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花团锦簇](16)[作者:凤隼]

***    ***    ***    ***              第十六章明争暗斗   张文海醒得格外早,因为门外有动静,虽说护士站整夜都有人值班,可凌乱 的脚步声还是促使他下床查看情况。秦医生也在,像是刚刚被人叫醒还没来得及 梳妆,满面倦容仍然掩盖不住她天生的美丽相貌,临时套上的黑色皮夹克是男款, 看起来她的夜生活比张文海丰富不少。   「怎么回事?」张文海只看见担架,不知道谁躺在上面。   秦医生回头看了一眼张文海说道:「他刚才突发晕厥,原因还不知道,正准 备送去抢救。」   「他的情人凌晨离开,那个时候还一切正常。」一名护士说道,「也没给他 用药物,不可能过敏啊。」   「是徐继先?」张文海心中顿时一惊,「李喜凤呢?就是昨天的保洁员。」   「她今天换了班,应该在打扫卫生吧。」   「不好!」   张文海二话不说,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卫生间,果然如他所料,只找到李喜凤 的保洁员制服,本人不知去向。卫生间有一扇窗户半掩着,旁边就有排水管道, 简直可以说是完美的逃跑路线,追赶已经没有意义。   孤芳会想杀徐继先吗?应该不是,毕竟下手地点是医院,任何一个杀手都会 选择能快速致死的方法,不让受害人有抢救的机会。仅仅是个惩罚或者警告吗? 也不太像,徐继先并非孤芳会里的重要人物,应该不值得损失中间人。所知的信 息太少,张文海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但他心中隐约觉得这和孤芳会内部的分 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徐继先只是在步杨克山的后尘。   「你干什么?」秦医生打断了张文海的思路,「身上有伤就得好好休息,你 还跑。」   「这是谋杀,嫌疑人是李喜凤,赶紧报警吧。」   「怎么可能,病人已经苏醒了。」   「醒了?」   「当然,他自己说是低血糖的毛病,偶尔也会发作,现在给他输着葡萄糖呢。」   「可是李喜凤跑了。」张文海拿起那身保洁员制服,「从窗户爬排水管下去 的。」   「这是她准备洗的衣服,昨晚就搁在这里了。」   「那她人呢?」   「我也不知道。」秦医生说道,「如果真是谋杀,那病人醒了怎么不说?」   「除非徐继先才是凶手,李喜凤则是逃跑的受害人。」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是医生,肯定知道击打颈动脉窦会让人陷入昏迷而不留下明显的外伤痕 迹。」   「有道理,他可能就是这么晕厥的。」   「李喜凤反击打晕了徐继先,为什么要跑呢?」张文海自言自语道,「徐继 先又凭什么敢对李喜凤下杀手?」   「喂!喂!」   「怎么了?」张文海的思路再次被打断。   「我想让你帮个忙。」秦医生说道,「伪装我男朋友好不好?」   「你男朋友不在医院?」张文海反问道,「我还以为你身上这件夹克是他的。」   秦医生低头一看说道:「哎呀,这肯定是上次值班的医生落下的,我拿错了。」   「说吧,让我伪装你男朋友干什么?」   「昨天晚上谭丽丽抓到了一直跟踪我的人,没想到是我前男友。」   「你就没认出来?」   「我们分手快两年了,而且他的变化也不小。」秦医生说道,「他这个人脾 气很差,我实在忍不了就跟他分手了,后来还骗他说找了新男朋友,让他不再有 复合的想法。」   「怎么,他开始怀疑了?」   「嗯,跟踪我就是为了弄清我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你每天上下班都是一个人,他肯定不相信了。」   「还好他刚跟踪没几天,我就跟他说男朋友住院了,所以没办法接送我。」 秦医生说道,「可按他那种死不要脸的性格,肯定会来医院确认的,没办法只好 请你帮忙了。」   「你不能告诉他实话吗?」   「我当然和他说过,可没用。」秦医生说道,「他属于那种死缠烂打型的, 拉黑都没用。」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你说吧,想要什么好处。」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总不能在你前男友面前叫你秦医生。」   「我叫秦娟。」   「既然让我假扮你男朋友,总得允许我做一些男朋友的动作吧。」   「你这是在和我约炮吗?」秦娟说道,「谭丽丽说你的性技巧不错,我可以 满足你的愿望。」   「我本来只想到搂搂抱抱的程度,不过你的提议很好。」   「那就现在吧,去我值班室。」秦娟拉住张文海说道,「今早我自慰了一半 被打断,正在兴头上,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值班室的隔音怎么样?」   「你以为能让我叫出声?我可不信。」   「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张文海问道,「看起来你自认为性经验丰富嘛。」   「上过床的有七个,算上备胎将近二十个吧。」秦娟说道,「不知道我的经 验在你看来算丰富吗?」   「你看,每次我遇见你这种人,都会玩一个小游戏。」张文海说道,「女上 位,对女人来说最容易掌控,我完全不动,看看咱们谁先坚持不住。」   说着话,二人已经走进了值班室,里面有一张不算太大的床,好在张文海身 高一般,躺上去绰绰有余。   「你什么意思?」秦娟问道,「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动了?」   「那当然,从前戏就完全交给你掌控,省得你输了找理由。」   「你身上有伤口,会影响我的发挥。」秦娟脱得只剩内衣,然后把白大褂套 在外面,「这样应该能弥补回来。」   「我给你两次机会。」   「你太狂妄了!」   秦娟翻身上床,双腿岔开跪坐在张文海腰部,低下头和他接吻,还不到十秒 就分开了。   「你的吻技完全不行啊,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秦娟说道,「你至少也配合 一下我的舌头吧。」   「我平时都会跳过这一环,接吻不怎么卫生,而且对女性的快感积累帮助不 大。」   「这是感情交流,懂不懂?」   「如果我来主导,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感情交流」   「不知道你那个东西是不是和嘴一样硬。」   秦娟解开胸罩,两手挡在乳房之前,身子慢慢向后蹭,逐渐靠近张文海的关 键部位。   「你很懂视觉诱惑嘛。」张文海说道,「不过这样做对你未必有利,你可得 好好权衡一下。」   秦娟的确感觉到身体在发热,她不久前自慰被打断时就处于这种状态。   「你只用眼睛就能看出女人的性唤起吗?」   「这招是别人教我的,配合触觉准确度更高。」张文海说道,「这样我不用 女人回答,自己就能找出敏感点。」   「说的头头是道,别到头来只是个理论家。」秦娟增加了腰部活动的幅度, 「我上上个男朋友也吹嘘自己多么多么厉害,可被我蹭了两分钟不到就缴枪了。」   「你的呼吸已经加速了,说话也开始有点不连贯,我认为你还是少给自己点 性暗示比较好。」   「胡说!我才刚刚开始。」秦娟脸颊发红,显得魅惑至极。   「我裤子右边口袋有安全套,你自己拿吧。」张文海闭上眼算是弥补因为早 起损失的睡眠时间。   秦娟迅速脱掉张文海的裤子,低头一看惊呼道:「天哪!怎么这么大!」   「我把这句话当成赞美了。」张文海说道,「要不我再多给你一次机会?」   「不需要!」   秦娟给张文海戴上安全套,手扶着阴茎找准位置,慢慢坐了下去,下身传来 的满涨感让她屏住呼吸,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好像稍有不慎就会受伤一样。   「啊!」终于坐到底,秦娟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   「坐着不动可不行。」张文海说道,「你要是没力气了,我可以帮忙。」   「谁说的,你就等着变成我手下败将吧。」   嘴上这么说,秦娟心里却没有一点把握,她感觉仅仅容纳张文海的阴茎就快 要让她坚持不住,可她不愿意轻易认输,硬着头皮动了起来。张文海从秦娟的动 作幅度就看出了对方的身体状态,他决定让美丽女医生体验一下性窒息,这是他 三招独门绝技当中最常用的一招,时机就在秦娟进入高潮的瞬间,同时他还想到 了一个看上去不错的点子。   「唔——唔——」   秦娟双手捂着嘴,身体上下运动的频率越来越高,从未体验过的强烈快感仿 佛一头巨兽,将她整个人都吞了下去,一直期待着的时刻终于来临,秦娟全身放 松,准备迎接身体最真实的反应,突然秦娟感觉身下的男人腰部用力一顶,她努 力张开嘴,身体却如同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几乎不能呼吸。   与此同时巨大的阴茎从阴道里抽出,闪电般地进入松弛状态的肛门里,秦娟 想阻止却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任由男人尽情抽插,渐渐地她也有了感觉,一前 一后两股热流汇集起来,让她想到了自己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做爱过程中使用 性玩具的经历。那一次秦娟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却也因为过于大胆的玩法吓 跑了第二任男朋友,之后她再也没有哪怕相似的体验,难免让她觉得遗憾。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新鲜空气再次涌入肺部,秦娟放声尖叫起来,随后 一切偃旗息鼓,她彻底瘫软在张文海身上,一点力气也用不出。   「谁答应你可以走后门了?」秦娟的责备完全没有表现在语气里,「你不知 道肛交对女性有很大的伤害风险吗?」   「我从到尾都没有拔出来,不信你自己看。」   秦娟坐不起来,只能伸手去摸,果然那根坚硬的铁棍还插在自己柔嫩的蜜穴 里,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换位置,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   「可我刚才明明感觉……」秦娟说道,「你偷偷藏了根震动棒对不对?」   「谭丽丽没跟你说吗?关于我的独门绝技。」   「没说过。」   「我有三招独门绝技,第一招就是可控性窒息,在女人高潮的瞬间给予恰到 好处的刺激,就能暂时中断对方的呼吸。」   「这么危险的事你也敢做。」   「只要我精神能够集中就没有危险。」张文海说道,「就好像游戏中的QT E一样,关键在于时机的把握。」   「从医生的角度看,只能说依然有风险存在,以后这招你还是少用吧。」   「第二招我起的名字叫『虚假插入』,这招谭丽丽亲身体验过,是一种欺骗 大脑的花招。」   「这么说我感觉到的肛交就是虚假插入引起的喽。」   「嗯,这一招比较复杂,我也反复试了很久才找出最佳方案。」张文海说道, 「只要蒙上你的眼睛,我甚至能让你产生被轮奸的感觉。」   「就你坏点子多。」秦娟象征性地打了张文海一巴掌,「第三招呢?」   「这招太惊天动地了,暂时保密。」张文海搂住秦娟说道,「刚才我把前两 招结合起来用在你身上,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效果还不错。」   「我们保持长期的炮友关系吧。」秦娟说道,「但是只有我能中断关系,而 且我中断关系之后你不许骚扰我。」   「行是行,不过既然是炮友,应该双方满意吧。」   「主动权必须在我这里。」   「我不是说这个。」张文海又挺了挺腰,「你是舒服了,我还没有,怎么办?」   「你就是个怪物!」秦娟说道,「再来一次我可受不了,你想别的办法吧。」   「你帮我口交吧。」   「接吻你说不卫生,口交更不卫生,你怎么还要?」   「左边口袋里是口交用的安全套,粉色是樱桃味,褐色是巧克力味,你自己 选吧。」   「准备得还挺齐全。」秦娟还是照做了,「这可是我第一次口交,做得不好 你不许说!」   硕渠市机场外,徐城焦急地来回走动,为了不给双胞胎姐妹留下负面印象, 他没有带女人,但看到飞机到达的提示之后,他的下体就逐渐发硬,不论如何也 控制不住。整整五年,徐城都在幻想着把两姐妹压在身下肆意玩弄的场景,她们 今年才十九岁,正是采摘的好时机,所有的安排都已经就位,用不了多久两具一 模一样的雪白肉体就会出现在别墅里,成为产生和发泄欲望的最佳工具。徐城穿 的牛仔裤太紧,脑海中的香艳画面让他胯下隐隐作痛,不得不想点别的东西来转 移注意力,同时收敛一下自己的邪火,金丝雀在关进笼子之前绝对不能先被吓跑 了。   期待中的两抹倩影终于出现,徐城兴奋地挥手,希望能尽快引起注意。   「徐城哥哥。」两姐妹的反应让徐城暗自高兴。   「你是?」   「我是杨宁萱。」姐姐头上戴着黑色贝雷帽。   「我是杨宁慧。」妹妹没有帽子,鼻梁上架了一副紫色太阳镜。   除了饰品上的差别,两姐妹的衣着完全相同,上身是栗色的围巾搭配纯黑的 毛衣,下身姜黄色羊绒半身裙,脚穿深红色高跟长筒靴,每人都拉着灰色行李箱, 站在出口着实吸引了不少目光。   「走吧,先上车。」徐城主动接过二人的拉杆箱,「咱们先去哪儿?」   「就去我爸的房子吧。」杨宁萱说道,「我们这几天就住在那里,等律师从 欧洲回来再说。」   「杨叔出了意外,大家都不能接受,但你们也别太伤心了。」   「我们是养女,充其量算是在我爸生意伙伴面前伪装家庭美满的工具,和他 并没有多少感情。」杨宁慧说道,「我们这次来硕渠就是处理遗产,至于要不要 在这里常住还没定。」   「硕渠有几处景点还不错,你们要是有心情,我帮你们找个导游。」   「五年没见,徐城哥哥变化挺大的。」杨宁萱问道,「刚才我们差点没认出 来。」   「你们变化也不小,尤其是宁慧,都跟姐姐一样高了。」   「徐伯伯的生意怎么样?」杨宁慧问道,「我听说前两年好像新成立了一家 公司。」   「崇山还是那样,继先实业不太顺利。」徐城说道,「主要是有个广益一直 和咱们竞争,所以我爸和杨叔不太放得开手脚。」   「我听说广益的董事长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竞争不过也没什么。」 杨宁萱说道,「等律师回来,我们想把我爸在崇山的股份卖掉。」   「按崇山现在的股价,杨叔的股份大概值一亿七八千万的样子。」徐城说道, 「你们卖了股份,之后准备干什么?」   「还没有想好,不过我们要是决定留在硕渠,徐城哥哥你可要多帮帮我们。」   「当然,当然。」   徐城亲自开车,脑海中已经想好要如何把后座上的姐妹花调教成自己专属的 性爱娃娃,车上播放着动感十足的音乐,每一个节拍都会让他心情更加愉悦,然 而徐城没注意到杨宁萱和杨宁慧窃窃私语的表情,那明显是掌控一切的得意和对 他本人的蔑视,混合起来变成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大概是有些疲倦,两姐妹很快在车上睡着了,徐城把车停在杨克山的别墅车 库里,然后打开后车门叫醒二人。   「嗯?已经到了。」杨宁萱睡眼惺忪,看得徐城心动不已,「怎么不去市里 的房子?」   「杨叔休息的时候总爱来这里放松,住着更舒服。」徐城说道,「别墅里的 设施都有专人定期维护,不过游泳池里的水很多天没换,最好不要用。」   「反正我们也没带泳衣。」杨宁慧说道,「以前这里一来客人,爸就让我们 游泳,还只能穿分体式泳衣,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   徐城内心稍微尴尬了一下,他就是在看见两姐妹穿泳衣之后,才有了挥之不 去的征服欲,本来他以为凭父辈的关系,两姐妹中至少有一个是他的,没想到事 与愿违,以至于他不得不用别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听说崇山现在有自己的红酒了,不知道能不能喝到。」   「当然可以,这里应该存了不少,而且都是仅限内部流通的顶级产品。」   「要不你帮我们挑一瓶吧,我们在客厅等着。」   「没问题。」   徐城自己都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竟然如此顺利,他本来和老三一起想好了很多 下药的计划,几乎囊括两姐妹的每一个选择,但现在这些都没必要,他自己进入 酒窖,下药再简单不过。一根细长的钢针刺穿木塞,将肉眼几乎看不见的软管导 入,在另一头注射器的推动下,一滴滴透明液体混入红酒中,瞬间就没了踪迹, 这是种强效镇静剂,下在红酒里一瓶只需要四毫升,徐城仔细看着注射器的刻度, 生怕一不小心添加过量,毕竟智力受损会大大降低性玩偶的吸引力。   「来尝尝吧。」徐城拿着酒瓶和开瓶器出现在客厅,「你们自己开,我去拿 杯子。」   三人各倒了一杯,有说有笑喝了起来,徐城并不担心自己也会中招,他离开 酒窖前吃了专门的吸附剂,可以阻止消化道吸收药物成分。酒里的镇静剂起效时 间比徐城预想的还要早,刚喝下半杯,杨宁萱就有些无精打采,随后杨宁慧也闭 上了眼,两个睡美人肩并肩倒在沙发上。   「哈哈哈,你们是我的了!」徐城双手分别在两姐妹胸前揉捏,「手感差不 多,不知道脱了衣服怎么样。」   徐城不打算就地正法,一来昏迷的女人肏起来无聊,二来别墅里并没有调教 所需的物件,他打电话叫来两名手下,把杨宁萱和杨宁慧捆好送回到自己的别墅, 只要不对那三名女煞星有不正当的想法,眠月并不反对徐城玩弄别的女人。   「徐少,要不送空姐之家吧。」徐城的手下也很怵眠月,「万一那三个姑奶 奶看不惯怎么办?」   「可是别墅里调教工具最齐全。」徐城说道,「没事,如果她们生气了就先 把这俩妞放袁经理那儿。」   「明白。」   「还有,等她们醒了给我打电话。」徐城说道,「调教的第一步是找准出现 的时机。」   「徐少,明天能不能……」一名手下试探着问道,「听说空姐之家现在有不 少人……」   「我就知道你在想这个事。」徐城说道,「等这俩妞醒了,你们给我打电话, 然后可以去玩两天。」   「谢谢徐少。」手下眉开眼笑,扛起昏迷的两姐妹就离开了。   徐城一个人开车前往袁经理的酒店,小琳的调教已经进入强化期最后一天, 按照查理教给他的方法其实调教过程早已结束,强化期是徐城自己琢磨出来的, 能显着延长控制时间。路上徐城看见贺婉欣的车正驶向医院方向,应该是张文海 出院了,他在想要不要把双胞胎姐妹送出去一个,以巩固他和张文海之间的结盟 关系。贺婉欣让张文海出任广益安心的总经理,这对于徐城来说是个危险信号, 无论金钱还是地位,贺婉欣能给的都比他更多,至于女人方面更不用说,最糟糕 的是,贺婉欣应该也意识到了张文海的重要性,亲自开车去接他出院就是证据。   张文海不仅自己出院,还拐走了医院一名女医生,在他用飞刀扎苹果的小手 段吓跑秦娟前男友之后,这个美艳又大胆的女医生就好像彻底被他征服了。秦娟 在实习期辞职让医院领导摸不着头脑,毕竟对于家庭保健医生来说,双博士学位 实在是大材小用,可秦娟十分坚持,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对于贺婉欣和谭丽丽来 说,这倒是意料之中的事,她们甚至不敢相信张文海只带走了秦娟,而没有对任 何一名护士下手。   「文海,我刚才来的路上看见徐城了。」贺婉欣说道,「从方向上看,有可 能是从杨克山别墅出来的。」   「他去杨克山的别墅干什么?」   「杨克山生前和徐继先是好友,也许徐城在帮他处理后事。」   「杨克山没有子女吗?」   「他有一个妻子,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贺婉欣说道,「妻子好像两三年 前死于车祸,女儿一直在国外。」   「既然有女儿,为什么要让徐城处理后事?」   「有人说杨克山不能生育,他的女儿其实是养女。」   「养女也是法定第一顺位继承人,除非立了遗嘱,否则怎么也轮不到徐城。」   「莫非杨克山的女儿回来了?」   张文海略一思索,似乎有了答案,他问道:「杨克山的女儿多大年龄?长得 怎么样?」   「我见到时候还是两个小姑娘。」贺婉欣说道,「大概算一下今年应该二十 岁左右,如果没有大的变化肯定很漂亮。」   「恐怕徐城是打算要这对姐妹花了。」张文海说道,「等我给眠月打个电话 问问。」   贺婉欣见张文海越听越乐呵,不免有些奇怪,电话挂断后问道:「眠月怎么 说?」   「这事很有意思。」张文海说道,「总之徐城惨了。」   因为惦记着别墅里的正餐,徐城没有在酒店里浪费弹药,小琳已经从几天前 不情不愿的女学生变成了风情万种的公关小姐,这是他目前最成功的的调教作品, 也是杨家姐妹花的调教目标。徐城看了看表,按说镇静剂的药效应该已经过去, 可手下迟迟未来电话,他只能提前回到别墅,防止出现意料之外的突发状况。别 墅里的情形让他大吃一惊,五个女人在客厅喝茶吃点心,互相有说有笑像是认识 了很多年,而他的两名手下被吊在半空中,有气无力地哀嚎着。   「徐城哥哥,你回来啦。」杨宁萱说道,「没想到你还喜欢我们的写真集呢。」   杨宁慧说道:「我们换上黑白双生花的衣服给你看好不好?」   「你们别逗他了,我已经玩过这个套路,他不敢搭话的。」眠月说道,「徐 少爷,认识一下吧,这两位是我们眠小组的组长。」   杨宁萱说道:「月姐姐,你就别叫我组长了。」   「就是就是。」杨宁慧说道,「谁不知道你这个副组长才是眠小组的核心。」   「组……组长。」徐城全身冷汗直冒,不知道该怎么办。   杨宁萱说道:「这两个人不老实,把我们抱上车的时候趁机占便宜,我决定 把他们挂到晚上。」   「姐姐,那徐少爷摸了咱们的胸脯,该怎么处罚呢?」   「月姐姐,你说呢?」   「首先,眠淑你不能再碰一下。」眠月对徐城说道,「其次,别墅暂时归我 们,你换地方住,除非我们叫你,否则不许过来。」   「没问题,没问题。」徐城连忙同意。   「带着你的手下走吧。」   徐城走后,眠月问道:「组长,孤芳会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一切都太突然了。」杨宁萱说道,「现在眠欢掌握眠小组, 她本来想把我们献给会长,我们找机会逃出来了。」   杨宁慧说道:「可恶!咱们花了那么多精力,才让眠小组摆脱了『孤芳会小 姐』的帽子,这一下全白费了。」   眠月说道:「你们没事就好,最起码还有翻盘的机会。」   「月姐姐,我们就是为了翻盘才来找你的。」杨宁萱说道,「这次会内大清 洗牵涉到的人太多,恐怕徐城是唯一能利用的人选。」   「刚才打了他一巴掌,过几天还得给他甜枣吃。」杨宁慧说道,「我和姐姐 做他的女人,应该能让他帮忙吧。」   「这怎么行!」眠月猛地站了起来。   「我也不愿意,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其实还有一个。」眠月说道,「他比徐城本事大得多,还能得到广益的支 持。」   「广益?」杨宁慧说道,「无所谓了,反正咱们现在和孤芳会也是敌对关系。」   杨宁萱问道:「你说的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退役的海豹突击队队员。」眠月说道,「他喜欢贺婉欣,在帮她捣毁孤芳 会。」   「就他一个人,总觉得不太靠谱。」杨宁萱说道,「广益虽然大,可都是正 经生意,玩阴招绝对不是孤芳会那帮老滑头的对手。」   「组长,魇小组上次派来的人,就是被他杀死的。」   「还是在受了伤的情况下。」眠娇补充道。   「看来有必要去会会他。」杨宁萱说道,「只是身手好还不够,脑子跟不上 一样不行。」   「有件事得先跟你们说一下。」眠月神秘兮兮地说道,「他这个人,有一个 非常突出的特点……」   徐城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挫败感,即使有很多穿不同制服的空姐躺成一排, 岔开双腿让他随意进攻,他也丝毫体会不到快感。渐渐冷静下来之后,徐城隐约 意识到眠小组可能出了大事,别墅里的五个女人并非和从前一样是他无论如何都 不敢惹的角色,直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让他坚定了报复的念头。   张文海出院之后遇到了新问题,广益女校的保安已经换人,他没有别的地方 住,贺婉欣强烈反对同居,田小艳和余蓉住宿舍,秦娟与合租室友之间有协议, 同样不能接纳他,可行的选择似乎只剩下一种。黄婷婷、高岚和李琼雪三人为张 文海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四个小时的车轮战让她们十分满意,数日来因身体 不适积攒的欲望化作无边的热情,媚声娇喘不绝于耳,张文海在医院突发奇想结 合起来的两项绝技,让他能够同时把三个女人送上巅峰,这种奇妙的体验他也从 未有过。   但是好心情并未持续多久,张文海意外地接到了队长打来的电话,这说明情 况紧急,必须马上处置。   「队长,怎么回事?」   「你让我查徐继先在美国的经历,我查到了。」   「哪里不对吗?」   「哪里都不对,这不算紧急情况,可我还是决定给你打电话。」队长说道, 「这件事很难令人相信,但徐继先上次来美国之后就在墨西哥被人杀死了。」   「能确定吗?」   「百分百确定。」队长说道,「现在你那边的徐继先其实是别人假扮的,我 也查出了假扮者的身份。」   「是谁?」   「『理事五』,金蝮蛇的『理事五』。」队长说道,「我手上有他的整容资 料,你要想看我马上发给你。」   金蝮蛇头目手下有五名「理事」,真名不详,用数字一到五代替。字母小组 捣毁金蝮蛇的时候,头目和四名理事被当场击毙,第五名理事下落不明,队长从 后续的情报中分析出他不可能还活着,但同时也有一些无法解释的疑点,没想到 「理事五」竟然通过杀死徐继先取而代之的方法,完完全全骗过了他们。   「金蝮蛇和孤芳会在美国就有勾结?」   「目前看来应该是这样。」   「我知道了。」   张文海放下电话,想起医院遇袭那晚的神秘男子,又想起杨克山的离奇死亡, 他开始觉得躲在孤芳会内的金蝮蛇余党并非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人,而是一个结构 完整的庞大组织,甚至有取代孤芳会的能力,或者说金蝮蛇正在取代孤芳会,这 就是让眠月感到迷惑不解的真正原因。   要确认这一点并不容易,张文海决定明天去见见眠小组的组长,金蝮蛇的计 划再周密也不可能一点风都不透,他隐约觉得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契机,无论孤芳 会还是金蝮蛇,曾经的手下败将必定再次失败,而且不会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