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花团锦簇](15)[作者:凤隼]

***    ***    ***    ***              第十五章从长计议   「昨天夜里,我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恶性枪击案件,有六名男子死亡, 另有一名病人和一名医院护士受伤……」   清晨,田小艳在准备早餐,贺婉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文海上电视了,不过打着马赛克。」贺婉欣说道,「他这个说辞是事 先准备好的吧。」   「嗯,他打电话来说是警察让他这么说的,还有那个护士也是特意安排的。」 田小艳说道,「他怕咱们担心才说了实情,你可别出去说。」   「放心吧,我知道。」贺婉欣说道,「妈,吃完饭我去医院看他,要带什么 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你看他需要什么再买吧。」田小艳说道,「对了,你去学校 的保安室,在桌子抽屉里有避孕套,给他带过去一盒。」   「他都伤成那样了,哪还有心思……」贺婉欣想了想说道,「算了,凭他的 流氓本性,我还是给他带去吧。」   张文海住的是特护病房,单人单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舒适程度已经超过 了保安室,说是宾馆也不过分,价格当然贵得离谱,如果按贺婉欣所说住到拆线, 费用可能超过十万元。早餐是美式三明治,培根被换成了某种豆制品,显然是出 于健康考虑,不过厨师制作很用心,对张文海来说口味基本没有变化,煮鸡蛋和 热牛奶符合他平时的习惯,也让他不再纠结高额的住院费到底用在什么地方。   「张先生。」病房门口站着一个女人。   「眠娇啊,进来吧。」张文海招呼道,「这么早来看我,有什么事?」   「是眠月姐让我来的。」眠娇随手关上门说道,「我来向你道歉。」   「其实昨晚眠月出现在这里,我就想明白了。」张文海说道,「相信我,要 是我有意找你麻烦,你现在不会站在这里。」   「眠月姐还让我给你带话,她没查出魇小组为什么要杀你,但他们的行动似 乎和李老板有关。」眠娇说道,「张先生,眠月姐说孤芳会要有大动静了,我不 明白什么意思,只能原话转告你。」   「说起来自从李小勇离开之后,李老板就再也没联系过我。」张文海说道, 「眠小组悄悄找了徐城,魇小组悄悄找了李老板,这里面的故事耐人寻味呀。」   「孤芳会从来没有对同一个目标派出两个小组的先例,这或许就是眠月姐忧 心忡忡的原因吧。」   「文海。」贺婉欣推门而入,看见病房里的眠娇顿时愣住了。   「咦?贺董事长。」眠娇说道,「你真人比照片更漂亮,可惜还是比不过眠 月姐。」   「你是谁?」贺婉欣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文海身边的女人我应该 都认识才对。」   「张先生好本事啊,连贺董事长这样的女人都愿意跟你。」眠娇说道,「孤 芳会跟贺平有恩怨,难不成这就是你和我们作对的原因?」   「你是孤芳会的。」贺婉欣脸色沉了下来说道,「你想打文海的主意,恐怕 没那么容易。」   「我哪敢打他的主意?今天我可是专程过来道歉的。」眠娇走近张文海,把 手搭在病号服的裤腰上,「我用嘴道歉,好不好?」   眠娇熟练地掏出张文海的阴茎,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舔着,直到把每一寸皮 肤都舔过,才张开嘴含住了最顶端。眠娇见识过张文海的尺寸,可真正含住才有 直观感受,她自认精巧的舌技完全用不出来,只能像第一次给男人做口交那样笨 拙地来回扭动,整根吞下更加成为一种奢望,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眠月会败给这个 男人,如果孤芳会的规矩还有效,她的下场只有屈服。   此时屋里最尴尬的人是贺婉欣,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手里的包放下又拿起, 重复好几次之后终于有了主意。贺婉欣在一个对性很保守的家庭长大,虽说有出 国留学的经历,可几乎没有交到什么朋友,所以对于男女方面的知识,谭丽丽就 是她唯一的老师。贺婉欣知道眠娇对张文海做的事叫口交,但她只含住了一小部 分,还显得十分费力,说明这几乎就是极限了,谭丽丽说如果口交时男人不顾女 人的感受硬插,女人会很难受,贺婉欣认为反正眠娇也是孤芳会的人,略施惩戒 也没什么。   把包轻轻放在床上,贺婉欣悄悄走到眠娇身后,趁她头部向前时用力推了一 把,这下张文海的阴茎直接顶到眠娇的喉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她严重反胃,可 贺婉欣的手牢牢按住她的头,想后退根本不可能,她只好挣扎着挥舞双手,嘴里 发出沉闷的叫喊声,眼泪不住地涌出眼眶。   「婉欣!」张文海拔出了阴茎,「这样可能会呛死她的。」   眠娇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贺婉欣见状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火,原本想好 的讽刺话语统统咽了回去,默默坐到张文海旁边。   张文海见眠娇有所恢复,于是问道:「让你给我口交是眠月要求的吗?」   「不是,是我自己临时决定的。」眠娇站了起来,「我本来只是想让她生气, 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眠月是谁?怎么没听你说过?」贺婉欣问道,「我出差这几天你又找了多 少女人?」   「孤芳会眠小组来了三个人,她叫眠娇,还有两个叫眠月和眠淑。」张文海 说道,「详细的情况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等以后有时间再告诉你。」   「我才不想知道。」   「贺董事长,你和张先生还没上过床呢吧。」眠娇恢复过来,立刻讥讽道, 「连他的大鸡巴都不敢看,亏你还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   「要你管!」贺婉欣红着脸争辩道,「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不知廉耻。」   「可惜廉耻不能让男人获得快感,要不然你早就是老鼠区头牌了。」眠娇说 道,「如果昨晚张先生出现得再晚一些,没准儿你还真能用廉耻征服三个男人呢。」   「你胡说什么!」贺婉欣勃然大怒。   「哎呦,生气了。」眠娇说道,「自己做的事,还不让别人说了?」   「差不多行了!」张文海呵斥道,「眠娇,你回去吧,告诉眠月让她自己小 心。」   「哼!」眠娇整理好衣服离开了病房。   「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文海,对不起。」贺婉欣突然说道,「我还没准备好,我妈说你不会逼我 的。」   「什么没准备好?」   「和你……和你睡觉。」贺婉欣挤出一个勉强能接受的词语,「而且,我身 体有点奇怪……」   「嗯,这个我知道,谭丽丽和我说过。」   「我可能……可能没办法让你开心。」贺婉欣轻轻靠在张文海肩头,「我很 害怕和别人有身体接触,就算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小丽,也会让我感到紧张。」   「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张文海搂住贺婉欣,果然感觉到肌肉紧绷。   「我能适应的,你再多抱我一会儿。」   眠娇回到徐城的别墅,把医院里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眠月,她心中对贺婉欣 十分不满,言语当中的怨气听得眠月笑个不停。   「眠月姐,我都被欺负成这样了,你还笑。」眠娇噘着嘴,脸上写满了委屈。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眠月在跑步机上说道,「即使没有张文海,贺婉欣 也是个关键人物,没有组长的命令我可不敢找她麻烦。」   「说起组长,自从咱们出来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以前从没有发生过。」眠月说道,「难道是有什么 机密任务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不会是组长知道你和张文海的事了吧。」   「知道也没什么,在杨克山回国之前,只有咱们知道张文海要对付孤芳会。」 眠月说道,「即使上头有所察觉,肯定也会先给我下命令,不会直接孤立咱们的。」   徐城躺在酒店的床上,一个裸体的女人骑在他身上,用阴道包裹住阴茎上下 起伏,双手用力揉着自己的双乳。女人的身材和长相都不错,可徐城并没有往她 身上看一眼,反而一直盯着手里面的一本写真集,从女人的角度,隐约能看见写 真集的封面上印着《黑白双生花》,感觉到身下的男人开始自己挺动,女人知道 这是高潮来临前的标志,徐城的持续时间比平常少了一半,估计和那本写真集有 关。   「徐少爷,还满意吗?」女人趴在徐城身上说道,「肏得人家全身都软了呢。」   「给我舔干净。」徐城把写真集递到女人面前,「喏,这两个女人怎么样?」   照片上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都穿着款式相同的连衣 裙和薄丝袜,不过一个是黑色,另一个是白色,两人背靠背坐在一起,好像在闭 着眼休息。   「很漂亮呢,徐少爷刚弄到手的?」女人说话的同时并没有耽误自己的清洁 任务。   「这两个人一个叫杨宁萱,一个叫杨宁慧,等我弄到手肯定先给她们纹个身, 不然还真认不出来。」   「我看啊,就让她们一个穿黑色,一个穿白色,多好认。」   「哼,她们和那些空姐不一样,没有固定的工作,我哪会让她们穿衣服?」 徐城说道,「可惜现在我还够不到这俩妞。」   「说起来徐少爷家里不是还有三个妞吗,怎么会到我这里来住?」   徐城苦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家里的三个女人,眠月和眠娇他不敢有任何 想法,眠淑名义上是他的性奴,可偏偏眠月定了一堆规矩,既不能打也不能骂, 怎么做还得眠淑说了算,尽管过程当中的滋味美妙绝伦,可徐城不喜欢这种无法 做主的感觉,所以干脆躲在外面,找自己调教过的女人帮忙,对着写真集意淫杨 克山的两个女儿。   「对了,徐少爷,我把小琳叫过来吧。」   「她肯听话了?」   「可不嘛,要说还是您给的东西好用,叫什么来着?」   「电刺拘束带。」   「对,就是那个。绑上之后我才推到一半,小丫头就肯听话了。」   「还是高科技厉害,既没有伤口又不会出人命,效果还特别好。」徐城把写 真集放在一边说道,「叫过来吧,你在旁边帮我。」   女人穿好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拿起房间里的电话说道:「带小琳上来吧。」   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看上去年纪不大。   「这会儿知道穿衣服了?」徐城点起一支烟说道,「借钱的时候拍裸照可没 见你犹豫。」   「钱我已经还清了。」   「是啊,可我并不打算放过你。」徐城说道,「规矩袁经理应该都教过你了,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究竟怎么样才能放过我?」小琳说话始终带着哭腔。   「等我玩腻了自然就会放过你。」徐城说道,「我不喜欢剥夺别人的选择权, 你其实现在就可以走。」   「那你能把裸照还我吗?」   「当然不能,这是你选择离开必须承受的代价。」徐城说道,「我还给你了 一个选择,把拘束带调到最大,只要你熬过五分钟,我不仅放你离开,还把照片 全删了。」   小琳想起那深入骨髓的刺痛,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   「我建议你选择最后一条路。」徐城说道,「电刺拘束带不会对你造成伤害, 更不会有生命危险,至于疼痛嘛,忍一忍就过去了。」   袁经理说道:「还记得你前面那个姑娘吗?她就忍了五分钟,现在已经自由 了。」   「好了,给你二十秒考虑。」徐城猛吸了一口烟说道,「脱光衣服跪下了表 示愿意做我的性奴,转身离开表示不要裸照,如果两个都不选就给你上拘束带。」   小琳咬了咬嘴唇说道:「你要保证我不会怀孕。」   「我可以给你提供避孕药,你自己记得吃,我不会戴套。」   小琳脱掉衣服跪在地上。   「老规矩,第一炮走后门。」徐城冲小琳招了招手,「爬过来屁股撅好。」   张文海搂着贺婉欣,两人一起坐在床上看电视。   「我好像已经适应了。」贺婉欣整个人都缩在张文海的怀里,「要不我试试 刚才眠娇做的事吧。」   「相信我,还不到时候,我不想让你有任何消极的回忆。」   「呦呦呦,好恩爱呀。」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谭丽丽,身后还跟 着一名医生,「色狼表姐夫,我来看看你。」   「小丽,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贺婉欣离开了张文海,满脸通红。   「我今天休息。」谭丽丽拉过身后的医生说道,「这是秦大夫,就是上次给 我治感冒的那个。」   秦大夫戴着口罩,张文海看不出她长得什么样。   「这就是让你来给我道歉的人吗?」秦大夫摘下口罩,果然是个美女,不过 与谭丽丽和贺婉欣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一些。   「就是他。」谭丽丽说道,「我这个表姐夫哪儿都好,可是长得不好看,还 特别好色。」   张文海问道:「秦大夫怎么会来外科?」   「我还在实习期,按照医院的规定需要在大部分科室轮流工作几天。」秦大 夫说道,「正好来了,我帮你看看伤口的情况。」   「秦大夫可厉害了,一家人都是医学博士。」谭丽丽说道,「而且她人长得 也漂亮,追求者能排几条街呢。」   张文海脱下外衣,秦大夫皱着眉头说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身上这 么多伤。」   谭丽丽抢先说道:「他以前在海豹突击队当兵,现在退役了。」   「怪不得你让我找他帮忙。」秦大夫说道,「可是看他刚缝完针,还是算了 吧,也许是我多心也说不定。」   「什么事要我帮忙。」   「有人在秦大夫下班之后尾随她。」谭丽丽说道,「本来我想你肯定能抓住 这个人,现在只有另想办法了。」   「你不能抓吗?」   「当然可以。我打算今天晚上让秦大夫和别人换班,留在医院里,我化妆成 她看能不能把猥琐男引出来。」   「要是今晚他不出来呢?」   「那就得另想办法了,毕竟时间没那么容易合适。」   「那就先这样吧,要是今晚解决不了,我再想办法。」   秦大夫说道:「不行,以你的身体状况,我不可能麻烦你。」   「要不我派个司机每天接你吧。」贺婉欣说道,「最起码路上能保证安全。」   「不用,多谢你们。」秦大夫检查完张文海的伤口说道,「看情况还行,大 概一个星期就能拆线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谭丽丽说道,「你们两个继续。」   二人走后,贺婉欣坐在床边给张文海削苹果,边削边说道:「文海,我给你 买辆车吧。」   「你妈要给我买房,你要给我买车,我还真抢手啊。」张文海说道,「不过 买一辆还是方便一些。」   「你觉得阿斯顿马丁怎么样?」   「为什么是这个牌子?」   「007开的呀。」贺婉欣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其实区别挺大的,007执行间谍任务,我执行作战任务。」   「我不是说这个,是说你们都有一大堆女人。」贺婉欣把削好的苹果递了过 去,「而且我男人开的车怎么也得是百万级的吧。」   「可我开一辆阿斯顿马丁,不是更容易勾搭女人吗?」张文海咬了一大口苹 果。   「反正我也拦不住你,干嘛还要担心。」贺婉欣说道,「还有,女校保安我 有了新的人选,等你出院之后帮我做别的事吧。」   「做生意的事我一窍不通,所以才会把奖金都浪费了。」   「你知道广益是什么公司吗?」   「你们业务范围挺广的,主要就是服装、旅游和艺术品交易这三类吧。」   「差不多,但是不完全对。」贺婉欣说道,「广益其实是一家科技公司,技 术研发才是公司的重点。」   「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你不是在美国机场见过我吗?也不问问我去干什么。」贺婉欣说道,「我 那次去,把广益所有在美国的业务都出售了,然后用收回的资金在硕渠成立了一 家新公司,名叫『广益安心』,主要是为个人和企业提供系统性的安保解决方案。」   「你想让我去管?」   「对啊,在安全保卫方面你算是专家了吧。」   「倒是没什么问题。」张文海说道,「可你怎么突然想到成立这种公司了?」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爸的遗愿。」贺婉欣说道,「他在去世之前就已经 做了详细的计划,连公司地址都是他选的。」   「他有没有说过成立这家公司的原因?」   「没有,而且我认为他的计划风险太大。」贺婉欣说道,「他在四环边上买 了一块地,工厂、实验室和办公楼都是新盖的,我觉得投资太大而且没有必要。」   「也许他有别的考虑。」   「他反正特别看重这个公司,而且就算所有投资都打了水漂,广益也不至于 破产,我干脆就按照他的计划一步步走下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爸是在开工后还是开工前去世的?」   「当然是开工前了。」贺婉欣说道,「不过他不止一次去看过那块地,而且 建筑承包商的老板是他最要好的朋友。」   「也就是说加入他要在那里藏什么东西,应该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藏东西?」   「你想想看,孤芳会为什么抓着广益不放?」   「你的意思是他们想从我爸那里得到什么东西,结果没能如愿就把他杀了。」 贺婉欣说道,「我爸突然死亡,广益必然遭到重创,或许他们就能趁机收购,然 后自己找想要的东西。」   「这不失为一种合理的解释。」   「那你更得去了。新公司成立必然会吸引孤芳会的注意,有你看着我才放心。」   酒店里,小琳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阴道里插着一根震动棒,徐城站在她旁 边,右手在空中一挥,小琳突然大叫起来,双腿牢牢夹住,双手却被袁经理按住, 只能徒劳地抽搐。   「这个手势控制是挺先进的。」徐城挽起袖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手腕上的白 色手环。   小琳哭着乞求道:「徐少爷,求求你,我真的知道错了。」   「还有力气求饶,看起来强度还不够。」徐城又一挥手,小琳叫声更加凄惨, 「这里面的电池据说充一次电能用十个小时,你要是愿意听话,就挠袁经理的手 腕。」   小琳拼命地用手指挠,却听见袁经理说道:「徐少爷,她可不愿意啊。」   「可惜已经到最大了,要不再让她爽上半个小时?」   「不要!」小琳大喊道,「我听话!我肯定听话!」   徐城放下右手说道:「记住,我说的话必须立刻执行,不许犹豫,不许质疑, 更不许违抗,懂吗?」   感觉震动棒停住了,小琳连忙说道:「我懂,我懂。」   「你以后跟着袁经理做公关小姐,一切听她安排。」   「要做多久?」   小琳刚问了一句,徐城再次挥动右手,对着惨叫的女人说道:「第二次犯错, 不能原谅了,自己享受十分钟,不许拔出来。」   说完话,徐城和袁经理一起走出房间,不顾小琳的求饶将房门锁了起来。   「徐少。」一名男人出现在走廊里。   「老三,你怎么来了?」   「徐少,有紧急情况。」老三瞟了一眼袁经理。   袁经理知趣地说道:「哦,我我进屋看看那个小丫头。」   「徐少,杨叔死了。」老三严肃地说道,「听说是私人飞机失事,刚刚才接 到的消息。」   「死在欧洲了?」   「千真万确,飞机残骸和尸体都找到了。」   「李老板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他们也刚知道,可能这真是意外。」   「绝对不是意外。」徐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得赶紧回去,屋里的骚货你 想玩就玩吧。」   「还有一件事,应该是好消息。」老三说道,「杨叔的女儿这两天会来硕渠, 应该住在杨叔的房子。」   「既然这样,那上次买的迷药……」   「迷药和钥匙都备好了。」   「严格保密,不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明白。」   徐城的别墅里,眠月也刚刚得到消息,她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赶去医院把情 况告诉了张文海。   「杨克山,是沈进的老板吧。」   贺婉欣还没有走,眠月的出现让她感觉到一丝危机,这个女人身材和容貌都 不亚于她,举手投足间还更加妩媚动人,她不自主地和张文海靠得更近,这一举 动被眠月敏锐地捕捉到了。   「是的,主母。」眠月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   贺婉欣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说道:「你别叫我主母,听上去怪怪的。」   「那我该如何称呼您呢?」眠月始终低着头,「张文海是我的主人,称呼您 主母最合适。」   「你叫我名字就可以。」贺婉欣说道,「你也别叫他主人了,我听着不舒服。」   「可是他喜欢被叫主人。」   「他是个心理变态,不用理他。」   「主人的意思呢?」   「就喊我的名字吧。」张文海说道,「黄婷婷、高岚和李琼雪都改口叫我老 板了。」   「好吧。」   「依你看,杨克山的死有多大的可能是意外?」   「几乎不可能。」眠月说道,「我基本可以确定那是魇小组所为,把凶杀现 场伪造成意外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但他们杀我的时候可够大张旗鼓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是你太厉害,他们只能铤而走险。」   「我听眠娇说,魇小组是李老板找来的。」   「应该是这样,我联系不到组长,没办法给你确切的答案。」   「你帮我,不怕被孤芳会追究吗?」张文海问道,「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目 的。」   「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文海,我得走了。」贺婉欣看了看表说道,「公司事情太多,我离不开。」   「我也走了。」眠月说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没别的事。」   二人走后,张文海陷入沉思,难道孤芳会内部分裂的程度比他认为的要高? 魇小组杀杨克山肯定是高层授意,几乎同时另一组人马袭击了张文海,这两件事 或许有联系。   「魇小组直接找了李老板,可眠小组绕过了他,说明对他不信任。」张文海 自言自语道,「难道不受信任的其实是眠小组?那么派给徐城似乎说得过去,也 许还和查理有关系。」   杨克山已经死亡,如果张文海的推理没错,针对眠月三人的行动很快就会展 开,可实际上徐城牢牢受制于眠月,要想取得成效必须另外派人。   「原来这才是查理的目的。」张文海恍然大悟一般,「以眠淑为突破口,先 降服眠娇,再搞定眠月,这个时间跨度出乎意料地长啊。」   张文海不能做剧烈运动,就想着出去散散步,刚出病房就被一名护士叫住: 「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没事,我就出来走走。」张文海说道,「这里好像没多少病人。」   「特护病区一直是这样。」护士跟在张文海身后,「以前人还多点,现在当 官的都不敢来住了,人更少。」   「今天早上给我送饭的也是你吧。」   「嗯,白天是我,晚上会换一个人,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按床头的呼唤铃。」   走过一间有人的病房,窗帘没有拉好,透过中间的缝隙,张文海看见一个有 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双手不断地揉捏一个护士的屁股。   张文海回头对护士说道:「你们还有这种服务啊。」   护士往里看了一眼说道:「她不是我们医院的护士,好像是这位老板的情人, 每天都和他玩制服诱惑。」   「这老板什么病?」   「其实没病,为了躲老婆装的。」护士说道,「他经常来这里,我们都认识 了。」   「他叫什么?」   「徐继先,听说手里有两间大公司呢。」   张文海也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么巧的事,不过他不太相信徐继先找情人需要 背着老婆,即使需要,也不会总是用装病住院这一招。   「他老婆来过吗?」   「没见过,他说是工作忙,要不怎么会来这里见情人。」护士说道,「咱们 走吧,万一被发现了不太好。」   恐怕躲老婆见情人只是个借口,徐继先来医院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假设那个 情人只是掩护,那么他来医院到底有什么目的?张文海推测应该和孤芳会有关, 徐继先好歹也是个身份显赫的人物,不能随便接触孤芳会成员,在医院设置一名 中间人可能性很高。   想到这儿,张文海问道:「每次负责照顾他的护士是同一个人吗?」   「不是,我们都不愿意摊上他。」护士说道,「他总是对我们动手动脚的, 我们又不敢说什么。」   「那医生呢?住院总需要一个主治医生吧。」   「他都没病,哪有什么主治医生。」离开徐继先的病房有一段距离,护士的 声音提高了一些,「他每次过来,我们就象征性地给他办个手续,没人管他。」   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那徐继先为什么要选择医院呢?走过洗手间,张文海 被一件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辆装满保洁工具的手推车,保洁员极易被忽略,又 能合理地进入每一间病房,而且如果有东西需要传递,保洁工具车也会是很好的 掩护。   「房间的清洁一般多长时间一次?」   「每天早上都会打扫一遍,如果病人出院还要彻底消毒。」   「这里有多少保洁员?怎么排班?」   「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护士好奇地问道,「我还是第一次见您这样 的病人。」   「我是做安全顾问的,职业习惯,到一个地方先找安全漏洞。」   「就像电影里保护重要人物的保镖?」   「差不多吧。」张文海说道,「你就当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告诉我保洁员 的事。」   「一共两名,一个奇数天一个偶数天。」护士说道,「特护病房清洁任务量 不大,一个人可以忙得过来。」   傍晚时分,张文海在病房里看电影,这一天可谓收获颇丰,不仅确定了徐继 先和孤芳会的中间人正是名为李喜凤的保洁员,还成功偷看到二人秘密传递的情 报,上面提到了三件事,一是查理被杀;二是李老板不知去向;三是广益安心成 立。传递如此简单的信息并不需要中间人,一个匿名邮箱既安全又快捷,如果为 了提高保密性,倒是有可能只做口头传递,可那种情况不会把信息写下来。   想来想去,张文海觉得一定是有某件物品需要转交,从信息内容来看,徐继 先应该是在给高层人员做汇报,他不能亲自递交物品,足以说明他在孤芳会的重 要性一般,地位也不是很高。按照队长提供的资料,徐继先至少也是创始人级别, 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那么徐继先在美国的经历将会是接下来调查的重点内容, 这点小事完全难不倒队长,张文海估计最多一周,一份长到他不想看的文档就会 出现在邮箱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