车,不过修理费也不少,花了一万三千多。   刘斌将车开出修理厂,到商店买好礼品,开车来到车俩处置中心,待沈红英 办公室没人时才走进去,将礼品交给沈红英。沈红英没有推辞,收下后笑着说: 「老弟,你是不是准备用这个就将姐打发了?」   被沈红英说中心事,刘斌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笑了笑,说:「姐,弟会是 这样的人吗?只要姐需要,弟随时为姐服务。」他内心原来确实这个想法,尽管 沈红英帮了自己大忙,但是不希望再与对方有进一步的关系,毕竟对方是有夫之 妇。尽管他早晨决定以后要改变以前的一些观念,但是仍不希望自己像种马一样, 太过随便。   「算了吧,见到姐好像见到老虎一样,怕姐吃了你。」   「姐,真不是这样,要不我们现在出去证明一下。」刘斌笑着说。   沈红英脸儿一红,说:「姐在上班,不跟你贫了,下次有机会再看你表现。」   从处置中心出来,快十一点了,刘斌想了想时间还早,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 L市,回去吃中饭还来得及,于是给贺华、袁林军等人发了个信息。当他开车准 备出发时,又想起这两天与自己有合体之缘的牛丽丽和谭倩,觉得也应该告诉她 们一声。与谭倩联系,他不觉得为难,简单地给对方发了一条信息:小倩,我今 天回L市,过几天再来看你。但是对于牛丽丽,他一时不知怎么说,从昨天早晨 离开到现在,由于没有理清下一步与对方该如何发展,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对方, 想了好一会,才发出一条信息:丽丽,还好吧?我今天回L市,过几天回来再来 看你。两人很快回了信息,均未提及情感方面的事,只是祝他一路平安。看到这 样平常的信息,他心里又不免有几分失落。   车子驶出市区后,他分别接到贺华与袁林军表示歉意的电话,说下次回来再 好好聚聚。途中,他给金晶打了个电话,约她中午吃饭。金晶接到电话似乎很高 兴,爽快地答应了。   有车确实方便多了,十二点半刘斌便到了L市,来到市政府招待所还不到一 点。金晶早已在招待所等候,他一到,便被请进小包厢内。桌上已摆上四菜一汤, 落座后,金晶说:「下午还有点事,中午就不陪你喝酒了。你还未到市里就打电 话给我,应该是想知道我了解到了什么情况吧?我们边吃边聊。」   「据我了解,你说的那个肖玲玲与你妻子高洁以前的关系,并没有传说的那 么好。」金晶一边吃,一边给刘斌介绍自己托朋友打听来的情况。   「肖玲玲是顶职进来的,她父亲原是银行职工,在你妻子高洁分配到她们那 个银行来以前,肖玲玲是行花,上面来人视察或者检查,通常都是由她出面接待。 高洁去了后,行花的桂冠被夺走了,即使有时仍让肖玲玲出面,也只是陪衬,来 人的目光多数是落在高洁身上。肖玲玲表面与高洁关系好,更多的原因是怕高洁 到领导那里打小报告,其实心里对高洁很有意见。高洁进来之前,张明与他们行 长关系就比较好,经常往那个银行跑,那个时候张明刚离婚,似乎喜欢肖玲玲, 每次到银行都要与肖玲玲说笑一番,肖玲玲对张明也有好感,只是听说张明比较 花心才犹豫着。张明见到高洁后惊为天人,此后去银行重心也渐渐转移了,开始 关注高洁。那时高洁正在与你谈恋爱,对张明的一再示好没有回应,仅仅只是将 张明当作他们行长的朋友。后来张明可能了解到了你的背景,这才又与肖玲玲好, 但是一直没有答应肖玲玲结婚的要求,直到你出事前,高洁与张明的关系都不是 很好。你出事后不久,张明又将重心转向了高洁,当时高洁对他的态度似乎并没 有改变。直到那次他们银行上面来检查之后,高洁与张明的关系才发生根本转变。」   「这么说这次检查是他们关系的转折点?」   「据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应该是这样。自那次检查之后,肖玲玲与张明的关 系就不好了,好像还吵了一架,后来肖玲玲与高洁的关系也不好了,不久高洁就 与张明好上了,没多久就嫁给了张明。」   「难道是那次检查时,上面的领导施压?」刘斌皱眉看着金晶,接着说: 「张明与他们上面来的领导关系是不是很好?」   「张明与他们省行的领导即使有关系也应该只是一般,否则中午吃饭他应该 会参加。」   「如果张明与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他们应该不会勉强下面已婚的员工改嫁 给另一个人?」刘斌皱眉分析着,接着说:「即使是承诺她改嫁给张明,将来提 拔她,也应该不会答应,支行的副行长不过一个副科级干部。」   「她是你妻子,你肯定比我了解。不过,高洁与张明结婚不久就提拔为副行 长了。」   未完?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