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小檬](21)[作者:Demon(w1985jc)]

***    ***    ***    ***                第二十一章   「可怜可怜你吧,臭婊子。」阿斌说着,捋正了鸡巴,抵到小檬淫乱的骚穴 口,他用手压着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蹭,磨的小檬痒的不行,但他还是没插进去。 小檬咬着嘴唇闭着眼睛,尽力屏息,却是更深重的喘息声音:「好弟弟……好主 人……不要再折磨小檬,不要……不要再磨你的母狗了……呜……」哽噎已经变 成了抽泣,「母狗……小檬……你的小檬母狗……真的……真的好想要……要主 人的大鸡巴好好地插进来,满足我……好……不好……呜呜……大鸡巴……主人 ……」阿斌笑着继续蹭,任凭她怎么哭闹要求,他一边蹭一边说:「贱货,你的 逼好嫩,很舒服,比手淫舒服的多,这么好的小花瓣,我才不想这么早就进去。」 阿斌蹭了不到一百下,从她身上下来,换鸡汤蹭,鸡汤如法炮制。两轮下来,性 药的效果也愈发强烈,小檬简直无法忍受这种折磨,此时就是牵来一条狗,一头 驴,她也愿意让它们插进来,填满自己,抚慰自己,满足自己……「求求主子们 不要折磨小檬了……呜呜呜……小檬……真的受不了了……好难受……比死…… 还难受……呜……求求主人们,给我……好……不……好……小檬愿意一辈子做 ……做你们的……母狗……呜呜呜……给……我……」   「鸡汤你下来吧。」桑德说。鸡汤从小檬身上下来,两个年轻人挺着鸡巴, 就是不操她。桑德给小董打了个电话,让他带新来的服务员金旺上来。董新亮已 经睡了,接到老板的电话,又从家起来赶过来,到的时候已经差一刻12点了, 在大堂里叫上新来的服务生金旺,两人一起进了二楼房间里。小董虽然没和桑德 一起玩过这种游戏,但是他知道他的嗜好,所以看到眼前的场景并不稀奇——那 个两年前的元旦在自己的副驾驶上甜甜地笑着说让他叫她姐姐的女人,正脖子上 围着项圈被桑德牵在手里,戴着手铐和脚镣,跪在地上给两个大鸡巴的年轻人轮 流口交,一旁的桑德还衣冠整洁地坐在那里。而19岁的少年金旺看到这一切就 无法淡定了,震惊,刺激,还有点害怕,然而这都不影响他裤裆里那根处男棍轰 然勃起。「小董,去看看你小檬姐吧,想操她吗?」董新亮按照老板的意思走过 去,看到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闭着眼睛,似乎没听见自己来了。「小董, 今晚还没人进过她的骚逼,你想做第一个吗?」董新亮看了桑德一眼说:「老板, 这,合适吗?」「合适,只要你喜欢,这个骚逼今晚的第一炮就给你。」董新亮 看了两位被吃鸡巴的客人一眼,说:「得罪两位哥哥了。」接着就脱了衣服裤子, 露出同样青春挺拔的肉棍,转身对桑德说:「老板,可以给小檬姐解开手铐脚链, 摘下项圈吗?」桑德说:「随你吧,你操她的时候,她就是你的妞,你想怎么做, 就怎么做。」「谢谢老板。」小董给她拿下那些SM用具,把她抱起,小檬也搂 住小董的脖子,两个人到了床上,他把她放平,人就压了上去,接吻,她搂紧他 后颈,鸡巴顶到骚逼入口,小檬一边哭着,吻着,一边抓住小董的鸡巴,牵引着 塞进了自己想了两个小时的骚逼里——「唔……」由于嘴巴还被小董塞着舌头, 她没法发出清晰的呻吟,桑德只觉得刺激,金旺更觉得刺激,而鸡汤和阿斌则有 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插进去。其实就算他们插了,桑德也会阻止,他早就知道小 檬对董新亮有意思,就是那次在烟台一起吃饭的时候发现的,所以,今晚,他第 一次主动分享小檬的时候,小董必须是第一个进入她的男人。   董新亮不好SM,他也挺喜欢这个被他称为嫂子的姐姐,他在她身上认真地 劳作着,被折磨的没有一点体力的小檬任凭他蹂躏操弄自己,董新亮都没有换动 作,传统体位一操到底,二十多分钟后,他喘息着深深地射了进去……   接着就是鸡汤和阿斌的轮番轰炸,跪在地板上口一个,撅起屁股另一个从后 面插进去;回到沙发上一个操着,另一个忙活上半身;躺到床上玩69,用手撸 着另一个;再把沙发靠到墙上,让她头朝下逼朝上,一个站在沙发扶手上把鸡巴 往下操进去,另一个站在地上让头悬空的母狗含住鸡巴吞进去又吐出来……几乎 同时,小檬被灌满了嘴巴和又一次被灌满骚逼…………   得到满足的男人们收拾好了离去,屋里还剩小檬,金旺,还有桑德。「宝贝 儿,今晚辛苦你了,去洗洗吧,陪完金旺,咱们回家。」小檬不看桑德,不看金 旺,低着头从地上站起来进了浴室里。   「操过女人吗?」「没,没有。」「想操吗?」「想,想。」「等她出来就 能操她了,好好玩,在我这也好好干。」桑德拍了拍金旺的肩膀说,「我出去抽 支烟,她出来你就操她吧,洗干净了,别嫌弃。」「是,老板。」桑德出去了。 又过了一刻钟,小檬从浴室出来了,她没有裹浴巾,身上还滴着水,看到屋里只 剩了一个小男生,便走了过去。性药的效力慢慢过去了,她的性欲也得到了释放, 如果说她以前因为高昌的迷奸有阴影感受不到性的快乐,那么今晚过后,她已彻 底沦为欲女,甚至此刻,她就是一个痴女。   「你好。」小檬用手擦着长发,微笑着和他打招呼。男孩不敢看她的眼睛, 低着头小声说:「你好。」小檬走到他跟前,拉起他的手牵着他来到床边:「你 多大呀?」「十九。」「那,以前有个女人做过爱吗?」「没有。」「想要吗?」 「嗯嗯,想要!」男孩突然激动起来,却依旧乖乖坐在那。小檬被他的样子逗笑 了,伸手摸到她的裤裆:「都这么硬了呢!小坏蛋!」「啊~啊~~」被小檬玉 手一摸,敏感的男孩忍不住叫起来,小檬蹲到他跟前,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一 手拿住擎天玉柱,一手压住根部,低头就吞咽起来:「唔……嗯……」男孩第一 次受到这样的刺激,爽的仰头呻吟:「啊~不要……不干净~啊……」小檬停住, 抬头看着这个清秀帅气的男孩,仍然一脸稚嫩:「连女人的骚逼都没有插过的鸡 巴,怎么会不干净呢?」一只手握住那滚烫的阳具,朱唇落到他干净的脸蛋上。 「你叫什么名字?」「金旺。」「你这样,好像姐姐一个熟人呢。」没错,是顾 北。想到心坟里那个人,小檬的眼睛又模糊起来:「我可以吻你吗?」「嗯。」 「我可以叫你小北吗?」「姐姐开心,叫我什么都可以。」小檬终于流下苦涩的 眼泪,把男孩搂在怀里:「小北,有你真好……」男孩也伸手抱住这个大了自己 快十岁的女人。「我们做爱吧。」「好。」说完,两人到了床上,被她当做小北 的这个小处男躺在中央,那根肉棍树立在十二点的位置。「小北,姐姐要上来吃 掉你了…」「嗯。」金旺答应着,小檬一手撑着床,一手抓住金旺的鸡巴,对准 自己的阴道口,缓缓地坐了下去……「嗯~哦~进来了~」小檬尽情呻吟,这是 她今晚最真切最舒服的声音,「哦~好舒服~」   男孩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感觉,这么湿滑,温暖,完全不同于双手,原来 女人的身体这么美妙!「小北,舒服吗?」小檬深情地看着他,微笑醉人。「嗯 ……姐姐,很舒服……」「把手给姐姐。」金旺就伸出双手,与小檬的左手对右 手,右手对左手,分别十指紧扣。小檬动了几分钟,问他:「要不要主动操姐姐?」 「我不会…」「没关系,姐姐可以教你。」说着,从金旺身上下来,跪到床上, 屁股撅起来:「小北过来,从后边操姐姐。」金旺就跪到小檬的屁股后面,笨拙 地把他坚硬的东西顶过去,小檬伸手抓住,往自己里面塞进去:「嗯~~小北, 往前动~~操姐姐~」男孩笨拙地往前顶,小檬幸福地呻吟:「哦~舒服~~嗯~~ 嗯~~~」可是他毕竟是第一次,动作生涩迟缓,比起刚才自己坐在他上面掌握 主动时候的连贯,快感间断了减弱了,于是说到:「小北不要动了,抓住姐姐的 腰~」金旺就按照小檬说的抓住她的腰,然后小檬自己开始往后快速移动,「操」 起了金旺,后入式的紧致深远以及美丽姐姐的越来越快,终于让这个男孩忍不住 进入最后的阶段,他忽然抱住小檬的屁股主动往前动起来:「姐姐我要射了!可 以射里面吗?」「啊~~啊~~小北好棒,操的小婉好爽~~小婉要~~射给小 婉~~~」最后几下之后,男孩死死顶着这个女人的屁股,人生第一次在女人体 内射出精液…………   事后温存缠绵了一会,小檬要了金旺的联系方式,两个人一起洗了澡,金旺 出去。一会,桑德进来了。「怎么样小婊子,处男的味道好吗?」「谢谢主人赏 赐。」小檬坐在窗边低头温柔地说。「穿上这套裙子,不准穿内裤内衣。」桑德 把一套黑色连衣包臀裙甩到小檬手上,小檬穿好,又踩上地上的一双红色高跟鞋, 随桑德离开房间,走到街上去。   「原宏,这么晚还没收拾完啊!」桑德没想到这时候能遇见街道收垃圾的小 哥原宏,心情不错的他主动和这个穷酸小子打招呼。「是啊桑哥,这几天活特多, 能多赚几笔。」原宏绑好三轮车上的纸壳和塑料瓶等,回答说。桑德忽然玩心大 起,把小檬的包臀裙掀起:「原宏!看这里!」原宏顺着声音看过去,心里一万 头草泥马奔腾而去……「怎么样,喜欢这骚臀吗?」桑德坐小檬裸露的翘臀上啪 了一下问。「桑哥,这,几个意思?」「喜欢就送你啊,带走~ 要吗?」原宏盯 着小檬的腚,完全挪不开眼睛:「她如果愿意,那我就带她走。」「贱货,还不 快过去。」小檬没有回应桑德,也没有把裙子拉下来,她缓缓地走了过去,原宏 急忙说你好,然后把她的裙子拉下来盖住她翘翘的骚屁股,让她坐到他收垃圾的 三轮车横梁上,两腿等着往南远去,消失在秋天的午夜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