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风雨情缘](第四部)(17)[作者:林笑天]

***    ***    ***    ***   第十七章:血战长空   雷龙怒吼!   林风雨开启的剑田比起十年前面对有苏不言时恐怖得多。剑阵如一个密闭的 四方形盒子,将林风雨与福天应牢牢锁在当中。氤氲的剑气充满了整个空间,盒 子的六面像平地里拔出的笋尖一般,突出无数的利剑。而剑气组成的雷龙双角如 长枪,鳞片如刀锋,龙睛里瞳孔瞇成一条细线,见之令人心悸。   更加难以想像的是,强悍而繁杂的剑阵几乎在一瞬间便布阵完成并完整地展 开——非如此不足以困住神出鬼没的朱眼噬天蝠。   林风雨漂浮于空中停在雷龙七寸之处,而雷龙身躯盘绕而起,浑身鳞片片片 竖立,彷彿随时可以脱身而出。从他向福天应出手到困住对手,再大展剑气之田 不过一瞬之间。可他没有丝毫的喘息之机,配合着六合星阵困住肖钰等人的巨龙 已传来两次剧烈震动。对双方而言俱是拔刀亮剑,无可保留的时刻。   林风雨顶着无穷的压力要强行击杀福天应,不啻于将自己逼上了绝路。正如 秦薇所言,若不能早早得手,一旦魔鬼二界那干元婴巅峰击破巨龙的封锁,林风 雨莫说击杀福天应,自身能否保全都是个大问题。   而且更让秦薇心焦不已的是,林风雨已是法力全开,真元正如奔腾的瀑布一 样从体内流逝。即使以他的真元之浑厚也万万支撑不住。而一直在全力援助他控 制天图的王天翔此刻已是汗如雨下面色苍白,眼看着也难以再持续多久。   林风雨的攻势如狂风暴雨。雷龙身上的鳞片在一瞬间蓄势完毕,像拉满了弓 弦的劲弩一般被发射出去。整个密闭的空间瞬间被填满,一丝空隙都无。   福天应动作敏捷堪称神州最顶尖之一,更有朱眼噬天蝠天赋神通。早年曾带 着南宫剑河躲过即将飞昇的高手楚天伦之追杀可见一斑。南宫剑河曾评价说如果 福天应不想赢只想着保命,那么神州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林风雨对此做了充足的准备。龙鳞剑气发出的同时,一双虎目大张,明清灵 目已运到最强功力牢牢锁定福天应。他双肩自然下垂看似极度放松的状态,可弓 起的雄腰,前倾的上身,因绷紧而肌肉块块凸起的双腿。左手纯钧剑与右手狂徒 刀更是摆在最合适的位置,蓄势以待。无论福天应是闪躲还是招架反击,下一波 致命的攻击便要紧接着龙鳞剑气而来。这是倾尽全力的一击——一招定胜负!   可是福天应并未让他如愿。朱眼噬天蝠两张肉翼上的符文忽明忽暗,剑气龙 鳞携着斩碎一切的架势从他身体的每一寸——呼啸而过……   本该被搅碎的肉体依然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好似那惊人的剑气,铺满一片 空间的攻击,一切都未曾发生过,都未曾存在过一样。   林风雨目光一凝,形势让他极不舒服!计算中的攻击毫无成效,让他筹备许 久连绵不断的后招生生卡在手里,一招也发不出去。九星困龙阵传来的震动愈发 剧烈,时间不等人,林风雨已不及详细考虑。既然一次无用,那么就再来一次。   龙鳞剑气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停顿间隙,在这一片空间里呼啸回旋,反反覆覆 徒劳无功。肉翼上符文连闪的福天应明明就在那里,却又像空气一般,不,连空 气都不像,简直是根本不存在。林风雨彷彿在与不存在的敌人交战……而九星困 龙阵的震动越来越剧烈,距离魔鬼二界一干元婴巅峰脱困而出越来越近,留给林 风雨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秦姑娘,把轮回丹给我罢。」云蕊平静地对秦薇说道,目光中的凛然果决 却让人难以直视。   秦薇因极度紧张而急促地呼吸着,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云蕊的话让她一双 玉手陡然握紧。——该不该给她,该不该给她。临行前林风雨的殷切交代犹在耳 边环绕:「千万别让云宗主离开宗门防护大阵。无论我遇到什么危险都绝对不行!」 可是我能这么做吗?我能看着你陨落在天图里吗?   「给我吧,光靠阵法撑不下去。福天应的天赋法则之力非同小可,林真人这 么短的时间无力破去的。」云蕊一步一步行到秦薇盘坐的身前,居高临下道。即 使重伤之身,碧云宗之主板起脸来依然带着无上的威严,不容拒绝的口吻让秦薇 香汗渗出,不知该如何自处。   云蕊等了片刻,忽改了传音道:「我已经没了河哥,那种难受痛彻心扉!我 不想看着你们又没了小风!」   秦薇定了定神。   如今天图里陷入僵局,福天应几乎放弃了进攻和杀死林风雨的打算,一心只 运用天赋法则之力躲开致命的攻击。林风雨不是宁楠有一双看透一切真元运行轨 迹的破法叱目,以明清灵目之能却难以破除,眼下已成真元对耗之局。固然林风 雨真元之浑厚无可比拟,可福天应到底是上古大妖血脉的元婴巅峰,虽大佔上风 一时之间也难以拿下。   无论是谁都相信若是林风雨与福天应单独放对必胜无疑。可问题是在他们不 远处便是十几名元婴巅峰的魔鬼二族高手。一旦他们脱困而出,那么林风雨除了 撤去天图遁走碧云宗大阵,则必死无疑!林风雨会退吗?不可能!放着害得南宫 剑河身死道消的头号罪人福天应在眼前不杀,他一生都不会心安。   秦薇心里一清二楚,在杀死福天应之前,林风雨绝不会后退半步。那么云蕊 的话自然有其道理——不仅仅在望天梯,放眼整个神州也只有她最有这一份资格 为林风雨争取更多的时间。靠的便是她当之无愧的最强防御!   若有云宗主协助九星困龙阵,当能大大稳固阵法的威力,也是当下最好的选 择。   秦薇心中纠结得一团乱麻。云蕊还是带伤之身,强行吞服轮回丹固然能暂时 功力尽复。可进入天图与那十几名元婴巅峰硬碰硬,必然伤上加伤。更可怕的是 云蕊和林风雨想法一模一样,若不能杀死福天应必然半步不退。莫说云蕊曾是南 宫剑河一生遗憾的挚爱,便是如今她与林风雨也有了肌肤之亲,也不能等闲视之。 这个决定可好生艰难。   云蕊一只纤纤玉手伸至秦薇眼前,不容置疑道:「拿来!」   秦薇微蹙娥眉起身取出轮回丹交予云蕊掌心道:「妾身与王洞主当拼尽全力 操控九星困龙阵。望云宗主马到成功!」林风雨与福天应交上了手,一切便已无 可挽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秦薇心中终是林风雨的份量重得多,而如今还能帮 上援手的,也只有云蕊了。   云蕊当即接过轮回丹服下,一缕香风过后人已在望天梯半空。语声飘满整个 碧云宗:「今日起苏清怜即为碧云宗宗主!」   靓丽的倩影在天际间划过粉色的虹光,向着天图前行。恢复全盛状态的碧云 宗主绝非泛泛,仅仅一瞬时间便将整个庞大纷繁的战场局势尽收眼底。云蕊并未 因此停下前进的身姿,只是在接近天图界边时陡然投出一枝桃花……   南宫紫霞祭出弑神火鸟,再祭法则之力,终从被唐九灵死死压制的局面中解 脱出来。   那片紫雾法则氤氲迷濛,美得不似人间所在,看上去更是轻柔如情人的手。 可只有陷入其中才知紫雾法则的可怕。唐九灵被紫雾包裹,轻柔的紫雾竟像侵入 了体内三焦六脉,生生在真元运行的必经之处断了一手。这么一来唐九灵不但一 身道术无从发挥,连法则之力都运转不起来。不仅如此,唐九灵极快的身法也受 到巨大影响,速度生生下降了八成之多,连想要快速离开这片紫雾都不可得。   南宫紫霞花费偌大的代价终于贴近唐九灵身边,一身绝招尽展哪能错过这等 良机。紫青宝剑一展,长空里彷彿爆出万点星辰,画出不一样的轨迹,封死一切 线路朝着唐九灵淹没而去。——吞雷剑诀「万星」!   南宫紫霞运剑如风,旋转扭动的身姿不带丝毫烟火气,似乎不是在做生死之 博,而是在跳着仙落凡尘的剑舞。此前连遭重击,身上多处伤口渗出的鲜血染红 了护体法衣,又显得凄艳。   唐九灵大骇,万星剑诀卷起一阵星云风暴,锐不可当的剑气还未加身便将他 周身割出无数血口子。眼看着剑气呼啸而至却丝毫没有办法,南宫紫霞神妙无端 的法则之力闻所未闻,竟让身兼神州与魔界两界功法修为的唐九灵无法应对。此 时此刻,他第一次对血洗神州的信念产生怀疑。有了林风雨这个凭空而出的天命 之子,又有宁楠,扶语嫣,南宫紫霞纷纷晋阶元婴巅峰。本认为十拿九稳的南宫 紫霞更有如此恐怖的法则之力在身。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剑光沖体,紫凤,弑神火鸟左右夹击,已成必死之局!   危急时刻,唐九灵体内再次涌出一道暗影。这道暗影比前不同,金色的光芒 正而不邪,高贵中又带着无比的凶戾与孤傲。   暗影昂扬清吠一声,竟如血凤般声闻九天!一双巨翅张开遮天蔽日,双爪抓 住唐九灵肩头奋力振翅一提,将主人抓出紫雾!   南宫紫霞心头大惊,「龙雀?」   正是龙雀!凤凰一族中最凶猛的一支!唐九灵从未使出的压箱底秘法!龙雀 提走唐九灵,遮天蔽日的翅膀一扇,血凤与弑神火鸟的扑击之势立缓。   精心安排的战术,耗费了大量代价千辛万苦形成的绝杀之势就此破局。南宫 紫霞反倒陷入极大的危机——血凤已浴火重生一次,短期内无法再复活,而血凤 更是南宫紫霞元婴所具,被龙雀逼开之后眼看着百种凶禽围杀而来,危在旦夕。 弑神火鸟威风凛凛,可看龙雀的声势,二者至多能打个势均力敌。不说南宫紫霞 自身也是伤痕纍纍!   南宫紫霞娇叱一声,死亡的恐惧笼罩身心,可恐惧并没有让她退却。她是天 生凤体的天之骄女,也曾身负重伤功力全失坠落凡尘。她出生在世家豪门高贵无 比,却又遭遇父兄相残惨剧,而不得不年纪轻轻便将整个家族扛在身上。这些曾 经的梦魇让她坚强更胜男儿!   任何人都有恐惧的时候,不同的是面对恐惧你要做出怎样的选择!是被恐惧 压垮?还是直面它!   南宫紫霞剑光随身而动!顶着龙雀惊人的威压,释放出浑身的真元追着唐九 灵!成败已在此一举,没有退路,没有第二个选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南宫紫霞倒拖宝剑,两点寒星如露珠从剑颚顺着剑刃向剑尖流动,锋锐之极 的至宝紫青宝剑顿时流光溢彩。龙雀凤目一瞪,发出尖锐的鸣叫,庞大的身躯一 个折叠便向南宫紫霞啄来。砰地一声巨响,弑神火鸟及时赶到扑击在龙雀后背, 撞落一片鸟羽,这一啄顿时落空。   这一切在南宫紫霞预料之中,面对龙雀的攻击不闪不避,目光只锁定唐九灵 一人。   唐九灵得龙雀之助从紫雾中脱身心神稍定,见南宫紫霞不依不饶,知道她已 是破釜沉舟做最后一搏,冷笑一声双手法诀一掐,雷霆法则之力再度发出。泼喇 喇的雷电从天而降,南宫紫霞登时又被牢牢束缚。   一招得手,唐九灵亦是招法连环,五指临空一抓!   「千裂风屏!」龙雀散落漫空的鸟羽忽然具有了生命。原本垂软微弯的鸟羽 变得根根竖立,毛根如枪,毛须如刀,彷彿千百片飞刀调转方向朝南宫紫霞刺来。   南宫紫霞握剑的姿势没有丝毫改变,清澈的美眸中映出唐九灵的倒影。血凤 全然不顾九头鸟,毕方等凶禽的追击,一头撞入钢刀般的羽毛阵中,连着雷霆将 南宫紫霞团团包裹。   雷光着体,血凤金红色的身躯被电得焦黑。千裂风屏须臾全至,血凤嘶声哀 鸣,身躯出现无数伤口。其后更有百种凶禽掩杀而来,要将血凤啃噬分尸!   扑在龙雀背上撕咬挠抓的弑神火鸟大急,张口喷出青白色的焚天烈焰,欲阻 百禽救援血凤。   龙雀双翅一展,浑身亦冒起金色火光与青白烈焰纠缠。弑神火鸟乃是林风雨 融合三种真焰所化,纵是龙雀真火亦不能抵挡,短短相持之后便被压制下去。可 青白火焰烧在龙雀身上却尽被这凤凰旁支扛了下来,迈不过那道庞大如山岳的鸟 影。   南宫紫霞身负重伤,娇美的容颜上粘着数道血丝,一头秀发凌乱地披散在鬓 边肩角,显得无比凄艳。她术法使尽,真元消耗极大已是油尽灯枯。满脸的疲惫 里只剩下目光中无比的沉静与坚毅。双手紧握托在身后的紫青宝剑依然一动不动!   虽有血凤拚死守护,奇异的雷霆法则仍牵扯着南宫紫霞的身躯向高空拉近。 唐九灵已在身前布下三道雷霆虚影,甫一接触,南宫紫霞肩头法衣溃散,随即 「砰~」地大响爆出一团血雾。她银牙紧咬朱唇,饱满的胸膛因强忍剧痛而猛烈 起伏,生死存亡的一刻,她的美眸骤然一瞇.   一枝春桃陡然投入激斗的二人之中。两位元婴巅峰高手生死相搏无人可以干 预靠近——除了同为元婴巅峰的高手。   春桃落入两人中央,迎风怒放,粉色的花瓣荡开一派异香,生生将唐九灵再 次布下的三道雷霆幻影消弭于无形。   就是现在!   紫雾与血雨在长空迷茫。紫雾破开雷霆法则之力的禁制,紫青宝剑猛然出手, 流光萦绕的剑刃只是简简单单的挥起,剑刃划过长空的爆响盖过整个战场,如同 黄钟大吕回荡不绝。这是吞雷剑诀的最大的奥义,南宫剑河曾凭这一招重创魔尊 的不世剑诀——断月!   南宫紫霞剑光刚展的一刻,唐九灵便身形暴退显然早有准备。断月威力再强, 南宫紫霞与唐九灵的距离却越拉越远,看似搏命的绝杀一招眼看着徒劳无功,异 变又生。那双清澈纯净的美眸中忽然射出两道紫色光华,光芒来得奇快,竟比奔 雷电闪般的唐九灵更快。   唐九灵被光芒罩中,身边的天地都变了颜色。朗朗晴天变得一片混沌迷濛, 彷彿置身于无尽的黑暗。而身上所有的一切都不收一丁点的控制,他只能感受到 龙雀意识里传来的惊慌失措。   虚空!   这是法则之力,南宫紫霞的第二道法则之力。与唐九灵只是融合些异种凶禽 的精魂不同,血凤是实打实的真身。具备天赋空间能力的禽鸟之王的法则之力亦 被南宫紫霞融合于身。   虚空的禁锢只有一瞬便即破碎,唐九灵再次回到神州大地,而等待他的是迫 在眉睫的紫青宝剑与断月……   长空里一道人影被分成两半,一蓬血雾随着坠落的尸体飘洒在空中。   「夫君,你也加油!」这是南宫紫霞回望着天图方向,晕去之前的最后一丝 意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