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撸-无弹窗广告,绿色安全!www.naimalu.com

[关于那第一个男人](完)[作者:天空的斩棘]

***    ***    ***    ***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撕心裂肺的唱着,彷彿不这么做,无法表达 出心中的痛……想起交往多年的女友,最终还是走入了男人的怀抱。「Eden 你很好,如果你是男的我一定嫁给你。但是你也知道家里一直催促我结婚……家 里这么传统……我怎么能和你在一起……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老套的解释, 我却无法反驳,原来那些努力都只是徒劳无功,我终究没办法让你光明正大的带 出场,给你所谓「正常的」婚姻。罢了……除了放手我还能说什么……   「欸!涛哥!为什么我爱的女人都走了!你告诉我啊」   回想当初和涛哥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原本以为我抢了他的女人,抓着我一阵 狂打,但老娘也不是好惹的,瞄准要害一脚下去,逼的涛哥飙泪,后来却发现原 来是那婊子到处偷吃。   涛哥一脸愧疚的直向我道歉。   「歹势啦!我也是被瞒在鼓里,谁知道那婊子竟然背着我到处偷吃,干,林 北想到就一肚子火」   我:「算了啦,想到就赌烂!走啦,喝酒」   「贺贺贺,算我的嘿,金歹势啦」   我就这么和涛哥结下不解之缘,那之后我们便以兄弟相称。涛哥虽然又黑又 壮,操着一口道地的闽南语,但实际上却是个面恶心善的大男孩罢了。   「欸,妈的你喝醉了喔!在哪里啦!?」   我:「我在xxx啦,要不要来,卡紧欸啦!」   「靠北喔!马上到」   挂完电话继续放任自己在酒精以及沈重的氛围当中,心好痛……为什么一个 个都要丢下我呢……   「碰」   「妈的阿不是好好的,是怎样啦?」涛哥给自己和我各斟了一杯酒我:「我 也以为会好好的,我这么的努力,然后呢?只因为我他妈的没有屌,就应该被抛 下吗?你说啊!」明明知道不关涛哥的事,却好像是他害的我被抛下,充满怒气 与不甘的双眼直盯着他,抓住衣领硬要他给个交代。   「干!又不是我害你的!酒醉喔!喝啦喝啦!」   没多久我已不醒人事,只记得在最后好像听到涛哥一直叫我……等我醒来已 经在家里,头痛欲裂的感觉让我想一头撞在墙上。   「醒啰!喝水啦」   摇摇头拒绝,再喝东西大概又要吐了「啧啧,吐的乱七八糟,要不是我,你 打算怎么回来啊!」   我:「欸……好啦,就是有打给你才敢这样喝啦,不要再念了我头很痛,给 我菸」   从涛哥手上接过菸,点着,深吸了一口气,总算让脑袋稍微清醒一点。等等,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好像不是穿这套衣服出门的吧?   我:「欸涛哥,你来找我的时候我是穿这套衣服吗?」   「干!你吐的整身,回来就帮你换掉了啦!」虽然昏暗,我却看到涛哥瞬间 涨红了脸我:「干!!!!林北不就被你看光光!沈涛你这个大色魔!!!!」   「欸欸!卖打啊!啊我也没办法啊!妈的吐了我们两整身都是!是不用洗一 洗喔!」   我:「你可以叫我啊!」   「干你醉的和死人一样是要怎么叫啦!」   我:「干!!!!!不管啦!!!!你是男人欸!怎么可以!呜……」不知 道哪根筋不对我竟然哭了起来「欸欸欸……卖哭啦……好啦都是我的错,大姐你 就饶了我,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啦……」   我:「那你说要怎么补偿我!」   「欸……呃……林北随便你啦!好啦~我们Eden最可爱了~不要生气了 啦~」   我:「哼,你说的喔,随便我」   「嘿啦嘿啦,不生气了厚~」   我:「那要看你的诚意了」   「绝对有诚意!我发誓!」还带了发誓的动作我:「哈哈哈!三八喔!」忍 俊不禁笑了出来,一个190的大男人这样的反差倒也是挺有趣的,想着等等要 怎么玩他一下以泄我心头之恨「嘿嘿嘿,会笑了厚~原谅我啦~」   我:「等等,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都要听!」   「Yes,madam。请问有什么吩咐」   我:「madam你老师,现在开始你要叫我主人」   「是的主人,请问有什么可以让小弟效劳的吗?」   我:「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   「欸!你丢猴喔!全部脱掉」   我:「对!你刚刚是骗我的厚……呜……」我又作势要哭「好好好,你说的 都好,别哭啊!」说完转身过去准备脱衣服我:「欸!转过来面对我」   涛哥无语的瞥了我一眼,只好默默的转身动作,很快的我的眼前就站了一个 裸男。当然,手还是有挡住下面的。   我:「(吹口哨)哎唷涛哥,身材还是很好捏,八块肌越来越明显啰,过来 过来」   「林北无告衰……」   不得不说,涛哥的身材还真的很好,以前是特战兵,加上长期保持运动的良 好习惯,黝黑的皮肤,190的身高,全身找不到一点赘肉,害的我也有点看傻 了眼,不自觉的就伸手摸了一把那八块肌。   我:「哇!涛哥!身材真的很好捏,都是肌肉!」放肆的在涛哥身上又摸又 捏「呵呵……也没什么啦……啊这样可以了吧」   我「什么可以!我还没玩够咧!转过去」   那结实的屁股超有弹性,忍不住捏了两把,健壮的后背,看起来还是这么的 可靠。想起这么多年来,涛哥也陪我走过不少情伤,若是没有他在我身边,还真 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忘记那些过去。   我「涛哥,你说没有你我该怎么办……」一阵感慨竟落下泪来「蛤?哩共三 小,我一直都在啊!想什么」涛哥紧张的转身过来我一把抱住涛哥,忍不住大哭 「阿怎么又哭了……没事没事啦……贺啦要哭就哭嘿」涛哥轻拍着我的背,安抚 我突如而来的情绪哭了一下,总算把情绪宣泄完毕,不过……怎么好像怪怪的… …   我「涛哥!你……!」只见涛哥惊恐的转身遮住下体「呃……歹势啦……啊 就没穿衣服比较敏感……我去沖一下嘿」只见涛哥以跑百米的速度冲进浴室身上 还残留着涛哥的体温,坐回床边点了菸,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刚刚那个人可 是沈涛,自己的拜把兄弟啊!倒了一杯酒快速入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这么多年也没看过涛哥交过女朋友,还一度以为他是Gay,但好像又不是… …难道……   「干……怎么会有反应啦……」微微拉开浴室的拉门,发现涛哥自责的抵着 墙。眼前的一幕真的看呆了,水珠洒在涛哥身上,俊俏的脸皱着眉,身上结实的 肌肉因水珠闪闪发亮我「沈涛……」   「蛤?欸你干嘛!出去啦」   我「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发现啰……」搔着头傻笑我「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是我们认识后你第一次失恋吧,在我身上狂哭,好像那时候开始想保 护你,想要把你留在身边」   我「……都要十年了,你现在才告诉我你喜欢我?」有些动了怒气,那是多 少年的岁月就这么浪费在我身上「呵呵……啊你就喜欢女的啊……爱到了我也没 办法……如果交女朋友了要怎么随传随到傻瓜……」涛哥摸了摸我的头默默的走 出去,点了根菸默默的看着窗外确实,这么多年都没注意到,一直都是涛哥陪在 我身边,如果不是他,今天的我还不成人样,看着那背影,虽然健壮,却也是慢 慢步入中年了,有这样的人陪在我身边,我还能要求什么?   我「欸」   「冲虾」   我「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蛤……啊你不是喜欢女的?!」   我「如果是你,我觉得我可以,这么多年我也知道你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虽 然我没和带把的交往过,不过我们试试看吧」   「试试看哦,包你ㄧ试成主顾啦~」开心的吼着「我终于等到了~」   我「哈哈哈,三八耶,进来啦」没想到涛哥一把抱起我我「欸欸!干嘛!」   「不要乱动!」只好默默的靠在涛哥身上,原来被保护是这种感觉啊……             涛哥轻轻的将我放在床上   「Eden,我真的没想到我有一天会等到你,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陪在 你身边,谢谢你给我机会和你在一起,我会证明其实我不差」   我「我又没说你差……傻瓜」   涛哥愣了一下,直接霸气的吻上来,嘴上有淡淡的烟草带点酒味,慢慢的感 觉到舌尖开始钻入我的口中,这样强烈的吻着实让我有些招架不住。似乎是感受 到我快没气了,涛哥稍微离开让我得以休息。随后一把将我抱起坐着「Eden, 接下来你如果不愿意随时可以喊停,我不会勉强你」我默默的点头涛哥先将自己 的衣服脱了,再慢慢的脱我的衣服,那炙热的眼神让我羞的不知道往哪看好。如 今我俩,一丝不挂,涛哥吻上了我的额头,慢慢的往下,唇、颈、耳后、锁骨, 这时涛哥突然离开盯着我「你很漂亮」害羞的我完全无法回话,只好ㄧ把勾住涛 哥脖子送上我的吻。吻的激烈,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移,很久没有做爱了,我已 经快忘记身体被抚摸的触感,涛哥的手有点粗糙,反而对我是一大刺激。轻轻的 在我胸前画圆,圆越画越小,最后轻轻的开始搓揉起我的乳头。   我「啊……」   「舒服吗?」   我「舒服……」   「我让你更舒服」   涛哥的吻慢慢往下,最后在我心上的位置ㄧ吻,再移到我的胸部,一口含住 我的乳头,舌尖开始忽快忽慢的灵活挑逗,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胸前一下子被如 此挑逗实在让我克制不住。忍不住呻吟出声我「啊……慢点慢点,太刺激了…… 啊……」   涛哥虽然没有回应我,但感觉的出来动作有趋缓的迹象。在左右两边都收到 涛哥的「洗礼」之后,又开始慢慢往下移动,沿路亲吻着,当吻到大腿内侧时, 我本能的将脚夹住。   「怎么了?」   我「我……我没被舔过……而且很髒……」   「不髒,我洗过了,而且很舒服的,相信我」涛哥邪恶又带点诚恳的眼神看 的我只能默默的点头接受涛哥先是亲吻大腿内侧,接着慢慢的往外阴靠近,将我 的双膝曲起,慢慢的向外打开,而此时我害羞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傻愣愣 的看着身下的男人。涛哥在阴蒂处一吻,接着开始在外围以舌尖画圈,然后慢慢 的舔弄我的阴蒂。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对待,不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获得极大的满 足,也不再抑制住自己,放肆呻吟出声,表达我对他的满意。   涛哥似乎受到鼓舞,除了阴唇、阴蒂,也以舌尖在阴道进出,温热的感觉带 着一点刺激,好像受不了空虚般的让我不自觉的扭动着身体。   我「涛哥……」   「想要了吗?」   我「求我」   「求……你啦」   涛哥坏坏的看着我起身,正要起身去拿套子时我「不用了啦……你快点」   「真的没关系吗?」我缓缓点头涛哥随即上床,将我的脚掰开,握住那早已 硬挺的阴茎,缓缓的进入。虽然已经有足够的润滑,但涛哥的实在太大只进来一 半我就已经快受不了我「呜……痛……」   「很痛吗?还是我先出来」   我「不要……你……一次进来吧……」   涛哥看了我一眼,狠下心来一次进入我「啊……!!!!」   涛哥紧紧的抱住我不敢有任何动作,我只是默默的流着泪,涛哥安抚着我, 渐渐的我好像已经不再疼痛,涛哥感觉到我开始放松了,便慢慢的开始动作,但 也只是先缓缓的抽插,等到我开始慢慢有喘息,涛哥也开始加快速度我「啊…… 好深」   「爽吗」涛哥在顶到最深处的时候问了我我「唔……爽」   「叫我名字」   我「涛……」   涛哥开始变换一个又一个的姿势,九浅一深,背后式,火车便当,最后又回 到传教士体位。我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几次,涛哥却是一发都还没出来!   我「啊……我又要到了……!」   「等我……我也要到了……」   我「涛……都给我……」   「啊……」   最后的冲刺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将他所有一切都射在我的体内,我抱着身 上的男人,轻轻的吻着,在他耳边呢喃   「涛,我爱你」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