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柯姐的暴露羞辱调教游戏](二)(完)[作者:franksdand]

***    ***    ***    ***   (1。)   离开了镇上的××国小,frank和柯姐重新回到车上离去时,时间也已 经过了凌晨零点又几分钟。   而作为一场户外暴露羞耻调教的收尾,一张床,一个房间,一顿好吃的吃喝 小食,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在开车前去那家、位在隔壁乡桥头边的那 一家「两兄弟烧烤」觅食的路上,frank便找了一家小旅馆,先安置好有点 疲累的柯姐后,frank才又开车上路给走访了一趟那家、连招牌都没有的路 边烧烤摊。   虽然这家路边烧烤摊的两兄弟老闆生性浪漫,常常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地随性摆摊做生意,也没有让人眼睛一亮的上等特选食材可选,但靠着特调的涂 酱、调味粉和不输给一流烧烤名店师傅的火上工夫,尽管只是普通的烧烤小食, 却也累积了不少愿意排队光顾的嘴馋顾客-就像frank也是那排队人潮的其 中之一。   「鸡肉、猪肉、牛肉、羊肉各两串,香菇、四季豆也来两串,鸡屁股……嗯 ……三串好了!去骨鸡腿排、鱿鱼也各一只,还有……蛤蜊、蟹腿肉、柳叶鱼、 虾子这四种,也都给我来一份!嗯,饮料啊?有可乐吗?卖完了?那就来个青草 茶一瓶!」,frank是个肯花钱填饱肚子和嘴巴的美食客,久久才吃上一次 的心态,也让frank多叫了一些柯姐爱吃的鸡屁股和海鲜;至于食肉民族的 frank,自然就是那些烧烤肉串的忠实热爱者啰!   而配上他们自己熬煮的古早味退火青草茶,达成「吃饱、喝足,一次满足」 的这个小确幸,frank居然还花不到500块钱。   只是,来回车程和排队等待的时间颇久,花了40几分钟,frank才拎 着四个袋子的烧烤小食和抱着怀中的一瓶青草茶,满头大汗地回到了小旅馆的房 间。   而这间小旅馆位在快出了镇上的郊外,还座落在偏僻的小路底,旁边除了一 座废弃的铁工厂外,则是一片野草丛生的荒芜空地。   但说是小旅馆,其实这里连「旅馆」两个字都算不上,顶多算是有附床的澡 堂吧!四个人一起入浴、也没问题的超大抿石子浴缸以外,一个沖洗用的莲蓬头, 一张水蓝色塑胶床垫,还有一个洗手台和镜子,剩下的装潢布置,就只有一个置 物架和折叠式的小桌子,就连冷气都换成了中央空调,垃圾桶也只是一个放了塑 胶袋的简陋铁桶来替代。   那要坐哪?也有椅子,但只有2张塑胶椅凳,就放在垃圾桶旁边。   而且房间连门都没有,只有挂着一条充当门帘之类的彩色花布,算是勉强还 顾及了房间里头客人的隐私,却完全无法阻挡掉、来自走廊或其他房间的任何大 小声响。   所以,这里也没有什么住宿客;但因为没有令人顾忌的监视器,也没有查看 证件的麻烦登记手续,更没有会问东问西的柜台人员,只要你有付钱、再随意给 个名字做登记,加上这里前2个小时250,后面每加一个小时才100的房钱, 听说可吸引了不少过来度过偷情时光的成对休息客。   而我们的房间、就在人来人往的一楼走廊上-房间大门挂着的、是一条蓝底 白色花朵图案的彩色花布;而站在门口往里头一看,虽然隔了一条彩色花布的遮 掩,但frank还隐约能看见柯姐、正躺在抿石子浴缸边的塑胶床垫上。   不过,却没有听过有人曾经深究、房间为何连门都没有的原因;而今晚这里 「开房休息」的生意还不错,「啊啊啊!老公……爱死你了!」、「乖!好乖! 爽不爽啊?乖宝贝?」,比如在昏暗的灯光下,frank站在一楼这一条走廊 上才几秒钟,就陆续听到了至少六个房间里,此起彼落地传来了像这样、女人挨 干时的叫床声和大声呻吟,以及同床男人「埋头苦干」中的嘶声喊叫;看来今晚 出来偷情干活的男人、女人,每一对都感觉格外卖力和起劲。   这就是男女性爱魅力的诡异之处-几乎没有隐私保障的环境里,这样越是濒 临春光外露的暴露危险下,男人和女人就越是想要感受到、尽情投身在纵欲性爱 中的美丽之处,哈!   「呜呜……呜呜……」,而掀开充当门帘的彩色花布,躺在塑胶床垫上的柯 姐,却是一动也不能动地、继续躺在塑胶床垫上动弹不得。   是啊!动弹不得,「呜呜……呜呜……」,口齿不清的哀鸣声中,戴上眼罩、 咬着口球,还仍穿着一身被汗水弄湿的××国小制服上衣和短裙的柯姐,只见弯 曲对折的两腿上,不但被frank用强力胶带给绑住了两腿膝盖,就连双手也 十指合掌地一起和两只脚掌给强力胶带绑在一起后,这副只能左右翻动的身体, 可以看见两脚脚跟紧顶着、正半插在肉穴里的一根五段变速的紫色颗粒按摩棒外, 还有分别被贴住紧贴在阴蒂上、塞进屁眼之后的直肠肠道的两颗粉红跳蛋,嗡嗡 作响地折磨着柯姐时常崩溃的理智线,也让她成了衣衫不整下、一颗不断蠕动和 低声发出哀鸣的「人肉肉球」。   「嗨!玲,别紧张,是我、是你的主人老公……」,看见柯姐似乎因为感觉 有人进来房间、而开始紧张不安,frank便急忙开口安抚着、原本剧烈蠕动 或挣扎着的柯姐,也才让她似乎放松了下来。   但说真的、这样一个人出去,只靠一条蓝底白色花朵图案的彩色花布、可有 可无地保护自己的m奴宝贝-一副全身动弹不得、又毫无反抗之力的半裸成熟女 人肉体,并不是一个妥当的决定,也幸好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玲……吃东西啰!玲……」、「主人老公……玲……爽……好爽…… 呃呃……」,拿下柯姐的眼罩和口球,一边替她解开强力胶带的束缚时,一边也 听见两眼无神的柯姐下巴流满了口水癡呆地反覆说着类似的淫声浪语   「玲……玲……玲……?」,看着柯姐对自己的呼唤毫无反应,又看见滑出 肉穴外的整根紫色颗粒按摩棒、几乎外面沾满了湿答答的女性淫水时,不知道刚 刚高潮了多少次的柯姐,正处于肉体滞留在高潮状态时的余韵未绝,也连带的使 她是满身大汗和一脸潮红的癡呆傻笑。   「主人老公……玲……爽……好爽……呃呃……」,拿了卫生纸帮柯姐擦去 汗滴和口水后,躺在frank怀里的她、还兀自全身抽搐了好几下;而伴随她 口中的喃喃自语和一脸的神智恍惚,竟让frank感到一丝发噱可笑,也感受 到一股莫名的骄傲和满足。   比起用上更进一步的鼻勾、口枷、头套等的道具,好来让m奴宝贝们变得面 目全非的丑不拉叽,这种让女人自然流露出了、因为肉欲满足而不由自主展露的 鬼脸面容,或许才是浑然天成的完美调教道具。   一如在带柯姐进来这里时,脖子上还绑着狗项圈和系着狗绳的她,只穿着衣 不蔽体的小学生制服和短裙的她,右手遮着自己呼之欲出的一对肥软乳房,左手 包覆住两腿之间的无毛裸穴肉缝,却无法兼顾屁股上的「牝奴」两个刺青大字的 羞辱记号,只得让这份羞辱给毫无保留地映入了、两个柜台人员和几个路过成对 客人的眼光视线里时,柯姐脸上的无限娇羞韵味,正是暴露羞辱调教在无形中腐 蚀掉、m奴内心剩余的羞耻心和自尊心的一种过程,也是sm调教游戏里的醍醐 味。   当然,如何判断这个场合、是否适合自家m奴进行哪些暴露羞辱调教?则就 端看s主的智慧和m奴的接受度了,这里就不多赘言了。   「主人老公……喔啊?啊啊啊……」,只是,看见柯姐一整个人、正处于性 欲开关被完全开发出来的发浪模样,身为s主的frank实在忍受不住,便又 对这一具、今晚不知道高潮过多少次的女人肉体,继续进行了下一步的调教游戏 …… --------------------------------------------------------------------------   (2。)   「喔?这么湿了啊!我家的玲……发生了怎么事?」、「主人老公……喔啊? 啊啊啊……」,呵,有什么比被完全开发出性欲的女人阴道、更能吸引男人的手 指插入呢?被按摩棒撑开成半开的肉穴口、顺着呼吸旋律的收缩张开之间,fr ank把右手食中指一个并指、毫无阻碍地顺利滑入后,指尖上传来了阴道肉壁 的潮湿温暖的同时,frank也用手指探索着启动柯姐「潮吹模式」的那个小 肉丘,并且熟练地来回快速震动和抽动起手指来。   这几年,frank用手指抠穴挖喷泉的成人游戏少玩了,一来指甲容易刮 伤女人阴道的脆弱肉壁,二来手上没清理乾净,也许会带入坏细菌、引发女人肉 壶的一整个发炎感染;但今晚、柯姐的肉壶又湿又热地充满魅力,犹如一处温泉 泉源召唤着、男人的用心发觉和挖掘。   「喔喔喔喔!主人老公!不行!我、玲、啊~啊~」,今晚柯姐的肉壶状况 绝佳-敏感度和湿润感都够,不到一分钟间,就让frank在手指一拔出肉穴 口后,就看见柯姐的身子跟着一弓、随之喷出了几道透明无色的带骚液体来。   但可惜今晚柯姐的身体水份不够,frank试了几次后,终究只挖出了3 次的潮吹喷泉来;而柯姐个人的一晚潮吹次数纪录、最高曾有过5次,只是最近 几次之间,可能因为最近生孩子和年纪大了的关系,已经无法有效控制住身体尿 意的柯姐,也往往让尿道口一起失守地喷洒出尿液来。   「主人老公……主人老公……」,呵,今晚或许真的有点玩得太过,看着一 头长发凌乱散开、一身小学生制服上衣和短裙也又湿又髒的柯姐,几乎瘫软的她、, 唯一的动作,只剩下微弱地轻唤着眼前、这一个把自己肉体和精神给玩到快坏掉 了的心爱男人时,frank也不禁有了一丝的心疼和歉疚。   于是,简单的整理和清洗过后,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frank让整个 累瘫的柯姐、半躺半坐在塑胶床垫下的角落,歪头侧身窝在墙边休息;而fra nk一边拿起串着烧烤小食的竹籤、一小口又一小口地喂食着肚子饿的柯姐,或 是一边把纸杯微倾、方便柯姐张嘴啜饮起纸杯装的青草茶,一道补充水份和解除 嘴里吃进的油腻和辣劲。   而今晚、最让人满意的食物是鸡屁股:一口咬进的软绵油滑口感中,还能咀 嚼出外层的脆皮带酥和闻见淡淡的焦香味,配合上适量提味的涂酱和调味粉的加 分……嗯~谁说一串才30元的鸡屁股、吃不出足可媲美上好牛排的可口美味?   然后,吃饱喝足的我们,也没忘记塑胶床垫和超大抿石子浴缸的功能-浸泡 在一池子热水中的互相擦背和闲话家常,有如正常夫妻一般的互动、很是让一路 相伴相随了六年的柯姐感到受用;而看见她恢复了谈笑风生的眼神表情,我想, 柯姐隐藏的hp量条,应该也有恢复个五六成了吧!哈!   另外,这时候、柯姐的智慧手机也响了几次-一如恩恩对我的诚实坦白,f rank也才知道柯姐、正有一个姓王的有钱人的追求者。   「我和他……没什么!」,柯姐用手指在萤幕上连线一划给解锁后,便把智 慧手机交给了我、一边点头示意可以让我随意查看手机内容。   「……有机会再说吧!今天晚上……是只有属于我和你的时间,跟他无关、 也不用提到他了!」,但我相信柯姐,一如我也信任恩恩对我的忠实一样;而把 柯姐的手机关机和放好后,我也若无其事地拿起漂浮在水面上的木头盆子、顺手 为柯姐再浇上一盆热水的舒服暖意。 --------------------------------------------------------------------------   (3。)   泡澡、沖洗、刷牙漱口,再补上一口漱口水的口气清新,跑完一整套sop 的终点,自然就是回到擦乾整理过的水蓝色塑胶床垫上。   凌晨快两点的夜里,称不上是什么适合让女人受孕的良辰吉时,反倒是适合 睡眠的时间吧!但休息过后的柯姐、一脸漾笑的红润有神,显然体力恢复了七八 分的样子,并且主动把frank推倒在塑胶床垫上、熟练地带起属于她的温柔 前戏。   没有像葶那样媲美「高级鱼」的职业水准床技,也没有像叮噹姐或鸡巴萱那 样饿虎扑羊般的肉欲癡态,柯姐有的就像自家媳妇的尽心伺候着你的耐心和温柔, 但就能够让你忍不住、就会很快翘起肉棒和发出呻吟声来。   而今晚的柯姐难得比较有攻击性,「舒服吗?主人老公……」、「嗯,舒服 ……」,当frank的整副肉棒和睾丸、都享受过一遍口水和嘴唇的温柔按摩 之后,一边柯姐用她胯下肉穴的细缝、磨蹭着全然勃起的肉棒,一边则爬上我的 胸膛和给了我一个吻、示意我该准备好下一个步骤的重点戏。   「主人老公……人家……好像又在胀奶了……帮帮我……好吗?」,说着, 抬起上半身的柯姐、把我的双手搭上了她胸前的那一对肥软乳房后,下半身也一 个抬起半蹲的同时,只见她咬着嘴唇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手给握住的男人肉棒, 然后,大半根肉棒就一口气给直挺地插进到了、柯姐才刚休息过的潮湿肉穴里… …   「啪滋!啪滋!啪滋!……」,由于柯姐今晚的肉穴里面实在太过潮湿,连 带使得今晚听在耳边的肉棒抽插声,也格外带上了一层厚重的水声。   而这是柯姐最喜爱的交配体位之一:两脚微微垫脚尖地半蹲着,配合一起一 落的旋律、不停让肉穴被底下的肉棒贯穿了阴道、甚至是强迫挤压到子宫颈口的 一下下重击。   而frank的双手也没闲着,「喷奶了!啊……主人老公不要浪费……那 是」小幸运「和你才能喝的……新鲜母奶……啊……」、「咕……啊~嗯嗯……」, 同一时间,frank把双手各自轻握成c字形,再让拇指和乳头、对边的食中 指给同在一条线的位置上,接着,手指再用力往胸壁下压、一边顺着乳头的方向 给出力滑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胀奶中的柯姐、从她发黑的硕大乳头给不规则 喷溅出的几道白色奶汁水柱。   「嗯……」,嚐到几口母奶奶汁在嘴里爆开的口感,还有微甜中带点鱼腥味 的母奶味道后,frank舔了舔嘴唇四周的残乳,并且突然的玩兴大起、便开 始胡乱玩起了装满母奶奶汁的这对乳房和乳头。   于是,frank的身上、房间墙壁、塑胶床垫、一旁还装着水的抿石子浴 缸……等,顿时都溅上了一小滩又一小滩的母奶奶渍。   「主人老公……不要这样浪费……人家的奶汁……等一下回家……还可以… …再喂给」小幸运「喝……」、「喔!但我就是想这样玩,不行吗?」、「没有 ……贱奴不敢这样说……啊~」,说着,frank像要捏爆整个乳房似地、一 个用力抓住了柯姐的一对奶子,也使得柯姐露出了吃痛的表情和大叫了一声,以 及跟着看到从我手指缝细之间、一下子忽然满溢出来有些稀淡掉的母奶奶汁。   「啊~贱奴知道了!请主人老公……尽量浪费贱奴的奶汁……就让」小幸运 「饿肚子好了……因为妈妈不乖……还顶嘴……当女儿的……就要跟着妈妈被处 罚挨饿……啊啊啊……」、「说的好……反正都一年了……你的母奶……都是只 剩下提供热量用途的成熟奶……也该……停喂换喂奶粉了……这样子……也好让 你的身体……专心准备明年的受孕……再生下一胎……」,是的,这是fran k的指令,也是柯姐接受了的计画-搾取出明年就满46岁的柯×玲、身为女人 和做母亲的最后一点生育能力,也是用来证明她对我的爱和忠心的表现。   只是,越是兴奋、就越是会散发浓厚带骚体味的柯姐,一边低头抱着我挨干 和发出唉叫声的她,一边闻起来、就像是一大块快要腐烂掉的肉团给抱住了fr ank。   「抱歉……打扰了!两位客人,不知道你们的门帘……要不要帮你们拉下来?」, 突然,房门口看到了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年轻妹子、怯生生地开口这样问,「不用 了,谢谢!让它保持拉上去这样就好!啊嘶……」、「那……就麻烦你们小声一 点……不要……干扰到别的客人……谢谢!」,呵,是啊!刚上来床垫上之前、 是frank把门帘给拉上去的;而刚才上演着的一幕幕性爱画面,也是fra nk刻意放送给其他人欣赏的室内暴露调教游戏的一环。   「讨厌!主人老公好坏……」,目送年轻妹子离开后,柯姐忍不住对我娇嗔 了一句,「哼?你刚刚不是也没意见,对吧?再说又没让人家看到什么……」、 「乱说!人家……都曝光了!屁眼、小穴穴,还有主人老公的肉棒、睾丸,整个、 整个都被看光光了!」,而当年轻妹子一走没多久,走廊上又走过了一对恩爱模 样的客人,并且瞥见他们也忍不住往我们房间里多看了几眼。   「还有呢?」,我问,「还有……看见主人老公正在干贱奴……用力干…… 刺了」牝奴「刺青的……大屁屁……要让贱奴……明年再帮主人老公……生下一 胎宝贝女儿……啊~」,只见淫声浪语说到兴奋处,就连柯姐自己也忍耐不住- 乳头又再开始渗出奶汁的她,索性改趴在frank身上、前后蠕动地用肉穴套 弄起、身体底下frank的肉棒来。   「我爱你……宝贝……啊……快出来了!」、「嗯,我也爱你……主人老公 ……来……帮玲戴上狗项圈和……狗绳……快……啊啊……育种母狗……也准备 好了……一起高潮……让玲……让育种母狗……怀孕生宝宝……啊嘶……呃……」, 那是凌晨两点多的事,射精的瞬间,我两眼一花地给意识不清了几秒钟;而等f rank醒过来,柯姐也还趴在身上娇喘着做休息。   「今天晚上……玲很幸福……也很快乐……」,她没抬起头看我,像是对着 我的心脏在说着话,「sorry……最近一直没时间好好陪你!」、「没事的 ……」,突然,柯姐把头一抬、用下巴靠着我胸口的姿势继续说着话,「只要主 人老公想到我、想到玲,我就会在你找得到我的地方……等你一辈子……」、 「呵……」,听了柯姐说的这句话,我把头一仰,忍受不了这话中的酸楚、一下 子冲进我的眼球里给带来令人泛泪的刺痛,frank的眼角、也不禁沾上了一 些泪水的湿濡。   爱,使人堕落,爱,使人沉迷,爱,却也使人伟大;柯姐说的这句话,五六 年前我也曾听过一次,记忆深刻;如今再一次的记忆犹新,人,却已经昨是今非。   frank不再只爱着她一个,而她,却已经为frank生下了两胎小幼 仔,并且舍弃了一个正常女人的身份,甘心如此成为frank所拥有的一条育 种母狗而已。   爱,令人可恨,爱,令人可惜,陪着我一路走在这个sm调教游戏世界里的 人啊!我,谢谢你。   但那一晚,我没对柯姐说出那声「谢谢你」,只是把她搂在我的怀里,紧紧 地,紧紧地,还有……心疼地……   frank到底毁了一个正常女人的自我?还是带给了她想要的幸福?又或 者两者都是?育种母狗,柯姐,哪一个才是我正抱在怀里的对象?                (本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