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妈妈们的性奴之路](05)[作者:shushi12345]

***    ***    ***    ***         (五) 主人儿子显神通,奴隶母亲初养成   我们计划先从我的妈妈下手,让其成为我的奴隶,然后由已成为奴隶的母亲 出面演一出戏,把其他人的妈妈一个个的攻陷,然后成立一个由母奴组成的社 团。   前文总结:我的母亲蒋雪在我和3个臭味相投的兄弟齐铭,燕泽,楚焦4人 的合力暗算和围攻下,终于在自己儿子我的面前被调教出了高潮,尽显性奴母猪 的本色,此时我在母亲眼里是被那3个坏孩子强迫的。母亲并不知道,真正的策 划人其实是自己眼中听话的儿子,小伟。我的计划是:从自己的妈妈入手,先把 她调教成听话的性奴母奴,然后再让母奴帮着齐铭,燕泽,楚焦三人把各自的母 亲弄到手,成立母奴俱乐部初步定名为「爱母俱乐部」。   我叫小伟,我的妈妈在齐铭,燕泽,楚焦三人和我的算计下终于在我的面前 被他们三个人弄到高潮了,我看着蜜穴和屁眼红彤彤的妈妈,心里百感交集。   妈妈还沉浸在高潮过后的快感中,并没有发现我正在用炙热的暮光看着她那 丰满的肉体。我假装哭着对妈妈说:妈妈,你……你没事吧?   妈妈此时香汗淋漓,两对雪白的乳房暴漏在4个少年面前,蜜穴中喷射出的 液体溅的地上满都是。   穿着白色丝袜的美腿不停的颤抖着。妈妈双目终于慢慢的回过些神来,她痴 痴的望着我,突然反应过来些什么,猛地用双臂遮挡这自己的巨乳,侧着脸含羞 的说到:小……小伟,你扭过身去!别看妈妈,这帮是坏孩子,妈妈知道你也是 被他们胁迫的!   我心里好笑,妈妈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才是最大的坏人啊!   我哭丧这脸对妈妈说:妈妈,我,我害怕。   此时楚焦走了过来,拉起妈妈就往卧室拽,边拽边对齐铭和燕泽说:你俩拉 着她的龟儿子,我们三个去他妈妈的卧室4P他妈妈,让他儿子在旁边看着!哈 哈哈!   他妈的,我心想这个楚焦真是会办事,也只能舍去妈妈给那三个恶魔少年蹂 躏,才能达到我奴役自己妈妈的目的啊!   我装着害怕的样子,被齐铭和燕泽拉倒了妈妈的房间,此时楚焦已经把虚脱 的妈妈扔到了柔软的双人床上,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套新的情趣内衣, 这套情趣内衣是一件红色的连体裤袜,当然是透明的材质,乳房和下体都是镂空 的。   楚焦对着妈妈说到:阿姨,别让我们费事,你把这套衣服穿上吧,在你儿子 面前好好服侍我们哥仨,伺候的好了,我们就把你儿子放了,胆敢怠慢我们,小 心你儿子的小命!   我的妈妈满面泪痕的求饶道:求求你们别伤害小伟,你们都是同学,怎么能 这么对待我们母子啊!   齐铭和燕泽说道:少废话!让你换衣服你就换!别瞎bb!   妈妈又说:你们让小伟出去,你们别在我儿子面前……   话还没说完,只见齐铭一脚就踹在了我的肚子上,直接把我踹到在地。   「你们别这样……」妈妈看着我被他们打,无助的看了看我,叹了一声气, 慢慢的脱下了早已沾满各种粘液的衣服,拿起了那套充满性虐气息的镂空情趣内 衣穿了起来。   不一会儿,眼前的妈妈就变成了一个性感的女郎,白皙的皮肤,紧实的小肚 子,丰满的乳房,雪白的大腿。在37岁的年纪下,显得尤为性感!   我在角落里站着,看着穿着红色性虐套装的母亲,不住的咽着唾沫。   其他三人看到此时的妈妈,早已经饥渴难耐了,齐铭一把把妈妈推到在床 上,嘴巴对着妈妈的左乳头就大口大口的吸了起来,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使劲的 揉搓这妈妈的另一只乳房。楚焦则用手抚摸着妈妈的下体,一会儿拨弄着妈妈的 阴蒂,一会儿把手指插入妈妈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燕泽把自己的大肉棒伸到母 亲的面前,用一只手按着妈妈的头,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肉棒就往妈妈嘴里 送。   妈妈被他们弄的难受,又因为有我这个儿子在旁边看着,因此自尊心收到了 严重的伤害,可是有不得不随着那三个少年,也是因为之前的春药起的作用,妈 妈此时羞耻心大增,情欲也慢慢的被撩起来了。自己双乳和下体被人玩弄着,而 自己却卖力的为面前的少年口交,口水流的前胸湿淋淋的。   弄了足有10分钟,燕泽一声怒吼,把自己的子孙浆射到了妈妈的嘴里,还 强迫妈妈咽了下去。   楚焦和齐铭也不甘示弱,把妈妈拉了起来,站在卧室的地上,一个在前一个 在后,两个人就玩起了人体三明治:齐铭站着把妈妈抱在自己的怀里,肉棒插在 妈妈的蜜穴中,而楚焦则站在妈妈的身后,扶着妈妈的屁股,掰开妈妈的后庭 花,把自己的大鬼头慢慢的插了进去。妈妈此时已经情欲打发,小穴和屁眼早已 热的发烫,润滑无比,齐铭和楚焦毫不费力的就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先后 两个洞中。   两个人前后夹击,大力的抽插被夹在中间的妈妈。妈妈此时放声的淫叫着, 根本就已经失去意识了。而我则看着自己母亲的小穴和屁眼被人干的飞起,无意 识的掏出自己的大鸡巴用手套弄着。   又过了十几分钟,齐铭和楚焦二人同时一声闷吼,在妈妈的小穴和屁眼里爆 浆了!干着妈妈屁眼的楚焦先把还没软下来的大肉棒从妈妈的皮眼里拔了出来, 随后就是一股浓浆从妈妈的屁眼流到了地上。抱着妈妈的齐铭把妈妈放在了床 上,随后把自己的鸡巴慢慢的从妈妈的小穴里拔了出来,有意的让自己的精液留 在母亲的体内。这更加重的母亲的耻辱感。   三个人分别在我妈妈的嘴里,小穴,屁眼里射了精。心满意足的站在我的身 边,看着瘫软在床上的好友的母亲:母亲此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经 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高潮,自己好像感觉全世界都停止了,各种感官在此刻都 丧失了。   楚焦拿了一小瓶昏迷药水给神志不清的妈妈灌了下去,看着满身精液的妈妈 慢慢的昏睡过去,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即可怜我的母亲被这三个不知轻重的 少年插遍了身上的三个洞洞,又想用各种变态的手段淫虐她。   楚焦在我耳边小声的对我说:伟哥,你妈妈已经被我们调教的差不多了,接 下来就得看你的了,这临门一脚至关重要,你可不能心慈手软,就像我们一开始 计划的那样,先让你的母亲成为你的性奴,然后你们母子一起出马,帮我们把我 们的母亲一一弄到手!   我看了一眼他们,又看了看昏迷在床上的母亲,点了点头说到:你们放心 吧,这一刻我已经等待多时了,绝对万无一失。   「恩,那就好,我们三个人的性福还要靠你们母子之后的努力啊!」齐铭说 道。   「是啊,我看你母亲已经差不多要彻底沦陷了。」燕泽也说道。   我说:「放心把,你们先走,接下来我要让我妈妈看看我的手段!让她知道 我的厉害!哈哈哈!」   随着我们四人放声大笑。齐铭,燕泽,楚焦三人相继离开了我家,就剩我和 卧室里穿着露乳装昏迷不醒的母亲。   送走他们后,我迈步走向了母亲的卧室,在哪里等着我的是今后对我言听计 从的性奴,是解决我无数欲望的肉便器,是我爱着的母亲。   我来到卧室的浴室,先在浴池中放了一大池子洗澡水,我想着楚焦走的时候 说这个昏迷药水能管2个小时左右,就按计划先帮昏迷的妈妈洗澡。   我把妈妈抱到了浴室,脱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我慢慢的把妈妈泡到洗澡 水里,帮妈妈清洗着迷人的身体。我先扶着妈妈的脖子,用洗发水帮妈妈洗了头 发,洗掉了妈妈头发上已经干硬的精液,然后从后面抱着妈妈,把沐浴液揉在妈 妈的大咪咪上来回抓弄,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妈妈的下体不停的扣弄,想把那帮 畜生的精液抠出来,当然屁眼也被我扣弄了半天。妈妈在昏迷中也已经面红耳 赤,嘴里发出轻微的嗯嗯的声音。   连玩代洗的我洗了足足有1个多小时,才把这经过一天四个大肉棒的母亲清 洗干净。并用浴巾把妈妈身上的水擦干。然后抱到了我的卧室内,因为妈妈的卧 室已经是一片狼藉了。(为什么说四个大肉棒呢,看过前文的兄弟应该明白,我 早已经在三个少年的帮助下迷奸了自己的母亲)   我把妈妈放在我的床上,盖上被子等着她醒过来。保险起见我又把齐铭留给 我的春药膏涂了一些在我妈妈的阴蒂上和乳头上,又涂了一些在妈妈的屁眼里。   哈哈,万事俱备,就等妈妈醒过来了。   可能是涂了春药的原因,妈妈不到10分钟就慢慢的动了起来,嘴里不住的 呼着气,胸口也浮动起来。   慢慢的妈妈的眼睛睁开了,我坐在床边,关切的看着睡醒的妈妈,说到: 妈!你终于醒了啊!可把我吓坏了!   妈妈回忆起了自己被儿子的三个同学从强奸到在自己儿子面前高潮的情形, 不住的哭了起来,看到妈妈哭了,我也哭了起来,还真不是演戏,确实心疼我的 母亲。   「小伟……咱们家怎么会发生了这种事……」妈妈哭着说。   「妈,都怪我交友不慎,才酿成大祸,儿子没本事,没能保护好妈妈,我… …我……」   「妈妈知道你孝顺,妈妈不怪你……儿子咱们报警吧。」   「妈,咱可不能报警啊,他们三个走的时候对我言讲,如果你们干报警,就 把你妈妈的名声彻底搞臭。」   「那……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他们这样羞辱咱们母子吗?」   看着妈妈微红脸颊,不断扭动的下体,我知道春药已经起作用了。我一咬牙 说到:妈妈!我要报仇!我要让他们承受比我们母子还要多百倍的痛苦!   「傻儿子!你可不能干傻事啊!妈妈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没了妈妈 可怎么活!」妈吗以为我要去找他们拼命。哈哈,第一步达成!   「妈!我不是要去找他们玩命,我是说,你我母子二人共同努力,把他们三 个小王八蛋的妈妈也给糟蹋了!我要让他们三个的母亲承受一万倍的痛苦!」   妈妈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再看一个怪物,心想自己的儿子怎么会这么黑暗? 难道刚刚自己被三个小孩强奸的画面刺激到了?   「儿子,你……你怎么能有这么变态的想法啊……」   「妈妈,我们家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已经无法回头了。」我深吸了一口 气。深深的看着妈妈说到。   「妈妈,不瞒您说,我看到你被他们强奸,我真是痛苦无比,看着自己最心 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我特别加重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几个字。看着 妈妈的反应。   「小伟,妈妈我……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被春药弄得春心大 发的妈妈还没有注意到自己是裸体的在儿子的被窝里。手不由自主的在被子下抚 摸这自己湿润的下体,屁眼在床单上轻轻的摩擦着,生怕自己的儿子看出端倪。   「妈,我有个计谋,需要你我都牺牲一点东西,先要赢得齐铭他们的信任, 然后由你出面设计让那些畜生和自己的母亲乱伦,让他们的母亲永远抬不起头, 才能大仇得报啊!」   「你想让妈妈怎么做?」妈妈似乎看出了一点我的想法。   「妈,我们演戏,就跟齐铭他们说,您已经被我调教成我的性奴了,然后感 谢他们对您的所做作为,让您心甘情愿的做我的母奴。他们才会放松警惕,然后 我们再各个击破!」   「那我要怎么演?」妈妈吃惊的看着我。面色通红,看样子已经压制不住春 药的药力了!   「不瞒您说,妈,我真的爱你,你要知道之后我对您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爱 的基础上的!」我鉴定的说。   「妈妈!如果你想报仇!您可以在他们面前假装当我的性奴,赢取他们的信 任,然后助我们复仇!」我终于对母亲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突然上前抱住了妈妈。 双手在妈妈光滑的后背上上下游走着。妈妈被我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死命 的想要挣脱我,奈何我力大,反而让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暴漏在我的面前。   「妈妈,我爱你,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就从了我吧……我也是想帮妈妈报仇 啊。」   妈妈早已饥渴难耐了,她并不知道是我给她下了春药,还以为真的对自己的 儿子动了心。但是作为儿子的亲生母亲,怎么能答应儿子这种荒唐淫乱的事情!   妈妈嘴上还在反抗,可身体已经慢慢的放弃了抵抗,耻辱的眼泪从妈妈眼角 里滑落到脸颊和嘴角。我见此状,温柔的用嘴唇吻去妈妈的眼泪,然后顺着转移 到妈妈的嘴角,轻轻的亲吻这爱母鲜红的嘴唇。   妈妈并不回应我,但也不抵抗,任凭我亲她,我见此状一不做二不休,伸出 左手就抓住了妈妈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摸到了妈妈的下体,一摸才发 现,妈妈早已泛滥成灾了!妈妈身体还有些许抵抗,不住的向后退着,终于靠到 了床头,再也没有退路了。我此时早已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香唇中,探索着美丽 母亲的滑嫩小嘴,这只以后要吞吐我大肉棒的滑嫩小嘴!母亲因为春药上头,竟 然用她那柔软的舌头回应了我的进攻。我喜出望外,加紧了对眼前这具香艳肉体 母亲的上下套弄。我吞吐这母亲香滑的口水,吸着她的舌头,两只手在她身上挑 逗。一会儿拨弄突起的阴蒂,一会儿揉搓两对丰满坚挺的乳房,一会儿双臂又绕 到妈妈屁股后面,抓弄着母亲的小翘臀,还不时的挑逗这妈妈火热的小屁眼。我 一看妈妈已经要情欲爆发了。   我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伸到妈妈小穴里扣弄着妈妈的G点,对妈妈说:「妈 妈,以后在家里我就是你的主人,行吗?」   妈妈被我摸得快要上天了,不假思索的就回答道「嗯……嗯……儿子……好 儿子……快别弄妈妈了……妈妈要死了……」   我突然加快了手指在妈妈阴道里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妈妈的下体已经把我的 床单打湿了一大片。我又说道「妈妈,答应儿子吧,儿子最爱你了,好妈妈,您 太美了!儿子离不开您了!」   「啊!……啊!……妈妈答应你……答应你……啊!!!来了!!儿子!! 妈妈不行了!!!啊……」   终于妈妈在我加藤鹰般灵活的手指下泄身了。眼前的妈妈简直就是淫荡的化 身,我真是没看错,妈妈这种美丽的女人,性感的身材下面,是个淫荡的肉体!   看着妈妈高潮的样子,我把她平放在床上,对她说:「妈,刚刚爽了吗?」   「恩,舒服……」妈妈言简意赅,但是有数不尽的风情万种。   「妈妈,帮帮儿子吧。」说着就站在妈妈面前把自己的大肉棒掏到了出来。   看到了一根又大又长的肉棒,蒋雪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儿子的东西!妈妈早 已双眼迷离,香唇微张,嘴不住的往我的大龟头上靠。   「啊……」我轻呼一口气,此时妈妈的小嘴已经含住了我的龟头。我把屁股 往前伸了伸,让肉棒更靠近母亲的脸。母亲也顺势把整根鸡巴都吃到了嘴里。   「妈妈,用舌头。」我按着妈妈的头对妈妈温柔的说到。   此时妈妈跪在我的胯下,抬着双眼望着肉棒的主人,眼里含着泪花,梨花带 雨。大肉棒在母亲的嘴里抽送着,顶在妈妈的喉咙,做着深喉,房间里传来了咕 噜咕噜的口交声。因为我插得太深了,刺激的妈妈鼻涕眼泪的都下来了,看着妈 妈被我虐待的样子,我既兴奋有享受。   做了几百下深喉口交,眼看妈妈就要喘不上气了,我感觉快射了,于是加快 了抽插速度,看着妈妈双眼被深喉而流出的泪水,我终于把一股股的滚烫的精液 射进了妈妈的喉咙。等射干净了,我才放开妈妈的头,肉棒慢慢的拔出了妈妈的 嘴,只见一大股粘液,混杂着妈妈的唾液和我的精液,被妈妈「呕」的一声咳了 出来,顺着妈妈丰满的前胸往下流。   我把妈妈翻身按在床上,抓起妈妈的两瓣屁股往上拉,让妈妈的大屁股对着 我,狗爬式的在床上扶着。妈妈把头埋在了我的枕头里,高高的撅着屁股对着 我。我伸手就朝着妈妈的屁股拍去,把妈妈的淫荡大屁股拍的啪啪啪的响。妈妈 也被我拍的嗷嗷的叫,还伴随着嘤嘤的哭声。我就是要激起妈妈受虐狂的一面。   我一边在妈妈的屁股上打出一个一个的屁股花,一边用手指插弄着妈妈的屁 眼和阴道。   我打一巴掌就冲妈妈喊一句,「叫主人!叫主人!叫主人!」   妈妈被我打的嗯嗯啊啊的叫唤,「啊!啊!儿子,主人!啊啊!」   「妈妈,你现在就是我的性奴了!」我对妈妈狠狠的说到。   「是……我是……啊……」妈妈在我的拍打和扣弄下又高潮了。可能妈妈并 没有听清我说的话,只是条件反射般的回答我的话。   看着撅着屁股的淫荡母亲,我一把把她翻了过来,母亲用娇媚的眯眼看着 我,咬着自己的手指不断的喘气。我知道,真正征服母亲的时刻来临了!我一只 手大力的抓着妈妈的一只乳房,给予母亲更多的疼痛,另一只手快速的拨弄着母 亲的阴蒂小豆豆,给予母亲更多的快感。我的龟头也在母亲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 摩擦着。母亲此时一只手扶着我的一只胳膊,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另一只乳房揉 搓。发烫的下体蠕动着找我的肉棒。而我却并不急着插进去,我想再多欣赏一会 儿母亲的淫态。   终于我也忍不住了,这么漂亮且丰满的肉体是我这十几年来日思夜想的啊!   我腰一沉,一整根阴茎就插入了妈妈的阴道中。只听妈妈一声长长的,「啊 ……」   伴随这是我凶猛的活塞运动,插得妈妈两只大奶子上下翻飞,头发也散开 了。妈妈脚尖绷得紧紧的,享受这儿子主人的大肉棒。于是我又随手拿了一根楚 焦留下的假阳具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妈妈被这前后夹击的快感冲昏了头,屁眼 里也不断的分泌出大量的肛门液,使得假阳具在妈妈的屁眼里抽插自如,一次次 深深的顶在妈妈的屁眼深处。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在妈妈的蜜穴、屁眼和嘴里不知射了多少次。   我一边插着妈妈的屁眼,一边让她叫我主人,叫自己是性奴,这种快感简直 要上天!我只感觉自己天生神力,插了2个多小时,妈妈的淫水被我插的湿了又 干,干了又湿。反反复复的高潮了无数次,整个肉体都虚脱了。看到这里,我也 累的不行了,于是深吸一口丹田气,加快了插送速度,大喊一声:「妈妈!我要 射给你啦!」   妈妈再听到我的呼唤后也是振作了老精神,我只感觉妈妈的阴道里又淫水泛 滥了。   我大喊道:「母奴听令!」   妈妈也晃着自己的大奶子和大屁股回道:「啊!啊!母……母奴在此!啊… …啊!!」   「准备接受主人的圣物吧,奴隶妈妈!」我大喊着,胯下简直插的要飞起。   母亲早就受不了我的大力出奇迹的抽插方式了,简直的就已经改变了她的世 界观,皈依于我这尊大佛了!   我看着这一具雪白丰满的肉体因为不断的性高潮而湿透的妈妈,一边抽插一 边俯在她的一对大奶子上,咬着妈妈的耳朵边吹气边说道:「从今天开始,你无 条件的接受我的一切要求,我让你当人你就当人,让你当狗你就得当狗。让你光 着你不能穿着。让你死,你就不能活!听明白了吗?!」   面对完全征服自己的儿子主人,妈妈双眼迷离痴痴的说道:「知……知道 了。」   「要叫主人!」我严厉的说。   「知道了……主,主人……」妈妈完全无奈我的行为,她也知道自己不能这 么做,自己的小穴和屁眼正在被眼前的男人不断的冲击,实在是无法不从于我的 淫威。   又插了一百来下,我怒吼一声,在射的同时突然拔出插在母亲屁眼里的假阳 具,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冲昏了头。   我终于射出了我的子孙浆,烫的妈妈啊的一声就昏了过去。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