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14)[作者:lvshi520]

***    ***    ***    ***            第十四章飞来横财(修订)   「大哥,你说的果然没错,这条路有人走过……从地上植物的根茎断裂程度 判断,应该时间不长。」   听到年轻人的话,魁梧汉子快走几步,仔细查看了一番,面露喜色道:「他 们就在前面不远,追了三天,总算快赶上了。今晚我们不休息,争取在明天一早 追上他们!」   「好,抓住那个小子,非活剐了他不可!」   ……   清晨,山林中雾气缭绕,安静祥和,只有偶尔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   一处岩壁下,胡雅正在山泉边,冲洗着身子,白花花的身子在水瀑中,尽显 婀娜。   然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距离她不远的树林中,三个狰狞的男人正血 红着双眼,悄悄的靠近。   「大哥,只有一个女的。」   年轻汉子半蹲在一处灌木后,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发现王逸的踪影。   「他可能去打猎了吧?」   「先不要急,这个女人就是个普通人,等宰了那个男的,想怎么收拾她都可 以。」   魁梧汉子心态沉稳,他一双眼睛,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始终看不到王逸回来。   这处山泉并没有水塘,而是化成一条小溪,向山下流淌。   溪水只是没到胡雅的脚踝,她将扭伤的脚腕浸泡在清凉的河水里,弯腰轻轻 揉捏。   胡雅光溜溜的胴体,弯腰后可以从后面看到,两片肥美诱人的美鲍,还带着 点点晶莹的溪水,简直让人垂涎欲滴。   灌木后的年轻汉子,见到那两片美鲍,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他血红着双眼, 呼吸粗重道:「大哥,那小子看来去打猎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不如先控制 住这个女人,然后逼问她那个东西的下落。」   中年汉子一双三角眼,陷进胡雅的胴体中,也是再也拔不出来了。胡雅这诱 人的身子,可是比他们平时找的低级妓女要强太多,他只感觉一股欲火,烧的小 腹肿胀难耐。   「大哥,三弟说的有道理,我们先擒下这个女人,就算那小子回来,在这荒 山野岭之中,我们三人还有猎枪,又有什么可怕的。」   魁梧汉子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他们兄弟三人一路追下来,在这湿热 的山林中,早憋坏了,如今如果不让他们发泄一番,必然会有怨言。   见魁梧汉子点头,另外两人面色顿时一喜,弯着腰,借着灌木的掩护,悄悄 朝溪水中的胡雅靠近过去。   年轻汉子脑子一片空白,眼里只有胡雅白花花的身子,他见胡雅还在玩水, 并没有发现他们,于是逐渐加快了速度,再不是弯腰缓行,而是迈开大步,张开 双臂,如同老鹰捉小鸡般,朝胡雅扑去。   魁梧汉子心中有些不悦,三弟也太猴急了,一点沉不住气,这如何能成大事。   中年汉子见老三速度比他快,于是也迫不及待跟了上去。   眼见距离胡雅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年轻汉子狞笑着,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 舔发干的嘴唇。   胡雅听到背后有声音,疑惑的回过头,这时她才看到身后,三个彪悍的汉子, 朝她扑了过来。   就在年轻汉子淫笑着扑向胡雅之际,突然距离岩壁不远的一处灌木中,猛然 射出一支标枪。   那标枪手腕粗细,带着凛冽的风声,破空而出。                 噗——   没有任何意外,巨大的力量,使标枪射穿了青年汉子的身体。   「不好,有埋伏!」   中年汉子大惊失色,他距离年轻汉子最近,不过落后几米远,他忙从背后掏 出猎枪,瞄准了那片灌木丛。                 呼——   灌木中又飞出一物,打着旋朝他飞去,他还没来的急扣动扳机,就被那东西 击中。   噗!   一片血花飞溅,原来是一把一米长的甘蔗刀,宽大的刀身,已经楔入他的胸 口。   「二弟!」   魁梧汉子愤怒的大吼一声,端起猎枪就朝灌木连开两枪。   砰,砰!   魁梧汉子动作敏捷,几步冲到中年汉子身边,只见中年汉子嘴角溢出鲜血, 双眼愤怒的圆睁,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要宰了你!」   魁梧汉子大怒,站起身,一边射击,一边朝灌木丛冲去。连开数枪,猎枪发 出咔咔没子弹的声音,他搬开枪膛,将兜里的子弹重新塞进枪膛。   就在这时,灌木丛中冲出一个人影,速度极快的朝魁梧大汉冲去。   「你他妈找死!」   魁梧大汉只塞上了一颗子弹,就合上枪膛,照着冲来的人扣动了扳机。   就在这时,那个人影突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子弹 擦着他的皮肤飞驰而过。   魁梧大汉心中一凛,举起手中的猎枪就朝来人砸去。   那人影正是隐藏已久的王逸。   只见王逸全身赤裸,身上涂满绿色的植物汁液,只露出两只冰冷的双眼,那 眼神如同荒野的孤狼,凶残嗜血。   他抬起右脚,一个侧踢正中魁梧大汉手里的猎枪,猎枪被踢的飞了出去,王 逸毫不迟疑,踏前一步,又是一脚正中魁梧大汉的胸口。   魁梧大汉虽然身体强壮,但动作较慢,胸口挨了一脚,连退三四步才稳住身 形,他只感觉胸口一阵血气翻滚。   「哈哈,果然是个人物,我真是小看你了!」   魁梧大汉狰狞的狂笑两声,他比王逸高一头还多,两只大手如同两把钢钳, 朝王逸抓去。   论身手他知道自己远不如王逸,但是性命相博可不是谁的功夫好谁就能赢, 拼的是看谁够狠,只要他能抓住王逸,他会毫不犹豫捏碎王逸的喉咙。   哪知王逸的身体灵活的如同一条泥鳅,从魁梧大汉的手中轻易滑过,钻到他 的背后,然后膝盖重重飞起,正中魁梧大汉的腰眼。   王逸这一下用出了全力,腰眼又是人体极为脆弱的部位,只听到,咔嚓一声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魁梧大汉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瘫倒在地。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魁梧大汉瘫倒在地上,并不叫骂,相反十分的冷静,他见王逸走到他身边, 于是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跟踪你们的?」   「你们身上喷的驱虫剂,所过之处一公里以内的蚊虫都四散奔逃,想不让人 知道都难!」   王逸也声音平静的说道。   「哎,技不如人,我认了……」魁梧大汉神色显出落寞道。   「我问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追杀我们,那块翡翠又是什么?」王 逸冷冷的问道。   「呵呵……」   魁梧大汉轻笑了两声,抬头瞄了眼王逸说道:「你这次惹了不该惹的人,缅 北的豪哥,他就是我们的老板!那块翡翠名叫『佛光玉』,价值根本不是你能想 象的,你如果识相就放了我……」   王逸不等魁梧大汉说完,一脚踩在他的颈骨上,咔嚓一声,魁梧大汉捂住脖 子,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全身开始抽搐。   「呸,当老子傻逼呀,放了你!」   王逸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道。   这时,胡雅已经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到地上的三具尸体,面色惨白。   「居然真的有人追杀咱么,如果不是你发现及时,恐怕……」   胡雅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心中感到一阵后怕。   「别怕,应该就只有这三个人,只是不知道他说的『佛光玉』到底是什么?」   王逸检查完三个人的背包,拿了些有用的东西,就将三人的尸体,挖了个坑 埋了。   ……   三天以后,在从盘县坐车去普安,最后到贵阳的车上,王逸和胡雅相对而视, 久久不语。   到盘县后,胡雅便将大概的情况,给公司汇报了,只不过隐瞒了『佛光玉』 和欧元的事。   弗兰克的死讯已经公布,引起了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弗兰克毕竟是着名的设 计师,他的死扑朔迷离,公安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劫匪正在追捕中。   临上飞机前,胡雅从后面抱住王逸,久久不肯放手。   「回去以后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再像这样了?」胡雅不知为什么,眼泪止不住 的往下流。   「不能了!」   王逸淡淡的说道。   「那,那你爱过我吗?」   胡雅动情的问道。   王逸心中无奈,转过身在胡雅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道:「你的小心思,我 还不知道?你是又想让我操你的小骚逼,又不愿意让我影响你的生活,好事都让 你占了!」   胡雅突然转哭为笑道:「真没意思,本来酝酿了好久的情绪,被你一下就破 坏了!」   「咱们也算共过患难,或者说一对狗男女……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都 会尽力的。」   胡雅白了王逸一眼道:「什么狗男女,多难听。」   「那叫什么?俩野人?」王逸揶揄道。   「呸……」   胡雅轻轻啐了王逸一口,想了想说道:「应该说是摩登原始人。」   「哈哈,还不是俩野人!」   「讨厌!」   胡雅伸手在王逸腰上掐了一下。   「对了,背包里的那些欧元我算了算,大概有一百五十多万,回去我帮你换 成人民币,大概要打个8。5折,算下来大概有将近900万人民币。」   胡雅一本正经道。   「咱俩一人一半。」王逸不以为然道。   「我都是你救的,还要和我平分,你是不是傻?」胡雅对王逸这种什么也不 在乎的性格,十分的不解,本来没什么钱,可这么一大笔钱落到手里,居然丝毫 不在意。   王逸努努嘴,就要去亲胡雅,「小宝贝,别说钱了,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别耍贫嘴了,我说真的呢!钱我拿一百万,剩下的给你,那块『佛光玉』 回上海后,我找可靠的人再鉴定一下,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胡雅认真的说道。   「行,你看着办吧。」王逸说完,将胡雅背到背上,说道:「走,上飞机了。」   「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胡雅挣扎了几下道。   「各位不好意思,我老婆脚扭了,借个光,让一让……」   王逸不以为然,背着胡雅径直朝登机口走去。   「看多好的人呀,这年头还肯背媳妇的可是不多了。」   「就是,就是,这小两口简直是天生的一对呀。」   「肯疼老婆的男人,肯定都差不了……」   ……   不远处,几个中年妇女,一脸的羡慕,夸奖道。   胡雅脸羞的通红,埋在王逸的背上也不敢抬头。   上海,虹口机场。   王逸搀扶着胡雅走出机场,就看到不少公司的同事来接机,其中苏继红双眼 通红,像是刚哭过。   看到王逸出来,苏继红猛扑进王逸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听警察说,死了好多人,我好担心你……」   王逸抚摸着苏继红的秀发说道:「哭什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乖……别哭 了。」   看着王逸和苏继红恩爱的样子,胡雅神色一暗,将行李交给她的男朋友。   胡雅的男朋友名叫周伟明,今年三十多岁,也是一名企业高管。他见胡雅脸 色不太好,接过行李,体贴的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怎么,生病了吗?」   胡雅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就是感觉有些累了。」   崔乐鹏走了过来,依然是那副金丝边框眼镜,笑着说道:「呵呵,冯总去美 国了,临走时吩咐,让你们多休息几天,这次还好有惊无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了。」   ……   胡雅办事倒是麻利,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欧元换成了人民币,给王逸卡上 转了800万。   咖啡厅里,王逸接到银行转账的短信,看着那800万,好一阵愣神。   「呵呵,怎么?没见过这么多钱吧!」   对面的胡雅,轻轻抿了口咖啡,笑道。   「这么多钱,我可怎么花呢?」王逸挠了挠头,这钱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文数 字。   「我给你介绍个股票经纪,你可以做些投资理财。」   胡雅递给王逸一张名片,接着说道:「这是我大学的同学,很有些内部消息, 也是个大美女,不过……我可警告你呀,可不许打她的坏主意呦!」   王逸听完,将名片推回去说道:「既然你这么不放心,那还是算了,我自己 随便买点,赔了挣了都无所谓。」   「好吧,好吧,你赢了,真拿你没办法……」胡雅无奈的再次将名片推给王 逸。   王逸接过名片,忽然问道:「对了,冯倩怎么和冯总去美国了?」   「怎么,你不知道冯倩是冯总的女儿吗?」胡雅喝了口咖啡,吃惊的问道。   王逸摇了摇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王逸心中焦急,他的任务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次去云南,平白无故耽误了 一个多星期,如果冯倩在美国耽误几个月,他也不用完成任务了,就等着小鸡鸡 缩短75% 就好了。   「大概去两个星期,怎么你找他有事?」   「没有,就是工作上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问问冯倩。」王逸随口说道。   「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不就好了……咱们去酒店,我慢慢给你解释。」胡 雅妩媚的朝王逸抛了个媚眼道。   「咳咳……」   王逸忙干咳了两声,他现在事可太多了,再说和胡雅在云南密林里,日日干, 夜夜干,都快干吐了,这龙虾再好,也不能天天吃,顿顿吃,怎么也要休息几天。   「这次去云南,我都快累死了……」   「也不知道谁夸口说,回来要让我半个月下不了床,哎……现在的年轻人呀, 就知道夸夸其谈。」   看着胡雅嚣张的样子,王逸气的牙根痒痒,心说,等老子忙完这些事,不把 你干的下不了床,老子就不姓王。   ……   王逸离开咖啡厅后,先拨通了大奎的电话。   大奎比王逸高一届,如今已经毕业了,这毕业一年来,也没干过什么正经工 作,先是卖保险后来是保健品,但他长相比较凶,业绩十分的凄惨。   最惨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大奎和王逸他们关系不错,也是常包宿打游戏 的兄弟,王逸和张军,还有眼镜都接济过他。   后来大奎实在走投无路,便投奔他一个老乡,他那个老乡做的就不是正经行 业了,发票、光盘……可以说,除了武器、毒品没有以外,没他不敢倒腾的。   这次大奎可算英雄找到了用武之地,凶狠的长相,让他干起来顺风顺水。   「喂,最近干吗呢?」   「瞎忙呗,对了,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听张军说,你小子居然找到工 作了,可喜可贺呀!」   「滚蛋,少拿我打岔,我有要紧事找你……」   「……原来是这事,好吧,一会我去找你……」   ……   王逸放下电话,便直奔和大奎越好的地点。   大奎和王逸约在一处比较偏僻的酒吧,王逸到的比较早,先要了瓶啤酒慢慢 喝着。   不一会,大奎满头是汗的走了进来。   「你疯了吧,要买这东西,这如果被发现,可是犯法的。」   大奎坐下来,要了瓶冰啤酒,喝了一大口道。   他将一个小瓶,放到桌子上,小瓶不过拇指大小,像是个药瓶。   「这东西,管不管用?」   王逸拿起药瓶,问道。   「我跟你说,外面说的那些什么催情药水,事后不知什么,都是骗人的,除 非迷晕了,否则没有不知道的……这药可就不同了,这是美国货,属于精神药物, 可以使人意识模糊,全身无力。这本来是给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用的。   但这药不可能让她什么也不记得,更不可能喜欢上你。兄弟……你如果憋的 厉害,哥哥请客大保健,让你爽个够,可千万别干这违法的事呀。「   大奎喝完酒,一脸担忧的说道。   王逸拍了拍大奎的肩膀,他知道大奎说的是为他好,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也是被逼无奈才想此下策的。   王逸的计划是先拿下耿沙沙,在通过耿沙沙拿下冯倩,耿沙沙是P,相对于 冯倩这个T来说,要容易一些,但话虽然这么说,可难度仍是不小。   ……                【待续】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