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淫妇本是多情生](02)[作者:盘根老树]

***    ***    ***    ***               第二章情不自己   此时此刻老赵直挺挺的躺在自己床上,眯眼盯着天花板上的苍蝇。   老赵一遍一遍用身体回忆着那一夜在小树林里的艳遇,他记得吮吸刘英丰盈 嘴唇的味道,以及手心中她乳房的温度,他甚至还记得自己像所有雄性动物一样 的肾上腺素激增的快感。   不幸的是,这些记忆变成了老赵心头虫蛀蚁食的病。   更不幸的是,英姐并没有兑现她「下次」的承诺。   于是老赵每天起早贪黑的出车,时不时的就在社区里溜达,渴望着在某个红 砖楼的转角看到刘英的身影。他也开始渐渐留意起身边所有关于她的消息。   老赵最近打了鸡血的生活状态,并没有引起媳妇春慧的注意,毕竟每天交回 家里的钱是越来越多,只要能每天完成任务——还是超额完成任务,对于一个需 要经营生活的女人来说,这就是爱情,钞票握在手里比什么都来得实在。   为了给老赵营养身体,春慧使尽了全身解数,每天从韭菜鸡蛋到各种补品, 自己知道的、坊间传闻的每天变着花样的犒劳老赵。   如果英姐是老赵心里的那团火,春慧一定就是那个添柴人。   不出一个月,老赵就跟同在社区里拉黑车生意的宋哥手里,盘问出刘英的电 话,说是要给老家镇上的单身老弟找对象。   拿到电话的那一瞬间,老赵如获至宝,压抑着亢奋揣着手机溜到了社区墙根 的小树林里。他几乎是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电话里传来刘英迷惑的声音。「你找谁?」   「……」老赵的手心冒汗,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   「找谁?」   老赵憋不住了,压低声音:「是……是我,老赵。」   他感觉到电话的另一端哽了一下,这两秒钟的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这 一瞬间凝固。   「哦,赵哥。」刘英的口气缓和起来,「找我有事啊?」   「没啥事,没事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了啊,问问你最近过的咋样啊?」   「我,我挺好……」   「你过得好,我过的可不咋地啊,你看你啥时候方便?我去看看你。」   「……」   电话另一边的英姐,只沉默了半刻,便传来如糖似蜜的娇笑声,「哎哟,我 有啥可看的呀,看把你闹心的,我啥时候都行呀。」   老赵的半个身子已经酥透了,他似乎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甚至是血液奔 流的声音。他知道,最后这几个字就是他敲开蜜道的金钥匙。   「你说真的?那我现在过去?」   「噗,中午吧,我都在,我跟你住隔壁楼,就在4门201。」   再次出现的老赵,汗浸湿了前额的站在英姐门外。   老赵在寻花问柳方面没什么特别的经验,除了前年被宋哥在歌厅的老相好介 绍,肏了个河南妹子为其沖年底业绩外,还是属于保守型的男人。   老赵用吃午饭的时间草草洗了个澡,神色紧张地晃到英姐楼下。   一路不足100米,他生怕被社区里的街坊们发现,要防着纳凉的大妈们, 还有那些打车的熟客,他暗自为自己得意,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偷的 刺激,简直堪比敌后工作。   他刚要抬手敲门,英姐便倚着墙把门打开了。   老赵觉得,眼前的光景让他一阵眩晕。刘英的衣服看上去是一种很廉价的白 色丝绸,服服贴贴的包裹出她中年少妇的媚人轮廓,齐胸的边缘掩藏不住那道深 不见底的沟壑,双乳在半遮半掩中隐若可现,顶出两颗暗红色的诱人肉枣。一双 吹弹可破的大腿在裙下泛着潮热的汗光。   她嗔笑着回身,勾起手腕让老赵进屋,俨然一个30出头的淫妇,在焦躁地 等候甘霖雨露。   老赵从来不爱慕什么冰清玉洁,反而会被这种浓烈的媚俗的视觉美感会深深 裹挟。   老赵眼神无法从英姐硕大的奶子和浑圆肉感的屁股上挪开,这就是他日思夜 想的娘们,现在就等着自己猛力耕耘,他突然很懊恼自己,好歹也算是快到不惑 之年,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面前,此时此刻却不知如何是好。   「进来呀!」英姐回头看着他,顿时被老赵如视奸一般的眼神惹红了脸。   老赵回过神来一把关上门,从身后紧紧抱住英姐,一只手从后背绕到英姐胸 前,隔着丝绸内衣搓揉起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从后面插入内裤,滑落到英姐的蜜 缝之间,那种久违的湿润的肉瓣,瞬间在他的指尖绽放起来。   英姐的门口对着一面落地镜,倒映着这团燃烧交织的欲火。光线从一侧洒落 在两个人身上,镜中的女人微微仰着头轻声娇喘,乳房被一直大手不停把玩,时 不时挤弄乳头,或是上下揉动,一只硕大的奶子已经滑落出丝绸睡衣,双腿微张, 妖媚的扭动着腰身,不停的迎合着男人手指的节奏。   男人在女人的脖颈耳畔来回亲吻舔舐,同时用手指快速插入蜜穴,直勾勾的 盯着镜中那个被自己降服到微微颤抖的英姐。   「小骚货,你可憋死我了。」老赵喘着粗气,手中力道又加了几分。   「啊……啊……要……要不行了……」   英姐说着回过头,让老赵的舌头深深插入自己的湿滑的双唇之间,唾液在两 人舌尖润滑湿粘,拉出一道道凝亮的水线。   老赵让英姐转过身,自己快速褪去内裤,用自己的下体紧紧贴着她,把她按 在墙边,一边双手抵着她的奶子,一边问道:「你说说,什么不行了?」说着边 用舌头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滑动。   老赵能感觉到英姐乳晕已经变得紧缩,乳头肥厚修长,用力坚挺着。他用舌 头来回挑拨着如蜜枣一般的乳头,整张脸紧贴着英姐硕大的奶子。左手的拇指和 中指手指紧紧捏住英姐另一只的乳头,用食指在乳头顶端打转似的摩擦。他感觉 自己就要窒息了,这种快感从胯下直沖向大脑,他不时发出像孩子一样的呜咽声, 深深地沉迷在其中。   老赵的手指很粗糙,也正是这种粗糙,似乎让刘英的乳头感受到了最原始的 快感,一边被吸吮,另一边被虐爱,她不知该应付那一边,只能用力怀抱住老赵 的头,抽动着身体,发出阵阵淫吟,在自己的家中,柔媚浪荡被放大数倍。   「告诉哥,你什么不行了,嗯?」   老赵腰间一用力,扒开英姐的大腿,让她背靠着墙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的 膝盖架在自己的小臂上。英姐身下那到肉缝瞬间被打开,淫水横流。   老赵用另一只手在肉瓣间来回快速撩拨,任凭粘滑的体液沁透手指,不时的 在那颗早已饱涨的爱豆上揉擦。   女人早已一脸淫姿荡色,微睁的双眼在绯红的面色中,散发出饥渴难耐的神 色,一双柔嫩的手臂勾挽着老赵的脖梗,一声一声念着:「好哥哥、好老公,快 点来……」   老赵突然停下手里的功夫,用早已滋出体液的鸡巴对准英姐的肉瓣,问道: 「快说说,要什么?」   「要……要……要亲哥哥的鸡巴……」   此时的英姐浪的发了狂,一张一合的肉缝在鸡巴头部来回像嘴唇一样摩擦。   「要好老公操我,操我的小骚穴,操出水……」   老赵听了更是觉得异常刺激,胯下的鸡巴兴奋的一下一下跳动起来,腰间一 用力,从英姐的肉缝中直戳进花蕊。好紧的骚逼,老赵心想,就这一下进去,险 些喷射而涌。这个感觉和自己媳妇春慧的完全不同,犹如一个温暖潮湿的黑洞, 把自己的硕大的鸡巴紧紧唌住,不肯松口,甚至还有一股力量把自己的鸡巴一步 一步往蜜穴深处送去。两片阴唇包裹在鸡巴根处,摩擦着自己的,春水不止。   老赵感觉刘英就像一条母狗,而自己就是这条母狗的主人,他从下往上狠狠 的抽插了几下,连声问:「说,骚货,是不是很久没被操过了?」   「啊……啊……是……是很久没被操过,就等着老公来操……用力操……啊 ……」   「你是不是骚货,人人都能操?」   「啊……是……是……谁都能来操我……啊……要好多老公来操我……」   「下次叫几个男人来操你这条母狗,要不要?」   「要!要!我就是条母狗,等着老公们来玩……啊……啊……啊……」   英姐浪叫不止,一声一声随着老赵的抽插越来越急促。   老赵的心脏像快炸裂一样,从下而上用猛力的抽插着,他看着眼前被玩弄到 娇淫乏力的英姐,为自己的手段感到非常得意,鸡巴似乎比刚才更加粗挺。老赵 很好的把握着速度,时快时慢,不时的直插到一半就抽出来,惹得英姐不停地卖 骚。   越来越接近临界,老赵对自己的身体有着精确的把握度,他用一只手掰开英 姐的屁股,让她把肉缝张的更开,自己像冲刺一样加快频率,喉咙中也忍不住发 出蛮力之声。   「啊……啊……啊……啊……要来了……要来了……」英姐被老赵抽插的似 花枝乱颤,两个白皙的奶子随着节奏上下攒动,乳头挺立着剐蹭在老赵的胸口之 上。   「啊……啊……要来了,高潮……我要……啊啊啊!!」   英姐随着老赵猛然间发力,一下脑中一片空白,瞬间浪水泉涌,顺着大腿和 老赵的鸡巴倾泻而出,身体后弓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老赵被英姐抽搐收缩的阴道刺激,加上眼前这个女人的浪荡身形,感觉胯下 鸡巴越来越难以把持。   「啊……啊……操……操死你……啊……啊……啊啊!」   一股热流顺着老赵的身体喷出乱来,将满满一管精液喷射在刘英的身体里, 粘稠的白色精液混合着英姐的春水清流而出,粘腻在英姐的蜜穴周围。   老赵的头搭在英姐的肩膀上,用手指沾着精液把蜜豆、蜜穴和菊门细细涂抹 了一遍,默默地自言自语:「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两个人依旧抵着墙,像两只征战后的野兽,粗重的喘息声不绝于耳。   许久之后,他们仿佛重新回到人间,窗外的风穿过树叶的声音也变得清晰起 来。英姐温柔妩媚,像恋人一样和他缠绵到午饭后。   在老赵心里,这次交欢如同一个关系确立的仪式,把他的心紧紧绑在刘英身 上。   坐在自己的车里,老赵把手伸进裤兜里,把玩着那条红丝内裤。那种温暖顺 滑的触感从指尖传到他的全身,穿在刘英的身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温度呢?会 不会再潮湿一些,夹杂着女人的汗香和体液,如同这世界上最好的香料,勾人魂 魄。他微微眯起眼睛,沉迷的吸了一口指尖,本来已经尘埃落定的心,慢慢又悬 浮起来。   她会怎么对待别的男人?她会不会也挽着别的男人的脖子,享受着他们在自 己身上泄欲?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这样的?老赵渐渐烦乱起来,只觉得蝉鸣 声越来越大,他将车内的音乐声音扭大,《一人饮酒醉》的红尘情长震耳欲聋。   老赵经历了一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天快亮了才渐渐入睡。   睡梦里他又回到了刘英香艳的房间里,光怪陆离的红色光线,让房间里的桌 子、椅子都看上去那么柔软,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进卧室,有无数的羽毛在拂过 他的脸,他能听见英姐的笑声,喊他的名字,让他进去。   房间里没有床,刘英赤裸着身体坐在房间正中的一个马桶上,脸色涨红,她 伸出双手让老赵靠近,老赵蹲下身子望着她,他觉得这种感觉非常怪异又温暖。   他把双手伸到英姐的胯下,慢慢挤压她的金丝绒一般小腹,金黄色的温热尿 液顺着他的手指淌下来,他颤抖着却停不下来……   他猛然惊醒,媳妇孩子洗漱的声音让他头痛欲裂。老赵恼怒的骂了一句,又 一次沉睡下去,不愿醒来。               【未完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