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我的红白蓝](04)[作者:东楼一醉]

***    ***    ***    ***                第四章无意   第二天一早妻子就起床开始收拾,而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被褥全部拎了出 来。我觉得她反应过激,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小姨子的行为也太操蛋。那条 平角内裤在妻子的威逼之下,被我找了个垃圾袋收了起来。本打算趁着时间尚早, 干脆就丢出窗外算了,但考虑到小区里的监控,还是等她走后老老实实当成垃圾 处理掉的好。   我的任务是第一时间和局里联系,这么重要的事不能随便和人通话,只能是 汇报给上级领导然后统一行动。   鉴于事件的重要性,领导让我在家里等着,派「猴子」开车来取,跟着的还 有刑侦科的科长老杜。老杜是「马三爷」的入门弟子,鉴于我和「马三爷」的关 系,他和我相处的一直很好。   吃过早饭以后,妻子照例上班去了,我没什么事做,便开始翻腾以前的东西, 打算做做恢复训练。作者这些年的刑警,之所以没有因为出身被同事们排斥,除 了必不可少的人际关系的维护,最重要的是当初领导一句很重要的话:身体是革 命的本钱!   十几亿国人除了不懂事的孩子,没有不知道这句话的,可真要持之以恒地做 下去却并不容易。可我们这些做警察的就不行了,再懒也不能在这上面偷懒,尤 其是刑警。当面对的犯罪分子专业作案的比率越来越高的时候,良好的身体素质 就不仅仅是破案的重要条件,更是保命的必要了。   三年前市区出了一件绑架案,绑匪的作案水平很高,所有我们能用的手段都 不灵了,最后直接上报到省里,还是首都派来的专业技术支援解决的问题。   但是尽管锁定了绑匪,抓捕也是重要环节,而且人质身份敏感,是个带着政 协委员身份的企业家,在当地几乎人尽皆知。这案子因为绑匪的低调没有惊动太 多人,但也不可能拖延太久,据说中央领导都听说了。没办法,谁叫咱离着近呢?   最可恨的是绑匪为了安全,直接进了山里,结果这一进山就出了我们的辖区, 主客颠倒了。我们成了「协助办案」的一方,弄的当时这个憋屈!   但是没办法,任务终究还要执行。   山区里面地势险要曲折,绕了没有多久竟被绑匪发现了我们的行踪,这一下 所有人都坐蜡了。关键时刻「猴子」灵机一动找个办法,我们几个「协助」的从 山后面绕了上去,然后从三十多米高的山梁上用绳子把人送下去,直接从绑匪的 后方擒获了他们。   一开始,因为这个计划的危险性实在太高,上级领导言辞拒绝了。最后还是 我们几个牙一咬心一横,由我带头第一个下去,才把任务完成。   不得不说的是,我下去的时候连武器也没有,身上就绑了一根山民上山用的 藤木条子,就这样收拾掉的一窝五个悍匪。后面的人上来的时候,没有不感到惊 讶的。因为这个我们拿了个嘉奖,连之前那一组技术支援的同僚都看的啧啧称奇, 直说我应该去特务连,当警察实在是屈才了。   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难以想象,面对五个悍匪的危险是怎样的?就算你有枪, 只要有一个没被你打死,他就敢拖着你同归于尽!这道理很简单,这是自知必死 无疑的亡命徒。   被我弃置已久的泡沫垫如今又平铺在地上,将两侧的架子固定好——这还是 当初师父专门给我找的一位老木匠做的,用的是人家精选的硬木做成,承重的能 力相当优秀。我的杠铃生了锈迹,尤其是那几块杠铃片,乍一看还不如下水道的 井盖儿。   这年月的武行人家不好混,因为武力失去了它依存的舞台,我们这些门人弟 子基本上都是各行其是,为的是生存的基本要求。如果不是家世出身的关系,有 这么一个发挥能力的地方,师父也没有必要这么看重我,毕竟我的职业决定了是 真的需要这样一门技艺。   重新开始的难度比我想象的高,这种痛苦非一般人所能体会。好比你拼劲半 生挣得荣誉或者功名,然后又失去,却还有夺回来的机会,那种真实地作用在你 的身体上的感触是怎么样的?这一点,恐怕很少有人能够体会。而对我来说,只 要还能站起来,还能拥有出行任务的能力,便不必担心真的离开我喜爱的这一行。 即便是走了,也有人知道什么时候需要我,我还能回来。否则,我就会成为一个 耻辱,而且永远洗刷不掉。   训练计划才执行到一半的时间,门铃就响了,我透过监控看到来的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正是老杜。   「资料呢?先核对一下有效性,核对好了马上抓捕!」老杜一进门就喊了起 来,连招呼也顾不上打一个,不过这让我感到亲切。   「上我屋里来吧!」一边擦着身上的汗,我把他们领进了卧室。   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已经确认过了一遍,但该走的程序是必须要走的,同志们 之间的信任越是无私,越是要尊重每个人的职责,不能出人为的纰漏,也没有必 要。   直接将画面切到第一个地方,我指向嫌疑人的眼睛。   「昨晚看视频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出现了这个。能够发现它是一个 巧合,正好你嫂子进来给我送水,我按了下暂停,结果没想到!」   「这就是天意啊!」一边的「猴子」在摆弄我的DVD,我心里涌起一股怪 异的情绪,那张盘已经被妻子收走了,不过画面还真是一时半会忘不掉。   老杜则一丝不苟地做着记录,这个表现说明他是有疑虑的,因为说服力不强。   「然后我不是第一时间就确定这是一个目标,因为你们看,这个位置和高度, 很容易被认为是一只野兽什么的在潜伏着。」   「比如一只狗?」   「狗眼睛是绿的,一边玩去!」   「然后我注意到一个现象。」之前的视频一直是暂停的,我点了一下,视频 继续播放了起来。   「很短的时间……看见了吧?」   这双眼睛在我们的注视下稍微转动了一下,视频中的反光就没有了。但从远 处农家而灯光布置出的背景里,分明可以看到一个人影缓缓站起,尽管他佝偻着 身子,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但确定无疑是个人。   「这一点确实能说明问题。」老杜记录完了说道。   「不仅是这样,还有物证!」我微微一笑,继续点开另一个档案。   这是现场的照片,以及那一夜采集到的可疑线索。其中一块布片尤为突出, 侦查员将采集到的位置以及碎片的成因都放在了一起。   「这里是?」老杜问道。   「不用核对我也知道,视频里出现的那个位置,全村周围只有一处,出个现 场一看你就知道了,一目了然!」我心里踏实了,知道至少目前算是有了转机。   一干人等走了以后,我感到一种满足,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成就感吧?至少说 明我还是有些用处的,且不论用处的大小,还能继续做事就很好!   当务之急是身体的问题,心里着急可本身却又不能急,这让我很是矛盾。回 家的时间还很短,我计划着,打算等到能出门的时候去师父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 办法。作为一个警察,知道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是一种能力,而神秘的武行, 本身便具有这种外人不可见的神秘笼罩着。   将后半部分没有做完的科目做完,尽管只是很小的运动量,但于现在的我而 言依旧是一场重负。补充完必要的营养以后,汗水也下去的差不多了,我拎着一 身衣服去了洗手间。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什么事儿也没有,可我心里还是有些胡思乱想的冲 动。比如上次在纸篓里的发现,尽管所有的疑惑都说明没有任何问题,但我总感 觉惴惴不安。   「世界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大概我就是这种没事找事的心态吧?   把旧衣服拾掇起来扔进洗衣机,发现里面已经塞了东西,是妻子走的时候扯 下来的被罩和床单。尽管没想太多,但我还是在心里问了一句,小姨子即便这么 胡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亲姐姐的生活习惯么?而且以我的经验,把这样一条内 裤塞到女朋友姐姐的床下是什么后果,这种事哪怕是传说的脑残富二代也不会做 的吧。   但也只是想想,有些事情怀疑多了自己恐怕会先出毛病,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该上洗衣机的盖子,按动开关,走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锻炼过的关系,这时候的我感觉有了些力气,尽管还是虚弱的感 觉,不过确实有一种强了不少的感觉。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等待的时间里我看到 两手空空,就给自己找了点事来做。这是我特意嘱咐妻子的,就是简单的家务活 由我来做,正好可以锻炼下身体。她倒很痛快地答应了,毕竟她也没什么时间来 做,不如趁这时候交给我,谁叫我自愿呢?   先是把握自己的屋子收拾完,然后就是客厅。这时候我身上已经开始出汗了, 说明我的体力还不想自己想的那么好,不过终究在恢复,尽管我的动作还是比较 慢。其实说起来,我的上必不能算是严重,因为终究没伤在脑袋上。   出院的时候医生主要交代给我的是内伤,但如果不是自己作死,其实基本上 已经没了什么大碍。饮酒是不允许的,如果可能还要戒烟,但目前看来可能不大。   我以大概每三步停一下的速度走到了妻子的门前,彼时她的门开着,里面的 陈设一目了然,这才是我熟悉的样子。看来之前反锁的房门是小姨子温霁所为, 大概是他们离开这里时候的事儿。   经过门口的时候,我一瞥,恰巧看到妻子放在桌上的笔记本。   按照常理,这个东西不用的时候是闭合着的,用的时候就打开。为了方便看 屏幕,基本上打开的角度要在九十度以上才行。眼前的这个却只开了一点,这是 怎么回事?   我出于职业本能把它拿起来查看了一番,却发现在侧面还有一个U盘。这小 玩意的个头不大,不过是个金属的,不知道是谁用的东西。想到小姨子那个胡来 的劲头,我心里就是一阵叹息,恐怕以后还有的愁。   没什么发现,平白无故我也不愿去翻妻子的电脑,就这么准备把它放回去。   结果没想到拿起来的时候把连在笔记本上的线也拽了出来,往回放的时候就 不好放了,而同时我也发现,这笔记本摆放的位置也不对,明显是高了。   我拔掉电源线,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坐到椅子上。很明显,这么一来 是根本不可能用的,笔记本下面还有一摞文件盒,两手需要举着才能够到键盘。 我仔细看了看,键盘上有一点浮灰,应该是短期内没有用的缘故。   这就有点费解了,要是这样的话,电源线应该是收起来的。插着电源应该是 开机时候才有必要,像这种常识常用笔记本的都养成习惯了。   掀开屏幕,点了两下鼠标,我发现果真是开机的状态。但桌面上并没有什么, 倒是任务栏显示有程序运行。我点了一下想打开它,却不料弹出了一个提示框: 磁盘存储空间已满,是否导出/ 删除视频?(大概是这么一句话,领会精神)   菜单后就是所谓的「视频」的背景,也就是软件暂停工作时候的最后一帧, 现在正对着的是我的后面,妻子的床头。我一下就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是那个 U盘!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什么视频?录像?偷拍?谁?   这是我全没料到的情况,不过还好,一切资料都在手上,我还有时间知道答 案。可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妈的!   桌面上显示着视频正在导出的提示,没想到时间竟然需要一个多小时。等不 了了,我先终止了程序,然后拔下U盘,才慢慢地走向门铃的位置。   「姐夫!」画面上猛然冒出来一个脑袋,正是小姨子本人。   「你呀?」我沉着脸。   「对呀,你先上我上去!」她喊着。   「那你先跟我说说你在我屋里留下什么东西了?」这事情瞒不住,挑开了说 更好。   「啊?」她很惊讶,然后有些惊慌。   「找你姐要去吧,回头让她领你进来,他不原谅你我也管不了!」我关闭了 对话,不打算再搭理她了。   「温霁来过了,我没让她进来,她去找你了。」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我心里 依旧很不高兴,姐妹俩就算差了一轮(属相一轮12年)的年纪,可这性格差的 也实在太多了,都不像一个家庭出来的。   「你甭管了,还想进门?我非得好好拾掇拾掇她不可!」妻子恨恨地说道。   但我也没时间理会这个了,偷拍的事情可大可小,我不认为这是温霁的胆子 做得出来的事情。如果有什么不该拍到的东西,后果是不能想象的。   果真,在我的电脑上,软件运行的速度快了不少,但令我震惊的是,这个小 东西不光是能拍摄,居然还有发送无线信号的远程传输的能力!还好,这个功能 是灰色的,说明购买者没有买下这个功能。   视频导出的效率随着主机的更换大大提高,但即便这样还是用了半个小时以 上才得以完成。我把软件中的信息记录下来,备作他用,然后把那个U盘放了回 去,依旧装在笔记本上。   打开视频到没有费什么力气,是电脑常用的视频格式,这让我省了不少力气。 看了下播放栏的时间显示,这段视频竟然录制了整整十二个小时的内容!他的容 量到底有多大?看来这方面的知识我需要补充了。   画面开始时黑乎乎的,然后陡然一亮,小姨子的面孔显现了出来。可惜和平 时大为不同的是,此时的她身上不着寸缕,而且在确认打开了视频之后还刻意向 后走了两步,好让自己整体呈现在摄像头面前。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材实在是好, 除了这个人事部我不喜欢的,躯体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个尤物。   她转过身,还原的臀部堪比欧美的模特,丰满的几乎赶得上一个足球!然后 就听到她扭头问了一声:「你好了没?」   却原来是音画同步的,科技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被我领教,实在不知道是该 作何想。   一个男人走进视野,看样貌是个青年小伙,长得倒很不一般的样子,就是看 上去似乎有点怯懦。   「你姐跟你姐夫不得杀了我?」原来他是担心这个,不过这也说明这件事的 确是温霁自作主张。   「你行不行!不行赶紧说话,你信不信我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找来三五个人把 你换了,你干不干?」温霁的语气听起来不像善类,我这时也眉头一皱,推断着 她背后的意图。   此时的小姨子,和我知道的根本不是一个人了。   那小伙儿听了这句话似乎有些恼了,一看就是生了气的样子,闷着头走过去, 什么也没说抄起小姨子的身子就顶了上去。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只看到他的屁股 一震一震的样子,但看得出来力气用的真是不小。   画面中很快传来连续不断的「啪啪」声,夹杂着女人的叫喊,以及他们终于 转换过来的体位。对这画面的小姨子已经陷入癫狂,两腿拼命打开着,我这才清 楚地看到她那里不仅干净无毛,还有一个显眼的刺青。   林檎,一个绝大部分人陌生的词汇,但在北方它指的就是苹果。知道这些却 不是因为我对苹果熟悉,而是这个纹身背后的一个神秘女人。只是随着当初的一 场大火,我眼见着她和她的姐妹离开了这里,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我的脑子一 片混乱,但我很清楚,她们的案子从开始到最后,与我根本就毫无关系,即便是 回来找麻烦也找不上我才对。   这代表着「诱惑」的刺青纹在小姨子耻骨的右侧,那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那里是她的敏感带?我的思路有点跑了。   就在两个人奋力冲刺的阶段,不巧电话声响了起来,听到那音乐也知道是温 霁的。他们的节奏随着电话而放慢,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温霁弯着腰,身后依 旧贴着那个小伙子。   听她说话的内容,应该就是妻子打来的。   「一会小军来接我……我知道了……我晚上再过来。」   像是对身后男人的表现不满,小姨子的屁股一摇从他身上脱离下来,然后转 身把他推倒在床上。似乎摄像的位置原本就是对着床的,接下来两个人的全部动 作一盖都没有遗漏地收入到视频里面。   开启的双唇猛地从男人胯下揪出异物,不断地吞咽着,直到它笔直向上再无 一点弯曲的弧度。   小姨子跨了上去,现实低头深吻,微微敞开的阴唇清晰地映现的我的视线里。 那上面被窗外的阳光照进来后形成的反射闪亮着,然后向下拉出长长的一丝,像 是吐出珍珠的蚌壳一般明晃晃。   但可惜,这时我才注意到,男孩的本钱并没有想得那么雄浑,还不及温霁的 小手一握!这让我奇怪起来,她是为了什么呢?   从一个成年男人的经验判断的话,这诡异的发现给我造成的感觉是很奇怪的。 那短小的不值一哂的物件,怕也只能在小姨子的臀沟里游荡,若是想要混入港口, 怕是比徒手登上珠峰还难。   不过或许也未必,这不她在帮他了,如果是女上位的话,机会倒是的确大上 不少。我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张光盘,尽管暴露了不少,却并没有真切的看到两人 相交的画面。要是准确地说,我进门时候看到的画面,依旧是男人在后面冲撞的 样子。   那么这两个人就都很可疑了——又是职业病,只要看到超出常理的行为,我 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事件背后不好的可能。   没什么可看的,我开了快进,这样一点点看下去岂不是要看上一整天?               【未完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